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八十二章 日照门,左青阳

  看着陈望北离开的背影,萧俊远和候启慢慢立直了腰,相视一笑后,候启建议道:“恭喜萧二少,和陈先生交好,日后萧家在锦州市更上一层楼啊!”
  “哪里哪里,运气好罢了。”
  萧俊远谦逊的摆了摆手,殊不知,心里已经狂喜的不得了,交好陈望北,那萧家武道力量就是更上一层楼啊,甚至可以压上李家一头。
  “唉,萧二少谦虚了,日后咱们也算是为陈先生效力的了,还望二少以后多多提携……”候启见风使舵本领再次施展,一脸谄媚的看着萧俊远道。
  萧俊远此刻心情大好,连连点头:“好说好说,被陈先生认可的人,自然是我萧俊远朋友!”
  “那感情好,不如我们再上去小酌一杯?”候启见萧俊远答应,也是高兴,于是建议道。
  “好好好,上去喝一杯。”
  萧俊远笑着点了点头于是跟候启勾肩搭背的朝冠云楼走去。
  如果叫认识他们的人看见,一定会惊讶不已,一个锦州商业巨头,一个锦州地下老大,居然勾肩搭背的去喝酒?
  不过好在冠云楼今天被候启包场,不会有熟视的人出现,两人也是肆无忌惮。
  可是就在萧俊远走到自己车边时,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拍额头:“哎呦忘了一件事情!”
  “怎么了,萧二少?”
  候启一愣,赶忙问道。
  “我忘了把陈先生要的药材给他了,东西还在我车上呢!”
  这药材是萧俊远拖其他人在外地收购回来的上好药材,本说趁着今天晚上这事给陈望北,可是当自己得到那无双令后,给高兴忘了。
  “那怎么办?现在给陈先生送去?”
  候启一听是陈望北要的东西,立马上心起来。
  “那必须送啊,这可是陈先生急需的东西。”
  萧俊远摇了摇头,然后对着候启道:“今天晚上这酒就留在下次吧,我得给陈先生送去。”
  “好好好,萧二少您忙!”
  候启点了点头退后一步对萧俊远道。
  萧俊远点了点头,然后坐上自己的车子,打火就准备去撵陈望北。
  可是谁知道,他连续打了几次火,愣是车子没有挪半步。
  候启见状走到车窗前询问:“萧少,车坏了?”
  “好像是的,打着火不走。”
  萧俊远皱了皱眉,又试了几次。
  “唉,你看这事办的,重要关头居然车不走了。”候启叹了口气,然后道:“不如这样,萧少您把车放在这里我一会叫小弟送去秀,我亲自开车送您去找陈先生?”
  “好吧,只能这样了。”
  萧俊远见没办法,只能点了点头。
  候启闻言,赶忙去开车,不一会一辆黑色越野载着朝陈望北消失的方向撵去。
  而此时,陈望北差不多已经走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此刻他来到一处黑暗没有路灯地带。
  “奇怪,这里来时明明有路灯啊,怎么现在忽然这么黑?”
  陈望北纳闷的看了眼四周漆黑的景物,不过也没有多想,这里属于棚户区地带,电路老化断电也是时常的。
  陈望北把电动车车灯调成远光,于是慢慢悠悠的朝柳家别墅驶去。
  不住为何,当他越往黑暗深处走去后,他越来越有一种危机感。
  尤其是在他经过一出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巷道时,忽然一种如芒刺背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
  不好!
  陈望北忽然心头一凛!
  脸色一变,一把从电动车上跳下,就在他弃车而下那一刻,忽然两道寒芒从夜空中划过,紧接着只听两道叮当声。
  两个飞镖直插刚刚陈望北所在位置。
  飞镖?
  刺客!
  陈望北眉头一皱,然后身子一闪躲进黑暗。
  就在他消失不久,忽然两道一高一矮身影出现在刚刚陈望北站的地方。
  只听一个略显阴翳的声音纳闷道:“咦,那人呢。”
  “逃了。”
  站在这个他身边的那个高个子男子用着一口苍老口气道。
  “逃了?”
  矮个子语气惊讶。
  然后不可思议道:“师傅,刚刚我可是用了七成功力啊!”
  “七成功力?”老子冷哼一声,然后悠悠道:“你才什么层级修为?刚刚后天境前期中期,而那小子是已知的后期中期巅峰。”
  “好吧,差距太大了。”
  矮个子青年一脸失落。
  “行了,别一脸失落的表情,你才二十不到,就已经是后天境前期中期了,那个人虽然后天境巅峰,应该差不多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年人,你和他有什么可比的?”
  “如果你以后修炼用心,以你的天赋,假以时日,四十岁便可进入这种高度,不必眼羡。”
  高个子老者语重心长的对着青年道。
  青年神色一顿,然后恭敬道:“知道了,师傅。”
  “好了,去追吧,那人估计跑的不远,打了我天照门的人还想逍遥法外,也太不把我天照门当回事了!”
  说着,老者直接起步就准备去追,青年也是紧跟其后。
  “呵呵。”
  可就在他们还没起步,忽然一道低笑声突兀响起。
  咔!
  紧接着一道脚步声从黑暗中踏出。
  老者和青年一愣,听见动静后赶忙回头。
  “谁!”
  老者皱眉大呵。
  青年更是拉开架势警惕四周。
  “谁?你们来杀我,居然问我是谁?”陈望北从黑暗中走出,看着眼前这两个身着怪异的人,冷笑道。
  “是你!”
  青年惊讶。
  老者亦是皱眉,看着眼前这个这个不过堪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内心惊涛骇浪,不过表面依旧保持淡定:“你就是打伤我日照门弟子的人?”
  “日照门?没听说过。”
  陈望北摇了摇头,看着一老一少,噙笑道:“说说吧,偷袭我,想怎么死?”
  陈望北此话一出,老者和青年脸色瞬间垮了。
  “你说什么?”
  老者一脸阴沉的看着陈望北道。
  “小子,别以为你年纪轻轻到达后天境中期巅峰就可以天下无敌,知道我师傅是何许人也吗?”青年也是狐假虎威的冲着陈望北怒吼道,“我师傅,乃日照门第二长老,左青阳真人!”
  虽然陈望北的年纪叫人惊讶不已,但是两人依旧有恃无恐,辱日照门者死!
  “左青阳真人?”
  陈望北皱眉,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瘦高老头后,嗤之以鼻一笑:
  “敢问,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称得上真人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