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一百零八章
最终,金洋被陈望北震杀。
  虽然他死的很冤,但是陈望北却并没有任何一丝怜悯之心。
  而是一招抹杀掉他后叹了口气:“你算是我重生以来真正意义上杀死的第一个人。”
  “为了减少因果,我再赐你一场造化吧,下一世,希望你转世投胎可以成为一个心术正直的好人!”
  随着陈望北心里默念了一番后,一股玄妙的气息随着金洋飘然而去。
  而陆琪琪显然也没想到陈望北居然会真的杀死金洋,尖叫了一声,躲到了餐桌后面。
  其实她刚刚只是气话,气愤金洋为了苟活的行径而已,并不是真的想杀死金洋!
  可是陈望北却不管那些,起身,缓步走到陆琪琪跟前:“人,我杀了,东西,给我。”
  陆琪琪看着眼前这个视生命如草芥的男人吓得瑟瑟发抖,从地上爬拉了好几下,这才跌跌撞撞的返回卧室拿出一个钥匙。
  “这个是九号别墅的钥匙,这些年林天佑所有的劣迹行径和贪赃受贿的记录全部都在里面。”
  陆琪琪把钥匙交给陈望北。
  陈望北看了眼后,点了点头:“干的不错,钱明天下午之前会有人送到你手里,如果可以的话,尽早离开锦州吧。”
  说完,陈望北直接翻身一跃,从高达三层楼高度的窗户跳下了下去。
  几个瞬息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
  离开桃花苑别墅区,陈望北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红叶山庄,而是摸出手机打出去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他挂掉手机,骑着自己的电动车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而与此同时在萧俊树办公室里,虽然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不过办公室内依旧灯火通明。
  “萧书记,休息休息吧,都已经工作一天了。”
  正在萧俊树伏案工作时,办公室的大门忽然打开。
  秘书小陈拿着一杯热牛奶走了进来,放在萧俊树桌案上后,轻声道。
  “小陈,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工作时,不要打扰我。”
  虽然秘书小陈出于好心,但是萧俊树却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没事就下去吧,马上要换届了,我得要把该准备好的文案准备好呀。”
  “我……唉,好吧。”
  小陈见萧俊树一副工作狂的模样,嘴角蠕动了一下,最终却是化作一声叹息。
  这段时间,萧俊树为了换届的事情可谓是忙的焦头烂额,为的就是在自己政绩上可以再添一笔,然后增加竞争筹码。
  “诶,等一下,小陈,这段时间雨桐怎么样?”
  就在小陈正准备退出办公室时,萧俊树却是从后面忽然问道。
  “雨桐小姐?”
  小陈听见萧俊树问题,愣了一下后回答道:“她这段时间应该一直在学校,大一新生的军训马上就要结束了,估计她这段时间在准备教案吧。”
  “没有去过什么地方吗?”
  萧俊树并没有抬头,而是一边继续写着东西一边问道。
  “没有。”
  小陈皱着眉头想了想,摇头道。
  “嗯,知道了,这段时间多多关注她的动态,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萧俊树点了点头,沉声道。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知道陈望北得罪了落日门后,萧俊树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也不知道陈先生怎么样了,以一己之力去对抗一个宗派,真的是托大了啊。”
  萧俊树一手扶额,叹息道。
  “托大?”
  “有什么托大的?”
  而就在萧俊树这话刚落,忽然一个清爽笑声忽然从他对面传来。
  这声音太过于突兀。
  萧俊树和小陈连忙抬眼看去,不过当看见不知何时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陈望北后,两人全是直接一愣。
  惊愕了好半晌,萧俊树这才一脸惊喜的起身走到陈望北跟前询问道:“陈先生,您回来了?您没事吧?”
  “事?”
  “我能有什么事情?”
  陈望北看了眼他淡淡一笑。
  “呼,那就好,那就好!”
  萧俊树见陈望北并没有受到伤害内心顿时松了口气,要知道,如果陈望北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这段时间花在他身上的资源就算是打水漂了。不过同时心里也是风起云涌。
  万万没想到,陈望北居然真的以一己之力,从一个古武门派手里全身而退了?
  陈望北看着萧俊树那敬佩的眼神,好笑的摇了摇头。
  不好并没有在那方面上多做解释,而是开口道:“萧书记这段时间在忙什么?”
  “我?”
  萧俊远一愣。
  这才从自己思绪中恢复,然后苦涩一笑:“不瞒您说,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换届的事情呢。”
  “换届。”陈望北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萧俊树笑道:“听闻你和林家林天佑是政敌吧?”
  “这个……”
  萧俊树脸色微变。
  然后走到陈望北身边小声道:“先生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呵。”
  陈望北却是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一个牛皮纸袋往桌子上一拍。
  “陈先生,这是什么?”
  萧俊树看着桌子上那份厚厚的牛皮纸袋,疑惑问道。
  “这些都是林天佑这些年的劣迹行径和贪赃受贿记录。”
  陈望北翘着二郎腿,看着萧俊树淡然道。
  “什么?!这些都是林天佑的劣迹行径和贪赃受贿记录?!”
  萧俊树听见陈望北这话,瞳孔直接一缩,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拿起桌子上的牛皮纸袋打开看了眼。
  下一秒,他又赶忙合上。
  “小陈,出去看着!”
  萧俊远对着自己秘书小陈严肃道。
  小陈见萧俊树那罕见的严肃表情,点了点头后二话不说退出办公室。
  等小陈离开后,萧俊树这才再次打开那个牛皮纸袋。
  看着里面一张张纸张和记录,萧俊远脸色越来越难看起来,直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一把把牛皮纸袋往桌子上一砸。
  怒骂道:“渣滓,林天佑就是个蛀虫,我是真的没想到他居然在短短八年时间里贪污了二十几个亿,还干出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萧俊树似乎被气的不轻,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
  而在沙发上的陈望北却是一脸淡然,看了眼满胸怒火的萧俊树,开口问道:“怎么样,够不够扳倒林天佑?”
  “够!”
  萧俊树果断点头。
  “陈先生,别说这些了,就是里面随便一个事情单列出来,都可以双规林天佑!”
  萧俊树信誓旦旦道。
  “那就好,东西我弄来了,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我告诉你怎么做了吧?”
  陈望北点了点头。
  “您……这是想借我手解决掉林天佑?”
  萧俊树见陈望北那副模样,疑惑道。
  “没错,林天佑太自以为是了,如果不是碍于一些事情,我就随手将他杀了。”
  陈望北点了点头。
  那话语轻松加愉快,仿佛杀一个地级市高管就跟踩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萧俊树瞬间就明白了陈望北什么意思,然后表情严肃道:“陈先生,这些证据虽然给力,但是却难以扳倒他啊。”
  身为这么多年老竞争对手的二人,萧俊树自然深知林天佑背后那个班底多么强大。
  “还不够吗?”
  陈望北却是淡淡一笑。
  然后再次摸出一个钥匙放在桌子上。
  没错,这个钥匙正是之前不久陆琪琪给陈望北的那一把。
  当这把钥匙落桌后,陈望北嘴角掀起:“这个是九号别墅的钥匙,我相信,那里面的东西如果被你们检查委员会知道,肯定够林天佑死上一百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