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八十九章 林场老人

  “不能在世俗大打出手?”
  陈望北疑惑的看了眼魏龙。“那你们这些替别人效力卖命的算什么?”
  “我们?”
  魏龙尴尬一笑:“混口饭吃,不过陈先生,我们一般不会动手,除非发生特殊情况,否则被那些人发现,我们会被制裁的。”
  “原来如此。”
  陈望北点了点头,然后不再多问。
  现在耽误之急是先找到落日门地址,定军山是到了,可是他并不知道落日门在哪。
  沉默片刻后,陈望北抬脚寻了个放向走去。
  可是刚没走几步,魏龙也从后面跟了上来。
  “你跟着干嘛?”
  陈望北回头看向他。
  “啊?我……”
  魏龙被问的一愣。
  “回去吧,把我送到这里就够了。”
  陈望北对他淡淡一笑,然后挥了挥手。
  “哦,好吧。”魏龙下意识点头,然后扭头就准备离开。
  可是刚刚转身,他又扭了回来,道:“陈先生,我还是跟着你吧。”
  “跟着我?”陈望北微微讶然了一番,然后摇头道:“你不知道我这次的对手是谁吗?”
  “知……知道。”
  魏龙咬了咬牙,点头道。
  陈望北看着魏龙那一脸决然的模样,就差不多知道怎么回事了。为了从自己面前博得好感,也是连命都不顾了。
  “行了,你回去吧,这次的敌人可不是你可以帮上忙的。”陈望北摇了摇头,然后不再废话,转身走向一出羊肠小道。
  魏龙看着陈望北的背影,愣了许久,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返回车上。
  定军山位于锦州市的东南侧,这里是一处连绵不绝的大山,一路走了迷雾缭绕,一种梦幻般的朦胧感,山不是很高,差不多七八百米海拔左右,一路上,陈望北顺着羊肠小道直攀山顶。
  差不多走了几十分钟,陈望北穿过丛丛灌木忽然来到一处开阔地,一眼扫去,除了一栋木屋再别无他物。
  “咦,这里怎么会有房子?”
  陈望北惊讶一声,然后抬起脚朝木屋走去。
  当他走到木屋门口后,却发现木门被上锁了,那锁是市面上随处可见的铁锁,从锈迹程度来看应该最多也就七八年左右。
  陈望北摸了木门纹路,于是透过木门缝隙看向里面。
  里面空间不大,除了一张简易床和几个木墩做的椅子还有一个火坑外,再别无他物。
  从新旧程度来看,应该也是有些年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二十四小时内这里是有人居住过的。
  原因就是屋里的火坑里,到现在还有些许零星的火光在闪烁着。
  “喂,干嘛呢!”
  就在陈望北通过门缝细细打量木屋内情况之际,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陈望北一激灵,然后赶忙回头,当看见自己背后站着一个穿着军大衣的老人后,陈望北一愣。
  “好怪,这个老头,什么时候来我后面的,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发觉到?”
  陈望北内心惊骇之余,拱手对着军大衣老头道:“大爷,我是上山秋游的,一时间迷路了,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看见有一个木屋就好奇来看看。”
  “秋游?”
  军大衣老头闻言一愣,然后摇头道:“你们城里人真奇怪,那么多旅游景点不爬,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大早上雾那么大爬什么山?”
  “呵呵,喜欢刺激而已。”
  陈望北附和一笑。
  “哼,刺激?”军大衣老头却是冷哼一声,然后扒拉开陈望北,摸出腰间的钥匙打开那木门上的铁锁后道:“这个木屋是林场的,我是这片山林的守林员。”
  “林场?守林员?”
  陈望北一怔,然后问道:“老爷子,问一句,这里是定军山吗?”
  “定军山?”老头回头看了眼陈望北,“这里是天兰山。”
  “天兰山?”陈望北眼睛瞪大,然后有点不解道:“这里不是定军山吗?”
  “啥定军山,定江山,这里一直都叫天兰山,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定军山。”
  军大衣老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然后道:“不过你也胆子够大,大清早就敢往这里跑,你不知道这里有很多山野猛兽?”
  陈望北似没听见老头后面那句话般,沉默了下,从兜里摸了半天摸出半盒香烟,拿出一根递给老头:“大爷,来支烟。”
  “干嘛?想贿赂我?我这里中午可不不管饭的。”
  老头看了眼陈望北递过来的香烟,赶忙道。
  “不是不是,不吃饭,大爷你拿着抽吧。”陈望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烟赛到老头手里。
  “你……”老头还想拒绝,可是当看见烟都到自己手里了后,也不再拒绝,犹豫了下推开木门道:“进来吧,搁外面抽烟把山带着了就不好了。”
  “好好好,那多谢大爷了。”
  陈望北见军大衣老头主动邀请自己进去,自然再高兴不过。
  明明魏龙说这里是定军山,为何老头却说是天兰山?这个他一定要弄清楚。
  于是陈望北跟着老头走进了木屋。
  可是刚一进木屋,瞬间一股血腥臭味扑面而来。
  陈望北眉头一皱,眼睛快速扫视了一圈这空间不大的木屋后,终于在一角的挂钩上发现几只已经被扒了皮但却还是血淋淋的兔子。
  “大爷,平时还打野呢?你也好这口?”
  陈望北打趣道。
  “好这口?”老头脱下军大衣往那张简易床上一扔,然后踢过来一个木墩到陈望北脚边后,开口道:“坐下吧。”
  陈望北应诺,然后坐在那个木墩上,老头也是找了一个木墩坐在了陈望北对面。
  用一边的蒲扇把火坑里的火扇着后,开口道:“我可不好吃那个,野物都是有灵的,吃多了会遭报应。”
  “那……你这个……?”
  陈望北又看了眼那血淋淋的兔子肉。
  “供神仙的。”
  老头把陈望北递给他的那根香烟放在自己鼻子前狠狠一嗅,一脸陶醉道。
  “嗯,别说,你们城里人抽的烟比我的旱烟好多了。”老头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道。
  陈望北呵呵一笑,等老头美滋滋的吸了一口后,继续问道:“大爷,你刚刚说的供神仙是什么意思?是你们这里的封建迷信吗?”
  “封建迷信?”
  老头吐出烟雾,一脸冷笑的看了眼陈望北,道:“狗屁的封建迷信,我说的都是真的,就在这大山里,住了一群神仙!”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