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一百零五章 你有什么可豪橫的?
林家大少。
  在锦州地面上,可谓是第三代的佼佼者。
  目前为止,林家萧家还没有哪一个出了一个男丁冠名锦州第一少。
  如果他林益阳被林家接纳,那在他们这个二代圈子里,林益阳肯定是老大的存在。
  “锦州的二代圈子领军人物,哈哈,想想都兴奋!”
  林益阳一脸的暗爽。
  不过他那YY表情,落在众人眼里就跟猥琐痴汉一样。
  “喂,笑尼玛呢?”
  候启拍了拍他后脑勺。
  林益阳反应过来,眼睛一瞪,怒骂道:“你摸谁头呢,你知不知道,我可是以后锦州市二代圈里的大哥大,你敢摸大哥大的头?”
  林益阳那“较真”的样,弄的所有人一愣。
  等候启和卢强反应过来后,顿时哈哈一笑:“你这逼中二病犯了?就你还锦州二代圈子里的大哥大?”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候启也不怒,对于林益阳,他还是有点忌惮林天佑的身份的。
  林益阳显然没意识到眼前这帮人是什么来路,就跟小白一样,直接摇头道:“不管你们是谁,我告诉你们,赶快放了我,然后给我磕头道歉,不然我叫你们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
  “呵呵呵……”
  “后果尼玛,自负尼玛!”
  候启也是被林益阳气笑了,怒笑的摸了摸自己额头,然后一脚踹到林益阳小腹。
  搞笑,虽然他忌惮林天佑,但是并没有说记得你这个**崽子啊。
  虽然你是林天佑的儿子,但是也只是个私生子好吧,别弄的跟特么的真的锦州二代老大一样。
  说句不中听的,就林益阳这样,在二代圈子里排上末尾就不错了!
  忽如其来的一脚,差点没把林益阳胃酸踢出。
  干呕了好片刻后。
  他眼睛通红的看着候启,歇斯底里吼道:“小子,你完了,你敢打我就等着坐牢吧!”
  “坐牢?”
  候启眼睛一瞪,顺手抄起一旁的一个凳子,猛然往林益阳头上一砸。
  “小子,我告诉你,老子是候启,东城区黑龙会老大,别说是你,就算你爹来了老子也不怕,坐牢?爷告诉你,那地方就跟老子家一样,老子去了里面的头都要给爷端洗脚水,你给我说说,你有什么可豪橫的?”
  候启怒目圆瞪,一边说着一边怒砸林益阳。
  草,你爹我惹不起,打你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他还真的不信,林天佑敢为了一个私生子大动干戈的来寻事!
  如果真的来,就算自己拼个两败俱伤也也要在林天佑仕途上摸黑一笔!
  “啊……”
  “救命……”
  “别打了……”
  顿时,整个别墅传来林益阳的阵阵哀嚎。
  “行了,打死了还怎么当筹码?”
  终于,在候启打了五六分钟后,陈望北开口了。
  此刻,候启浑身是血,手里的板凳也被打的只剩下个凳子腿。
  听见陈望北声音后,候启停手,随手把凳子腿一丢,拿起桌子上的餐巾纸擦了擦,对着陈望北笑道:“陈先生,没吓到您吧?我这人脾气爆,看不得别人给我装逼,呵呵呵……”
  陈望北却是摇了摇头。
  开玩笑,就这小场面还能吓到他?
