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一百零四章 林天佑私生子
一阵清风。
  原本燥热的别墅,瞬间凉爽下来。
  候启和魏管家眼睛一亮,刚刚还只是在陈望北身边感受不到热气,现在直接整个别墅都不再闷热了。
  候启虽然佩服,但是也是习以为常了,感觉陈望北除了生孩子,估计什么都会。
  反倒是魏管家,原本有点混浊的老眼也是瞬间亮了许多,看着陈望北的眸子也是好奇起来。
  看样子,这个山庄的新主人有些不一般呐。
  两人惊讶归惊讶,不过也没有太过于表露出来。
  不一会后,只见一个两个大汉压着一个带着头套的男子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光头大汉看见候启后顿时哈哈一笑,走到候启身边用力的抱了抱他,豪爽道:“候哥,好久不见啊!”
  “草,光头,你怎么越来越胖了!”
  显然候启看见这个光头大汉也很是高兴,少有开玩笑的他也是罕见的嬉笑起来。
  “怎么可能,弟弟我这可是肌肉,不信你看看!”
  说着光头男就鼓起自己肱二头肌。
  候启则是一脸“嫌弃”:“得得得,别贫了,带你认识一个大人物!”
  “大人物?什么大人物?”
  光头男见候启不像是开玩笑,也是收敛起自己嬉皮笑脸的态度。
  “这位是陈先生。”
  候启把光头男带到陈望北跟前。
  然后又对陈望北介绍道:“陈先生,这个是我最得意的手下之一,名叫卢强,外号光头强!”
  “光头强?”
  陈望北突然噗呲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其妙的想到了某个动画片里的那个角色,似乎好像被两头狗熊欺负的挺惨。
  于是忍不住打趣道:“兄弟之前是伐木工人吧?”
  “啥?”
  卢强一愣。
  半晌没反应过来。
  等他明白后,那粗犷的脸别的通红,指着陈望北对候启道:“大哥,这人谁啊,他骂我是光头强!”
  “诶,光头,你别怒啊,快把手放下!”
  候启见卢强居然敢拿手指陈望北,顿时吓的一哆嗦。
  一边扒拉下来卢强的手,一边对陈望北赔笑道:“陈先生,勿怪,勿怪,我这兄弟脾气爆。”
  然后又转脸义正言辞的对卢强吼道:“你怎么回事,我不都说过他是大人物了吗?”
  “可是他骂我是光头强!”
  卢强跟个憨憨一样,梗着脖子反驳道。
  “草,你外号本身就是光头强好不好!”
  候启眼睛一瞪。
  然后附在卢强耳边低语了几句。
  片刻后,原本怒气冲冲的卢强脸色变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层冷汗顺着额头流下。
  嗓子干涩的咽了口唾沫后,扑腾一声跪在了陈望北跟前。
  “陈先生……我……我不知道您是那些人啊……”卢强语无伦次,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直接自扇耳光道:“是我有眼无珠,是我有眼无珠!”
  陈望北看着卢强那前后天差地别的态度,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上前一步扶起卢强。
  苦笑道:“别这样,搞得我好像跟吃人的老虎一样。”
  卢强听着陈望北那特别尴尬的冷笑话,愣是强行挤出一抹笑容,嘴里道:“对对对,陈先生是大善人,大善人!”
  心里却吐槽道:“得了吧,你他喵的不是老虎,可是你比老虎还可怕啊!”
  卢强的内心心法陈望北自然是不知道,看着他那依旧畏惧的眼神,无奈的摇了摇头。
  然后看向后面的那个被框着黑头套的青年。
  “把他带过来吧。”
  陈望北回身,坐到后面沙发上后重新换上那副淡然表情。
  卢强闻言,赶忙把林益阳揪了过来,一把扯下他头上的头套。
  原本在头套里闷了许久的林益阳,在头套取下来一瞬间,在灯光的照射下险些睁不开眼睛。
  适应了好一会他才看清楚四周景象,当看见四周的几个人后,他脸色微微一变。
  声音凌然的问道:“你们是谁?”
  林益阳年纪差不多刚刚二十一二左右,看样子应该还是大学生,一头修长的黄色头发,一身流里流气的服装,再配上脸色那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活脱脱的纨绔子弟模样。
  陈望北目光犹如扫描器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开口道:“林益阳?”
  “是我。”
  林益阳虽然害怕,但是还算是淡定。
  “你和林天佑是父子?”
  陈望北似笑非笑又问道。
  原本还淡定的他,当陈望北询问这个问题后,他脸色再次一变。
  声音开始颤抖,呼吸急促了一下后,道:“你们是他的政敌?”
  “政敌?”
  陈望北笑着摇了摇头。“你父亲作乱,祸害我家庭,只能算敌人,不能算政敌。”
  “原来不是那些人。”
  林益阳听见陈望北并不是林天佑的政敌后,悄然松了口气,然后语气开始张狂:“既然不是政敌,那你们绑我为何,知道我爸是林天佑你们还敢造次?”
  “我告诉你们,赶快放了我,不然我叫我爸排警察来抓你们!”
  林益阳目光嚣张。
  可是还没等他这话音落下。
  一旁的卢强直接上前就是一脚,骂骂咧咧道:“去你吗的,给谁俩装逼呢,他是陈先生知道不?”
  此刻卢强在表现,他要消除掉刚刚对陈望北的那股“污点”。
  陈望北看着下手果断的卢强,不由得的看了他一眼。
  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林益阳冷冷一笑:“我叫陈望北,是柳沐雨的老公,今天中午,是不是你派人去砸了柳家别墅?”
  “陈望北,柳沐雨?”
  林益阳听见陈望北这话后,原本不屑的神情瞬间一愣,然后看着眼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青年道:“你就是给我爷爷治病的那个神医?”
  “神医?”
  陈望北嗤之以鼻一笑。
  然后摇了摇头:“得亏你们还记得我为你家老爷子治病啊,怎么,是觉得我七亿诊金太高了,想从我身上捞点回去?”
  说到这个,陈望北眼神阴翳,上一世他孤家孤人一个,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挚爱亲朋。可是这世,他既然有了家室,那他一定要护其周全。
  凡事总得有一个底线,而陈望北这一世的底线,就是亲**子。
  随着陈望北的话音落下,林益阳也是忍不住了,眼睛瞪大对着陈望北狂吠道:“滚你嘛的,七个亿诊金你好意思说的出口?你以为你是什么国际名医吗?我告诉你,今天我不仅叫人砸了你家别墅,我还要叫人砸了你们的公司!”
  “还有柳家,只要和你想干的一切事物老子都要毁了,居然敢在我爸头上动土,活腻了是吧?”
  林益阳似乎越说越激动,口水喷的到处都是。
  虽然他只是林天佑的一个私生子,但是这些年来,他除了没在林家认祖归宗,但是林天佑却一直待他不差。
  尤其从懂事后,他每次犯错林天佑都会为他擦屁股,他他虽然纨绔但是也懂得报恩,于是近几年来他都会悄无声息的在侧面帮林天佑处理一些明面上不能解决的事物,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入林家祠堂!
  之前都是小打小闹,但是这次当他知道林天佑居然被人坑了七个亿后,他就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如果这次他可以为林天佑出口气,追回那七个亿诊金并且叫陈望北认错道歉,不仅林天佑会另眼相看,估计就连林家那些族亲也是对他高看一眼,那他回到本家算是十拿九稳了。
  想到这里,林益阳异常兴奋,虽然他现在不差钱也不差势,但是如果日后冠上一个林家大少这个名头肯定会更加如日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