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一百零二章 言而无信
“我说了算!”
  候启声音不大,却是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这就是上位者应有的独特气质。
  三叶刀帮派的那四个人全部一怔!
  候启,候启……
  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片刻后,忽然一个三叶刀成员身子一激灵,然后眼睛瞪大的看着候启,结结巴巴道:“你……你是东城区黑龙会的老大,候启?”
  “怎么?想起来了?”
  候启哈哈一笑,然后一把揪住其中一个男子头发,狰狞道:“说吧,谁叫你打砸陈先生家的?”
  “我我我……”
  自四人得知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就是东城区最大龙头势力的老大后,一个个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候老大,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真的不是不故意的啊!”
  四人求饶道。
  他们深知候启的行事风格,那就是心狠手辣著称,不然他也不会在鱼龙混杂的锦州立足这么多年。
  啪!
  可是回应他们的又是一个巴掌。
  “草,老子问你们的是谁叫你们打砸陈先生家的,我叫你们求饶了吗?”
  候启甩手就是一巴掌。
  结结实实。
  响亮无比。
  这一把力道着实给力,瞬间,那个挨揍的男子脸颊肿得跟猪头一样。
  “说不说?”
  “不说的话,老子就把你们剁了喂狗!”
  候启威胁道。
  那四人男子听闻后,再也撑不住了,哭爹喊娘道:“别别别,候老大我们说,我们说!”
  “快讲!”
  四人缓了一下畏惧的情绪,看了眼陈望北后,开口道:“是林大少,林益阳叫的。”
  “林益阳?”
  这个陌生的名字陈望北愣了一下。
  “谁叫林益阳?”
  他看着四人问道。
  “是林家一个旁系子孙,前段时间他找到我们,说愿意给我们一百万,去把柳家别墅砸了!”
  其中一人结巴的回答道。
  林家,旁系?
  陈望北记得自己并没有得罪过林家其余的人啊,难道是林天佑原因?
  “陈先生,这个林益阳我略有耳闻。”
  就在陈望北纳闷之际,候启却在一边道。
  陈望北看向他:“什么来路?”
  “具体来路不清楚,不过江湖传闻,是咱们林仕长的一个私生子!”
  “私生子?”
  陈望北眼睛一亮。
  随即嘴角掀起,似笑非笑道:“真没想到,这个林天佑还挺会玩的啊!”
  “呵呵,谁说不是呢,林天佑年轻时在锦州市也算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如果不是后来他入仕途了,估计现在依旧是个老风流。”
  候启也是笑着摇了摇头,显然林天佑这个花边新闻在锦州市上层算是一个笑柄。
  “风不风流我不管,不过砸了我家和绑架我妻子这件事情算不了,这样吧,你现在去给我查一下这个林益阳在什么地方。”
  陈望北摸了摸下巴,眯着眼睛道。
  林天佑这个老东西肯定是因为自己坑了他林家七个亿而耿耿于怀。
  既然这么玩不起,那么他不介意再好好敲打一下。
  “得嘞,陈先生,十分钟,保证查到!”
  陈望北点了点头,然后给自己手下打了个电话。
  果真,五分钟后,电话回来。
  “喂,大哥,有兄弟说在皇后赌场看见了他。”
  电话那头,候启的手下回复道。
  “皇后赌场?”
  候启沉吟了一下,然后对陈望北重复了一遍。
  陈望北点了点头,道:“绑过来吧。”
  “绑过来?”候启一愣,有点不敢相信道:“陈先生,你确定?”
  实话,他还真的没绑架过高官子弟。
  “怎么了?不敢?”
  陈望北侧目看了眼。
  “不是不敢,只是那个皇后赌场有点特殊。”
  候启摇了摇头。
  “怎么个特殊法?”
  陈望北看着他。
  “皇后赌场是西城区的,西城区是刀疤脸的地方,锦州市里,各大区地下势力都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我真的派人强行去抓林益阳,恐怕刀疤脸不同意啊!”
  候启为难道。
  “西城区?刀疤吗?”
  陈望北思索起来,片刻后,他忽然拿出一张黑卡,上面映着夜魔方酒吧的logo,对着候启道:“是不是这家店的老板?”
  “咦,居然是夜魔方黑卡!”
  候启惊讶一声,然后点头道:“没错,就是他。”
  “是他的话,那就没事了,尽管叫你的手下抓人!”
  陈望北反手把黑卡装进兜里,一副淡然样子道。
  “啊?”候启看着如此之刚的陈望北顿时一愣。
  陈望北看着有点懵逼的候启,开口道:“放心吧,没事,这个刀疤我也认识。”
  “什么?陈先生您还认识刀疤?”
  候启嘴巴长大。
  我类个乖乖,这陈先生到底啥来路,咋锦州市三区大哥都认识呢?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见陈望北都一番信誓旦旦的模样了,他更是没有顾虑。
  “好,既然陈先生发货,候子我遵命就是!”
  说着,候启拿起电话吩咐出去。
  挂断电话后,四周全部安静下来。
  陈望北也是不说话,静静的站在那里,候启站在他身后侧。
  而那四个三叶刀成语此刻却是全身冷汗目光不住的在候启和陈望北间扫来扫去。
  “候老大,陈先生……您们看我们?”
  终于,有一个大汉顶不住压力开口了。
  陈望北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候启偷偷摸摸的观察了一下陈望北的眼睛,当发现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后,他就明白了,直接开口道:“放你们走可以,不过你们得断掉双手,算是对你们的惩罚。”
  “什么?断手?”
  四个大汉听见这个后,脸色皆是齐刷刷一变。
  然后起身就想理论,可是还没等他们腿弯立直,直接又被后面候启的手下一脚踹翻。
  “草,候启,你特么的说话不算话,说好的我们讲出是谁指使的就放我们走,你言而无信!”
  四人目眦欲裂的看着候启吼道。
  “言而无信?”候启眼睛一眯,调笑道:“不好意思,如果我言而有信,恐怕我也不会在锦州市立这么久吧?”
  “在锦州市混的,那个不是老狐狸?如果连这点脑子都没有,你们还混什么社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