  别忘了,他可是堂堂的无双仙君,毫不夸张的说,陈望北亲手杀死的人,比整个地球人的总和都多。
  遥记几百年前,他已经高居九阶仙君之位时,有一次有一个八阶仙君眼瞎误杀了陈望北手下的一个统领。
  陈望北派人理论,可谁知那八阶仙君不但不赔礼道歉不说,还要扬言把无双域踏平。
  当年陈望北刚刚步入九阶,在九阶仙君里算是最年轻的一位,于是一时间,陈望北这个事情成了修真界的一个笑谈。
  要清楚,八阶仙君和九阶仙君可不单单只是一个数字之差,更多的却是实力的天差地别,而一个九阶仙君却被一个八阶仙君挑衅,这在修真界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于是一时间,修真界各界把视线全部看向陈望北和无双域这边。
  这个时候,身为一域之主的陈望北自然不可能再坐视不管。
  于是一声令下。
  无双域千万铁骑直接声讨那个八阶仙君的界域。
  可是等到了之后他们才发现,原来那个八阶仙君之所以那么有胆挑衅无双域和陈望北,完完全全是因为他们后面同样也有一个九阶仙君支持。
  就那仗,打的昏天黑地,覆灭数以万计生命。
  而无双铁骑也是陨落八成,最终于那九阶仙君交手时,陈望北以一招八荒秘术彻底把那一域强者震为齑粉。
  那一战后,无双仙君彻底名扬修真万界,之前凡事轻蔑他的势力,再也不敢造次。
  在修真界,什么值不值钱?
  那就是生命。
  所以说,刚刚候启那自以为“血腥”的手段,在陈望北眼里仿佛就跟小儿科一样。
  陈望北淡淡一笑,起身来到林益阳跟前。
  此时是林益阳早已经没有最先开始的那种嚣张跋扈,此刻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抽搐着。
  陈望北微微皱眉,手掌一抚,用灵气稳住他身上的伤势后,开口道:“告诉我,林天佑有没有什么秘密。”
  此刻林益阳浑身疼痛,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眼陈望北,呵呵一笑:“你想扳倒我爸?”
  “没错。”
  陈望北直言不讳的笑了笑。
  没错,陈望北就是为了扳倒林天佑,他一日不倒,自己麻烦就一天不断,为了日后不被这种渣滓打扰,所以这次直接来个斩草除根。
  “呸,痴心妄想。”
  林益阳一口血痰吐向陈望北,可是被陈望北躲开了。
  “你特么……”
  候启见状又准备再次教训一番。
  可是却被陈望北拦住了。
  看着林益阳道:“让你说是想给你一个活命机会,既然不珍惜,那就算了。”
  说着,陈望北手掌一把覆盖住林益阳的头颅。
  随着手掌盖下,林益阳脑海里的记忆如同电影般一幕幕的出现在陈望北眼前。
  大概五分钟后,陈望北手掌松开。
  只见林益阳眼神一暗,就跟呆滞了一般。
  这一幕,看的候启和卢强一愣,候启结巴问道:“陈先生……这,他怎么了?”
  “没事,死不了,不过日后估计会变成一个傻子吧。”
  陈望北拍了拍手,起身淡笑着道。
  傻子?
  候启和卢强看着陈望北那人畜无害的模样,差点没一个踉跄跌倒。
  好好的一个人被陈望北这么一摸就变成傻子了?
  虽然有点不可思议,可是他们却不敢怀疑,因为陈望北之前的所作所为候启可是听闻过啊。
  不知为何,一瞬间,候启有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卢强更是不慎,浑身冷汗,回想起刚刚他对陈望北出言不逊,差点没背过气去。
  如果刚刚不是候启拉着,恐怕自己此刻也变成傻子了吧?
  候启和卢强的的内心活动陈望北不知道。
  此刻,他正在消化刚刚从林益阳脑海里夺取的记忆片段。
  而他刚刚使用的手段,在修真界里则被称为搜魂术,功效就是可以把任何人记忆里的东西看一遍。
  这术法在修真界算不上什么高端秘术,不过也很少有人会使用,因为这个秘术副作用很大,重则被搜魂者会当场致死,轻则就跟现在的林益阳一样,彻底傻掉。
  这种术法有违天伦,所以在修真界也算的上为一种秘术。
  于是陈望北就大概的过了遍林益阳的记忆,最终,在记忆片段末尾时,忽然一个画面吸引住陈望北的视线。
  “桃花苑?”
  “这里似乎是林天佑保养小蜜的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