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九十九章 入住红叶山庄!
这一幕,别说他们,就连柳玲儿,柳晋阳和纪曼文都是一脸目瞪口呆。
  纪曼文有些发傻,嘴巴微张,双目失神,此刻她的心情可谓是此起彼伏。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大佬愣是说不出来一句话,嗓子干涩的咽了口唾沫,拉了拉一旁的柳晋阳。
  柳晋阳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就在他准备询问之时,只见候启率先朝他们打招呼道:“想必你们二位是陈先生的长辈吧?你们好,我是候启。”
  “候启?”
  柳晋阳一愣,有点耳熟这个名字,不过一时半会却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于是木纳的伸出手跟候启握了握。
  客气一番后,候启再次把目光看向陈望北。
  走到他身边,一脸谄媚道:“陈先生,咱们开始移步吧?”
  “好。”陈望北点了点头,然后扶着柳沐雨朝头车走去。
  候启也是叫人把纪曼文等人的行礼拿上车后,然后快步的跟了上去。
  后面,纪曼文双脸发麻,眼前这一幕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随着都上车后,车队再次浩浩荡荡离开。
  路上,陈望北柳沐雨还有候启一辆车。
  柳晋阳,柳玲儿,纪曼文在第二个车上。
  “小哥,敢问你们是哪家的老板啊?”
  后面,纪曼文终于忍不住了,伸着头对开车的司机问道。
  这么排场的车队,一定是某个大老板吧?
  “老板?”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纪曼文。
  有可能是因为陈望北的原因,那司机和气的笑着对纪曼文道:“女士,我们大哥在东城区产业很多,没有具体的企业,如果非要问是干什么的,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是社团的。”
  “社团,什么意思?”
  纪曼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舅妈,社团就是一种组织啊,嗯,就是黑涩会!”
  柳玲儿在国外混的多,对于这种事情见怪不怪。
  “黑涩会?!”
  纪曼文听见这个却是不淡定了,看着司机道:“你们……你们是黑涩会的?!”
  “我们差不多洗白了。”
  原本还笑眯眯的司机,当看见纪曼文那抵触的表情后,慢慢的垮下脸。
  而柳晋阳却是忽然身子一颤,黑涩会,候启,东城区老大……
  这种种的东西加在一起,那不就说明候启就是东城区的扛把子吗?
  想到这个,柳晋阳忽然脸色一变,一把拉住纪曼文,赶忙赔笑道:“原来你们是候老大的人,失敬失敬!”
  “伯父别客气,陈先生是我们大哥贵客,你们又是陈先生的长辈,不用拘泥!”
  司机见柳晋阳倒是反应还正常,再次露出笑脸。
  倒是纪曼文,此刻冷汗涔涔,从未和黑涩会接触过的她,险些吓破胆。
  因为在她的世界里,黑涩会的人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总而言之,他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
  虽然害怕,但是想起了这群人似乎对陈望北很恭敬后,纪曼文又壮起胆子问道:“大哥,敢问你们老大为什么会对我女婿这么客气啊?”
  “大哥?”
  这个年纪只有三十不到的司机听见纪曼文的称呼后嘴角狠狠一颤,心累道:“女士,这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我只能说,咱们老大服陈先生!”
  “服陈先生?”
  纪曼文一脸愕然,显然不明白什么意思。
  而前面车里,陈望北单手扶着柳沐雨稳稳的坐在后面。
  候启在副驾驶时不时和陈望北聊一些东西。
  “对了,陈先生,柳小姐这是怎么了?”
  候启回头看了眼柳沐雨,关心问道。
  “她受到些惊吓,睡着了。”
  陈望北不想多说,随意道。
  其实柳沐雨是被左青阳打了睡穴,一般二十四小时候后就会自然苏醒,所以这也是陈望北为什么不唤醒柳沐雨的原因。
  反正只是睡觉,还不如叫她好好休息休息一番。
  “好吧。”
  候启见陈望北不愿多言,于是识趣的闭上嘴巴点了点头。
  “候启,你了解咱们锦州市地下势力几成?”
  这时,陈望北忽然开口问道。
  “了解锦州市地下势力几成?”
  候启回头看了陈望北一眼,回答道:“几乎都知道吧,除了南城区,其余几个区我都了解。”
  身为东城区扛把子的他,虽然不如齐涛强大混的开,但是在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所以,明面上的势力看见他都会客气尊称一句候哥。
  “那你帮我去查查一些人,应该也是和你们一样是混社会的,就在今天中午时,他们冲进我家别墅就是乱打乱砸一通,你看看能不能查到。”
  陈望北简易的把自己的问题说了一遍。
  可是就是陈望北这随意一说,候启却是直接暴起,气吼吼道:“什么?居然有不开眼的人敢去陈先生家里闹事?放心吧陈先生,我猴子给你打包票,今天晚上一定查出,然后把他们全废了!”
  “嗯,那就麻烦你了!”
  陈望北不客气的点了点头。
  候启更是乐的其所,连连摆手:“应该的应该的,陈先生的事情就是我候子的事情,以后有事您吩咐!”
  陈望北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
  不过他内心此刻有了一个想法,如果把候启扶起来,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这件事情只是在陈望北内心一闪而过。
  大概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后,终于车队在一处庄园门口停下,而这庄园自然便是红叶山庄!
  纪曼文一群人下车,当他们看见自己身处一处红枫之间后,全部都是惊艳了一下。
  柳玲儿更是一脸陶醉的转了个圈,感叹道:“哇……好多枫叶呀,好漂亮……”
  一眼扫去,这里漫山遍野的都是红色,美轮美奂,犹如仙境。
  而这时,候启他们也下车了:“陈先生,红叶山庄里里外外我已经安排人打扫干净了,该换的东西也全部都是新换的,你看还满意吗?”
  门口,候启指了指焕然一新点红叶山庄,语气略微有点自豪道。
  陈望北却是没兴趣的点了点头,淡然道:“有心了。”
  只是短短的三个字,顿时打消了候启一半的自豪感。
  尴尬一笑后,对陈望北却是越来越敬佩。
  陈先生不愧是陈先生,果然这些俗物入不了他的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