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八十四章 太清印

  随着一声爆呵。
  左青阳再次朝陈望北奔袭而来,这次的招式越来越犀利。
  陈望北扭了扭脖子,冷笑一声:“那就继续!”
  砰砰砰!
  眨眼睛,又是数次交锋。
  速度快的令人发指。
  “呵呵,小儿也不过如此,老夫才刚刚施展了五成功力呢,就已经手忙脚乱了?”
  左青阳看着手忙脚乱招架的陈望北,顿时信心大增,一边犀利攻击一边冷笑道。
  陈望北却不予理会,防御也越来越快,片刻后,陈望北嘴角掀起,慢慢的从防守变成了出击。
  “什么?怎么可能!”
  左青阳见陈望北居然开始想反击,老脸顿时一变,速度力道也是发挥到了极致。
  不可能,不可能!
  左青阳内心怒吼,这小子太怪异了,他居然在偷学我招式!
  没错,陈望北刚刚在笨手笨脚招架,纯粹就是在偷师,当发现左青阳拳法没有啥诡秘之处后,也懒得再学了。
  “呵,本以为你可以施展出什么高端拳法,原来也只是些不入流的东西罢了!”
  陈望北嘴角掀起,一拳猛然轰出,直接把左青阳震的退后数十米。
  远处,左青阳下盘狠狠往下一沉,目眦欲裂的看着陈望北,怒吼道:“小子,留你不得!”
  “落山拳!”
  “给我震杀!”
  左青阳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直接一记杀招打出,一个虚拟的拳影居然凭空凝现。
  这一幕,陈望北脸色一变。
  法相?
  可是很快他否认了。
  “不对,法相需要灵力才能凝聚而出,而这个拳影并没有灵气波动,难道是真元?”
  陈望北目光凌然的看着那将近数米大小的虚影,纳闷道。
  “是聚元灵!”
  就在陈望北纳闷之际,原本被陈望北一脚震飞的矮个子青年忽然一脸惊喜的大叫道。
  “师傅,您,您真的修炼出传说中的聚元灵了?”
  青年一脸激动的看着左青阳问道。
  左青阳此刻脸色异常难看,可是神色里的惊喜也是不言而喻,显然这也是他第一次凝聚出这种东西。
  “聚元灵,老夫终于凝聚出了!”
  左青阳惊喜怒吼一句,然后一脸狰狞的看着陈望北。
  “小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聚元灵是通过体内真元凝聚而出的虚影,就这一拳,堪比一颗**。”
  “这次,你必死无疑!”
  左青阳此刻异常疯狂,也不知道是过于激动,还是那所谓的聚元灵反噬太大,就在他这话还没说完,一抹鲜血顺着他嘴角流了出来。
  陈望北皱眉,不过依旧一副云淡风轻,嘴角含笑:“别装了,都吐血了还装?”
  嗯?
  左青阳愣了一下,然后又砸吧了一下嘴,当感受到一股腥甜味后,神色愈发疯狂。
  “好好好,居然叫老夫如此狼狈,小子,今天你就算是死也值了!”
  说吧,左青阳也不再废话,直接举起那数米高的虚影巨拳轰然砸向陈望北。
  陈望北眼睛微眯,看着呼啸而来的“聚元灵”,冷哼一句:“半吊子的法相凝聚手法,也敢装逼?”
  “太清印,震!”
  陈望北右手快速掐诀,骤然间,一个两米多高五米多宽的雾白色龙头大印出现在他背后。
  此刻印一出,那巨拳虚影瞬间黯然失色。
  就在太清印出现那一刻,轰的一声,两个凝聚法相顿时撞击在一起。
  轰!!!
  一声地动山摇。
  那仿若**般的冲击把四周十米内的事物吹的支离破碎。
  停在稍远地方的汽车,也是被这巨响声震的吱吱报警。
  同时一些住在附近的居民听见这种震耳发聩的声音后,正欲开窗怒骂时,当看见漆黑巷道里对峙的二人,直接就是怪叫一声:“妈呀,鬼!”
  然后砰的一声关上窗户,缩了回去。
  转眼看陈望北这边。
  这巨大的动静却好似没给两人带来丝毫影响一般,陈望北依旧保持掐印手势,而左青阳也是保持着那砸出的姿态。
  一直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
  噗!
  左青阳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然后整个人跌坐在地。
  神色一脸灰暗道:“你……究竟是谁?”
  “杀你的人。”
  陈望北这次换了口。
  等他这一句话过后,左青阳就跟执念未消一般,睁着眼睛就那么死去,刚刚那剧烈的冲击,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看着眼前死不瞑目的老头,陈望北无奈一叹:“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然后又看向已经震惊傻了一般的青年,开口道:“你师傅已死,我不为难你,把他拖回去吧,日后别来惹我。”
  “啊……!!!”
  可是谁知道,就在陈望北这话刚落,那青年犹如疯了一般,大叫了一声后撒丫子就跑离了这里。
  陈望北看着那“背信弃义”的青年背影,脑门一抹黑线划过。
  左青阳还真的是惨呐,收了一个徒弟居然还是一个白眼狼,现在克死异地,居然连最后一个收尸人都跑了。
  可是这样陈望北也不可能背着一个尸体会柳家别墅吧沐?
  就在陈望北为难之际。
  忽然一道车灯从远照射过来。
  陈望北扭头看去,当看见来人是萧俊远和候启后神色一愣。
  “陈先生,您怎么走这条小路了起来,可是让我们一路好找。”
  萧俊远抱着一大箱子药材走下车,一脸无奈的对陈望北道。
  候启站在后面没有说话,而是对着陈望北作了个揖。
  “你们怎么来了?”
  陈望北皱眉看着二人。
  “陈先生,刚刚您走的匆忙,忘了给您药材了,这些都是我托人从外地买来的上好药材,陈先生过过目?”
  萧俊远说着就打算打开箱子给陈望北看看。
  可是陈望北却是把手往箱子上一压,开口道:“不必看来,你们来的刚刚好,正好帮我处理一个事情。”
  “哦?什么事情?陈先生尽管吩咐!”
  萧俊远和候启一听陈望北居然有事情吩咐,赶忙严肃起来。
  “看见那里没有,帮我把尸体清理了。”
  说着,陈望北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左青阳。
  可是谁知道三人看过去后,只见原本躺在那里的左青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望北心头一凛。
  极速看向了四周,片刻后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左青阳假死!
  就在他懊恼怎么没有上去检查一番真伪时,忽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陈望北摸出手机,当看见来电是一串乱码后,表情严肃下来。
  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没错,来的人自然就是本应该“死去”的左青阳。
  只听电话那边,左青阳用一股阴恻恻的声音道:“陈无双,你的让我出乎意料,可是想叫老夫死是还是要嫩了点,虽然老夫打不过你,可是老夫可以对你家人动手,如果你不想让你貌美如花的媳妇死去,明天午时三刻前,来定军山寻我!”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