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一百零一章 我说的算
于是第二次,陈望北直接减少一般的力度。
  用灵气加持,沾了些鸡血朱砂后,在黄纸上快速的挥舞下去几个大字。
  动作一气呵成,字体如龙如凤!
  当最后一笔落下后,一直符箓赫然出现在他们眼前。
  其实陈望北可以通过灵气画符,不过想到候启只是个普通人,有可能驾驭不住灵气,索性就用法力画符。
  法力,那又何为法力呢?
  法力其实分为很多种,最出名的则是佛法和道法。
  还有的就是比如湘西的蛊术,南洋的降头还有鲁班的正邪术等,都无法用科学来合理解释,所以这些皆可以纳入法术范畴。
  而广义上的法术,又包括幻术,掩眼法等等。
  简单地说法术的力量,来自于内外两个方面——通灵和内修。
  这就是道家常说的,一阴一阳即谓道。
  而这些法力又是如何由来的呢?
  世间门派多如牛毛,茅山、闾山、鲁班、红莲等等,这些门派由证得一个果位或层次的祖师开宗立派,门下弟子法力皆来自于祖师爷之身上的。
  还有一种说法便是,上古传承下来的。
  打个比方,假若有的门派是属于灵界(修真界,仙界)某一位神明所传下来,这种多半为古传之法,从上古流传下来的。
  好比如雷法,此法就是为天上雷部之神所传,同时这世上还有其他尊神的法脉,如九天玄女的传承等等。
  笼统地说,法术外在的力量皆是来自灵界,从另一个空间过来,在内,即为自身的修为,内在的修炼。
  而身为九阶仙君的他,陈望北自然也会法术。
  看着桌安上的朱色符箓,所有人一脸呆滞。
  好半晌后,柳玲儿咽了口唾沫,悄咪咪问道:“姐夫,你这是符箓吗?”
  “是呀!”
  陈望北直言不讳的点了点头。
  “噗……”
  可是柳玲儿却是差点没一口口水险些,然后一脸不可思议道:“姐夫,你不会在忽悠人吧?”
  “忽悠人?”
  陈望北眉头一挑,然后摇头道:“都是真的!”
  说着陈望北又快速写出一个攻击符箓,猛然往空中一扔。
  啪!
  一声闷响,那符箓突然爆炸一声后变成一堆火焰。
  良久后,那灰烬才从空中缓缓落下。
  这惊艳的一幕,看着众人眼睛一亮,候启更是深信不疑起来。
  “这个是一张清煞符,有着清煞去煞等功效,日后你随身携带,半年后,你身上的煞气就会自动去除。”
  陈望北把那符箓叠成一个三角,递给了候启。
  候启一听大喜过望,对着陈望北就是连连鞠躬。
  纪曼文和柳晋阳却是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陈望北跟一个神棍一样。
  很快,夜间降临,吃过晚饭后陈望北独自坐在诺大庄园的凉亭里。
  一侧是一个纯天然的水池,清澈无比,水草莹莹。
  “这里灵气果然要比其他处浓郁很多,也不知道这灵气根源来自何处。”
  陈望北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天际线渐渐落山的太阳,自言自语道。
  看着四周那美轮美奂的景色,陈望北却是忍不住追忆起来。
  遥记几百年前,他刚刚进入元婴期时,他曾去过一出地方,名为红叶谷。
  红叶谷在修真界算是一个四品势力,那里漫山遍野也是红叶树,他于红叶谷谷主,算是莫逆之交。
  当初他结仇一个三品势力,逃窜之时勿入红叶谷,当初的红叶谷谷主才刚刚不过元婴初期修为,而那个三品势力的长老都要比他修为高。
  可就是在那种实力悬殊的情况下,红叶谷谷主却是力保了下来陈望北。
  “唉,也不知道倪红叶现在如何了。”
  陈望北摇了摇头,自从他躲过那次追杀后,差不多已经有几百年没见过她了。
  “陈先生!”
  就在陈望北神情遥想之际。
  后面候启的声音传来。
  陈望北回头。
  只见候启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道:“陈先生,您白天说的人我好像抓到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抓到了?”陈望北起身,点头道:“去看看吧。”
  于是二人来到红叶山庄大门口。
  此时,大门口出的水泥平台上,一群大汉压着四个男子跪在地上。
  当他们看见陈望北出来后,齐刷刷的喊了句:“陈先生!”
  陈望北冲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了地上跪的四个人。
  双手背后,语气清淡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四个人却是神色不屈,一脸不服气的瞪了眼陈望北,把脑袋偏到了一边。
  “草,你特么的找死呢,陈先生问你们话没听见?”
  候启上去就是给了为首的一个耳光,然后对着陈望北恭敬道:“陈先生,这几个小子我查过了,正是下午冲到别墅打砸的那伙人,似乎是一个刚刚组建的小帮派,叫什么三叶刀。”
  陈望北微微颔首,目光再次看向跪地的四人,嘴角含笑问道:“再问你们一个问题,老老实实回答,我可以放了你们。”
  陈望北这话一出,四人眼神一亮,对视了几下后疑惑道:“你想问什么?”
  “你们是谁派来的?”
  陈望北摸了摸鼻子,问道。
  “我们……”四人目光交流了一下,然后答非所问道:“我们说了,你确定放了我们?”
  “确定。”
  陈望北点头。
  “不诓我们?”
  四人不敢相信,将信将疑。
  “有这个必要?”
  陈望北回头看了眼候启,淡淡一笑。
  候启也是低笑一声,阴恻恻的对着四人道:“你们我这是在怀疑陈先生吗?”
  四人沉默不语。
  候启嘲讽的摇了摇头,然后又道:“说陈先生你们有可能不认识,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不认识。”
  四人摇头。
  啪!
  可是回应他们的却是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而挨打的那个依旧是最先开始的那一个。
  四人蒙圈,这咋回事?
  实事求是,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啊,怎么还打人呢?
  就在他们憋屈无比之余,候启的下一句话差点没把他们吓得尿裤裆。
  “我叫候启,是东城区扛把子,而且你们三叶刀帮会是否可以成立得有我说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