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九十五章 留你一个全尸
随着余古的忽然倒地。
  后面那群落日门弟子彻底傻眼了。
  还没搞懂怎么回事,大长老怎么就飞了吐血了呢?
  等反应过来后,一众弟子迅速跑了过来。
  “大长老,大长老,你没事吧?”
  为首的一个弟子率先来到余古面前,当看见鲜血直流的余古后,他咬牙切齿:“混蛋,敢伤我宗门大长老,我跟你拼了!”
  “住手!”
  可是谁知道,那没等那弟子冲过去,就余古一把拉住。
  然后一脸忌惮的对着陈望北一拜:“宗师驾到,弟子有眼无珠,还请宗师勿怪!”
  “宗师?”
  什么宗师?
  在武道界只有达到后天八层的强者方被称为宗师,而在术法一道,没有明确的等级划分,不过就陈望北刚刚那一手,余古知道在整个锦州市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来,像他这种初窥术法门径的半吊子都可以被人尊称为大师,那陈望北被称宗师又有何妨?
  随着余古这一拜,那些个弟子最先全部都是一愣,讶异了好久过后,换上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也是老老实实的对着陈望北拜了下去。
  而这次,左青阳却是彻底傻眼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提到了个铁板!
  可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的冲着余古大吼道:“余古,你在干嘛!”
  “左青阳,你闭嘴,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给宗门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余古也是冲着左青阳一吼,然后阴沉道:“出一次世俗,居然招惹回来一名术法宗师,你是想毁了我落日门吗?”
  “术法宗师?”
  左青阳一愣。
  随即脚腿一软,差点险些没跪在地上。
  他虽然不了解术法一道,但是宗师二字他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武道界的宗师都寥寥无几,更何况术法界的宗师?
  一时间,左青阳就跟抽干力气般,跌坐在地。
  而余古也是不敢多言,低头冷汗涔涔,早已不复刚刚那睥睨的存在。
  至于陈望北,全程懵逼,刚刚那招凌空画符虽然很炫酷,可是在修真界只要拥有灵气和懂得符箓的人,都可以施展出来,可是为何到他们这里却变成了神迹般?
  陈望北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看着跪倒一地的落日门弟子,索性欣然接受:“本于你们无冤无仇,可是你们却非要找上门来,现在打服了却又跪地求饶,你们还有宗门的骨气吗?”
  “宗师大人饶命,我们并非什么正宗门派,我们只是一群散修偶然间获得一本心法,修炼后组建了这个落日门,自从被上面镇压在定军山一带后,我们门主也早已经在数十年前消失不见,现在我们落日门已经落寞不堪。”
  “说来也不怕宗师大人笑话,您现在所看见的人,已经是我门全部子弟。”
  余古现在内心苦涩,脸色就跟吃了屎般难看。
  本以为这次左青阳出去可以让落日门重见天日,谁知道却招回来一个大神!
  “哦?”
  陈望北怔了一下,看了眼在场不过十多名落日门人后,呵呵一笑:“你说你们是一群散修组建的宗门,那我倒是想问问,你们这散修底蕴挺十足啊,居然还用的起结界门。”
  “结界门?”
  余古一愣。
  当他看见石碑后面的枯木藤桥后,瞬间明白陈望北什么意思,然后苦笑道:“宗师大人,这哪是什么结界门呀,这是上面那些人给我们下的枷锁。”
  “枷锁?”
  陈望北顿了一下,于是问:“什么意思?”
  “大人有所不知,早在几十年前,上面把我们镇压后,忽然有一天来了一个非常厉害的神秘老头到我们宗门内,说,即日起,这定军山会被封锁,百年后才能开启。也没说为什么,就给我们设下了一个这个。”
  “一个神秘老头?”
  陈望北怔了一下。
  “是的,一个身着破衣烂衫的老头,当初他刚刚出现时,我们门主还跟他大打出手过,可是让人没想到是,那老头随手一拍就把我们打成重伤,那时候,我们门主早已经锦州这片地区成名已久的宗师高手,也就是后天八层的修为。”
  “可是在那老头手里连一招都没有撑过。”
  说到这个,余古一脸后怕。
  犹记那天,那个破衣烂衫老头犹如天神下凡般镇压他们门内所有。
  “还有这样的奇人?”
  陈望北其实现在已经大概了解了整个武道界的修炼体系,说句简单明了点,那就是后天境九层就跟练气期九层一样,不过前者没有灵气罢了。
  可是绕是如此,就算没有灵气,光一身内劲的武者也是不容小觑。
  能一巴掌随意把一个后天八层的武者伤成重伤,最少也得是后天九层修为,或者更往上,乃至传说中的先天强者。
  陈望北沉默片刻后,又问:“你知道现如今武道界最厉害的人是什么境界吗?”
  “最厉害?”
  余古皱眉想了想,回答道:“按几十年前我们镇压前来算的话,我仅知道的就是江海市武者协会会长莫长丰,也是后天境八层修为,宗师强者!”
  “几十年前,就是他亲自带队镇压的我们,不然光凭借上面那些虾兵蟹将怎么可能斗的过我们?”
  说到这个,余古眼里闪过一丝凶光,显然对莫长丰怨恨颇深。
  “才后天境八层吗?”
  陈望北摸了摸下巴,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那,宗师大人您看我们……”
  余古又赶忙对着陈望北询问道。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就罚你们一人自扇十巴掌吧。”
  “自扇十巴掌?”
  余古脸色变了变,这也太侮辱人了吧。
  “嗯?怎么,不愿意吗?”
  可是他被陈望北眼睛一瞪,瞬间怂了下来,宗师强者,惹不起,惹不起!
  “不不不,不敢不敢!”
  余古连忙摆手,说着开始用力打起自己嘴巴子。
  那些落日门弟子见平时高高在上的大长老都自扇了,他们就更是没有理由敢不扇。
  一时间,在这空荡荡的山林里,一道道清脆的巴掌声回声荡漾。
  几分钟,余古一群人满脸红肿的停了下来。
  陈望北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一侧地上的左青阳。
  呵呵一笑:“想好怎么死了吗?我说过,留你一个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