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九十二章 再见左青阳

  眼前这幕,分外吊诡。
  如果不是陈望北在修真界见多识广,估计也是会被骇怪到。
  “真没想到,居然还有结界门,不过用黑曜石当结界门的开启阵眼,也未免太奢侈了些?”
  陈望北摇了摇头,感叹一番后,然后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头一举一动。
  而结界门前,守林员老更是激动不已的浑身颤抖。
  顾不得身上的灰尘,赶忙爬起身子跪到结界门门前,开口高呼道:“弟子恭迎仙人!”
  说着,他一头磕在地上。
  差不多几秒钟后,一道雾气漂出,紧接着只见一个身着长袍仙风道骨模样的中年人从那枯木藤桥上走了出来,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后,看了眼地上老头。
  “老翁,你怎么又来了?”
  长袍中年一副轻描淡写模样问道。
  “仙人,弟子诚心实意想要拜入门下修道成仙,还望仙人成全!”
  老头不敢抬头,就那么低着脑袋一脸诚惶诚恐道。
  “拜入我门,修道成仙?”
  谁知那长袍中年人冷笑一声:“我落日门岂是你这种凡夫俗子可以说拜入就拜入的?”
  守林员老头闻言脸色一变,急忙道:“仙人,弟子深知自己愚钝,可是弟子是真心想要拜入落日门内,那怕是门类杂役弟子也心甘情愿啊!”
  “杂役?你觉得你配吗?”
  长袍中年人冷哼一声,随手一挥,一道风浪直接扇翻老头,毫不留情道:“滚吧,下次再敢随意召唤本尊,定斩不饶!”
  说完,一脸傲然的扭头就准备离开。
  而草丛里,陈望北也是时时刻刻的看着前面的一举一动,不过当他看见那长袍中年人差不多是练气三层左右的修为后,顿时小小的惊讶了一番。
  这人,居然有练气三层的修为?
  从气息来看,此人已经超过普通武者太多太多。
  “谁!”
  就在陈望北讶异之时。
  原本已经走回枯木藤桥的长袍中年人忽然扭头爆呵一声。
  陈望北内心一惊,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正准备起身相对之时。
  忽然在另一边草丛里,两道身影极速掠出。
  “左长老!”
  当中年人看清楚来人后,直接面色一变,赶忙迎了上去。
  “费阳?”
  左青阳也是一愣,当看着大敞开的结界门后直接眉头一皱。
  “怎么回事,你怎么出来了,结界门怎么也被打开了?”
  左青阳一脸愠怒的看着长袍中年人质问道。
  “左长老于弟子无关啊,都是这老翁一人为之!”
  费阳当看见发怒的左青阳,赶忙一脸惶恐的抱拳道。
  “老翁?”
  左青阳看向自己脚边上的老头,然后恍然大悟道:“是你。”
  “仙人认识我?”
  守林员老头看着左青阳一脸激动道,不过当他看见左青阳身边还有一个昏迷的貌美如花女子后一愣。
  左青阳也是眉头一皱,把女子往自己背后一藏,对着守林员老头道:“我自然知道,十多年前是不是你看见过我一众同门在这涯边练功?”
  “啊……是……是的。”
  守林员老头一脸僵硬的点了点头。
  “哼哼,那就对了,把黑曜石还给我吧。”
  左青阳伸手到老头面前。
  “黑曜石?什么黑曜石?”
  守林员老头一脸茫然。
  “想装傻?那我给你提个醒,就在十多年前,是不是有一个长发白衣男子给过你一块石头?”
  左青阳问道。
  “是……是的。”
  守林员老头点头。
  “就是那个,赶快还回来吧!”
  左青阳语气不善道:“那种东西可不是你一个凡人可以拥有的。”
  “我……我还不了了啊,那石头,我刚刚开启这门后,就自动化为罡粉了……”
  守林员老头一脸瑟瑟发抖的道。
  “什么?化作罡粉了?!”
  左青阳直接眼睛瞪大,怒吼一声:“老东西,你知不知道你浪费了一个至宝!”
  说完,左青阳大手一挥,直接一巴掌拍到守林员老头的天灵盖上,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顿时那守林员老头七窍流血,被左青阳一巴掌拍死。
  而也是因为这一掌,左青阳也是吐出一口鲜血。
  “左长老,你这是怎么了?”
  费阳急忙问道。
  “无妨,此次下山,遇见点麻烦受了些伤,待我调息一番。”
  左青阳摇了摇头,然后把自己背后那女子交给费阳后就地盘坐起来。
  远处,陈望北看着打坐调息恢复的左青阳也是目露凶光,而那被左青阳随身而带的女子自然就是柳沐雨。
  差不多几分钟后,左青阳脸色恢复了点气色后,再次起身。
  “左长老,你这是受伤了吗?”
  费阳疑惑问道。
  “嗯,在世俗遇见一个颇为怪异的青年,把我打伤了。”
  回想到昨天晚上陈望北那一记太清印,到现在左青阳还心有余悸。
  “奇怪,明明没有感觉到那小子没有任何心法存在,他是如何凝聚出“聚灵元”的?”
  “怪异青年,把您打伤?左长老,这怎么可能?”
  费阳听见左青阳的答复后一脸吃惊。
  要知道,他可是落日门外除了门主和大长老外,第三高手啊。
  “哼,如果不是我不敢运起心法,那青年怎会伤我?”左青阳冷哼一声:“近几年来神隐那帮人对我们这些门派压制越来越狠了,我落日门人一但出现在世俗必定会遭到追踪。”
  “为了防治以防万一,我只能屏蔽心法在外行走。”
  “哦,原来如此,看来那个青年应该也是某个大宗门出来历练的小辈吧?”
  费阳点了点头,其实他们这种被上面列入“黑名单”的宗门,想入世俗必须偷偷摸摸,不然被那些人盯上,估计又是灭顶之灾。
  “大宗门历练的小辈?”左青阳闻言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我看那小子一招一式皆是太极八卦的意味,难道是太极宗的弟子?”
  “有可能吧,能在世俗运转心法大打出手的人,估计就是这种名门正派的宗门天骄弟子。”
  费阳点了点头。
  “哼,名门正派天骄弟子又如何?如果敢来我定军山落日门,老夫定将把他斩杀于此!”
  说到这里左青阳一脸恨意,纵横武道界数十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辈打的如此狼狈不堪。
  如果陈望北这次真的赶追来,他一定要报仇雪恨!
  “对了,费阳,今天除了这个老头,还有没有其他人来过?”
  左青阳冷哼一声后,似乎又想到什么一般,回头问道。
  “没有。”
  费阳摇了摇头。
  “呵,看来那个小子是怕了,难道连自己娇滴滴的妻子也不要了吗?”
  左青阳听见陈望北还没有到,顿时冷笑一声。
  而就在左青阳这句话刚刚落下,直接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他视野,低笑道:“呵呵,不好意思,对付你这种垃圾,我还真的没怕过。”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