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九十七章 软柿子
这老头无人得知什么来历。
  此刻,陈望北已经成功离开定军山一带,回到大马路上。
  当见到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后,陈望北原本悬挂在嗓子眼的心脏也是放回到了肚子里。
  一路平安无事,畅通无阻。
  路上,陈望北没有说话,魏龙自然也不敢开口,虽然他有很多想问的问题要询问陈望北,但是奈何陈望北的威压,他并不敢开口。
  于是就这样一路沉默,一直到驶入锦州市市区后,陈望北才开口道:“齐老大平时住在什么地方?”
  “啊?”魏龙一愣,然后赶忙回答道:“我大哥一般住在九鼎别墅区。”
  “九鼎别墅区。”陈望北点了点头,然后又道:“好,这次多谢了你们,我陈无双记下了。”
  说着陈望北从兜里摸出一块玉石扔给后面的魏龙,继续道:“这玉拿着,是一件还不错的法器,可以为人挡住三次灭顶之灾。”
  “法器?”
  “可以挡三次灭顶之灾?”
  原本还不明所以的魏龙,听见这个后赶忙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块看起来质地并不怎么样的玉捧着手心,激动道:“陈先生,这……这会不会太贵重了?”
  “拿着吧,应得的。”
  陈望北却是摇了摇头。
  魏龙见陈望北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也是放下心来,把玉石收入自己贴身衣兜后,恭敬道:“那我就替大哥谢谢陈先生了。”
  陈望北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的稳稳开车。
  差不多有十多分钟后,陈望北终于回到了柳家别墅。
  魏龙离开后,陈望北抱着柳沐雨就走进了院子。
  而就在他刚刚进来那一刻,只听一阵喧闹声从里面传来。
  “混蛋,你们凭什么要封我们别墅,凭什么!”
  声音是纪曼文的,此刻她语气愤然。
  “没错,凭什么,你们随意私自封锁居民的家,信不信我举报你们啊!”
  这个声音明显就是柳玲儿那丫头的。
  “没错,警察同志,就算封别墅是不是也得说一个前因后果啊?我们都是守法爱国的好公民,难道你们就这样暴力驱赶?”
  显然,这沉着语气的就是柳晋阳,虽然他此刻也很愤然,但是还是强压着怒气问道。
  “为什么?”
  一个手拿封条的警察却是看着面前三人哼哼一笑。
  然后目光投向柳玲儿那双修长的大长腿,***道:“你们是柳沐雨的家人吧?”
  “是?”
  柳玲儿靠后退了退,俏脸严肃道。
  “这里是柳家别墅没错吧?”
  警察又问道。
  “是!”
  柳玲儿还是点头。
  “那就没错了,就是封你们!”说着那警察脑袋一偏,对着其他两个警员道:“动作麻利点,一会还要去封沐美大厦呢!”
  “什么?你们还要封沐美大厦?”
  这下别说纪曼文不同意了,就连柳晋阳也是脸色大变。
  沐美大厦,那可是柳沐雨的半辈子心血啊,岂能说封就被封。
  “警察同志,如果你们今天不过我们说一个所以然,那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去封沐美大厦!”
  说着,柳晋阳一把拦住那些警察的去路。
  为首警察眉头一皱:“老东西,你想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柳晋阳却是闻所不动
  “草!”
  那警察见柳晋阳忽然耍起无赖,也不惯着,伸手摸出自己腰间电警棍就朝柳晋阳顶去。
  “老柳!”
  “舅舅!”
  纪曼文和柳玲儿花容失色,直接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柳晋阳也是内心一颤,可是一想到为了自己女儿,他一咬牙眼睛一闭,静静的等着电警棍到来。
  可是良久后,柳晋阳并没有感受到那种传说中的**感遍布全身时,于是好奇的睁开眼睛。
  当他看见陈望北后,他顿时一愣。
  只见此刻陈望北一手扶着柳沐雨,一手手犹如一个铁钳般死死的卡住了那警察的手腕,让他丝毫都进不得。
  “小陈?”
  柳晋阳怔了一下,当看见昏迷的柳沐雨后,直接大喜过望:“我女儿回来了?”
  柳晋阳那哽咽的声音自然也传入纪曼文后柳玲儿耳朵里。
  当她们听见陈望北和柳沐雨回来后,一个个赶忙睁开眼睛,喜极成泣道:“姐夫,表姐!”
  陈望北看着眼睛红润的两人,淡淡一笑:“不好意思回来完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
  说着,陈望北轻轻的把柳沐雨交给柳玲儿他们,然后目光看向那警察。
  “说说吧,你想怎么办?”
  上一秒还微笑的他,下一秒脸色阴寒下来。
  对于突然出现的陈望北,弄的这个警察也是始料未及。
  等他反应过来后,脸色难看道:“小子,你是谁,你难道想袭警不成?”
  “袭警?”
  陈望北哈哈一笑。
  啪!
  然后直接一耳光打出。
  那警察脑袋一偏,右脸瞬间肿得跟猪一样。
  “草,你敢打我?我可是警察!”
  那警察捂着脸颊一脸不可思议道。
  可是陈望北并没有理他,然后看向另外一个警察:“告诉我,谁派你们来封别墅的?”
  “我不知道呀……”
  那个警察下意识摇了摇头。
  啪!
  可是他这句话刚刚落下,陈望北直接又是一巴掌甩出。
  然后对着最后一个警察问道:“你说……”
  “我……”
  最后一个警察当看见自己两个同时都被这个陌生男人打后,下意识里,他不敢反抗起来。
  “三个数,说快点!”
  陈望北竖起三个手指头。
  “一。”
  “二。”
  “三……”
  “我说我说,是区长叫我们来的,具体为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呀!”
  最后一个见陈望北出手果断,畏惧如虎的他,只能赶忙道。
  “你们区长?”
  陈望北挑了挑眉,然后一把松开第一个警察的手腕。
  砰!
  一脱力,那警察直接应声一个屁股墩子坐在了地上,那场景,别提有多尴尬了。
  “区长下的令,呵呵,想必是林家无疑了。”陈望北盘算了一下,整个锦州市率先联想到的那个人就是林天佑。因为只有这个林家林天佑有这个手柄调动区长来打压自己。
  不过陈望北却是不以为意,呵呵一笑:“这个林天佑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不过你点教训看看,真的当我陈无双是软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