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生银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永生银行

  陈阿珂家中。
  康建和刘慧即将离开,关于姐姐陈阿汀的事情康建表示抱歉,至今未有任何消息,不过对于陈阿汀的失踪,康建愿意运用荣盛集团的力量去帮助她们,陈阿珂表达了感谢之情。
  “对了,你把你姐姐照片给我看一下。”康建想起了最关键的问题。
  陈阿珂在手机上翻索一番终于才找到一张今年拍的照片,看到照片的瞬间康建为之大惊:“这不是陈晨吗?”陈晨就是秘书小陈。
  “陈晨?”陈阿珂带着疑惑。
  康建随即找到了秘书小陈的微信,点开她的头像,陈阿珂一看,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泪水在翻滚,“姐姐,姐姐,她就是我姐姐。”
  “你确定?”康建再次询问,陈阿珂很努力的点点头,她情绪激动无以言表。
  怎么可能是秘书小陈,康建听说过这秘书小陈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难不成从小就失踪了,应该是巧合,长相相似而已。
  陈阿珂的情绪有些失控,她不停的问秘书小陈在哪儿,康建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秘书小陈表示自己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不曾有什么家人。
  “或许真的是认错人了吧。”康建安慰道,可陈阿珂始终不愿意放弃,她哭着要求康建让她们二人见上一面,可这见面的事情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还得秘书小陈点头才行。
  康建再次打电话说明情况,虽然秘书小陈表面上没说什么,但语气上有些不耐烦,这点儿康建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秘书小陈自己都觉得无奈,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个妹妹,给谁谁能平静的下来。
  陈阿珂一把夺过康建的手机,她发了疯的问了一些问题,这一点儿让秘书小陈更加反感,如果不是康建打的这个电话,恐怕她早就挂了。
  “你左胸口是不是有个黑痣,还有右侧的腰上……”陈阿珂想起什么说什么,已经语无伦次了,而电话的那头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康建安抚她的情绪,陈阿珂冷静下来以后才将电话还给康建。
  “喂,小陈哪,不好意思我朋友情绪有点儿失控。”康建给她道歉,这点是应该的。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康董,您让她来一趟开坛吧,我愿意和她见上一面。”
  康建连连道好。
  康建将公司的地址和秘书小陈的联系方式交给陈阿珂,自己暂时不会离开闽座,董月儿目前下落不明,至少要将董月儿找到他才能离开,弟弟康时和妹妹康洁的人身安全只能寄由冯大东。
  陈阿珂离开后,刘慧的手又不停的在康建身上摸索,不管康建如此摆脸色,她都是那副样子,不生气,身上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
  “宝贝儿,你在担心什么?”刘慧已经开始解康建的衣服扣子了。
  “我们先去会所,看看有没有董月儿的消息。”康建又把解开的扣子扣了起来。
  “你要是不给我,我就出去找男人。”刘慧轻声耳语。
  康建无奈,这哪是保他命的,这根本就是要他命的。
  康建对于他的话不予理会,自己一个人出去找会所了。
  说来也是奇怪,今晚没什么车,平时清一色的出租车也极少见到,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会所的路康建是不知道该如何走的,所以他也只是凭借记忆瞎转悠,偶遇两个人给个问路费,这七拐八拐的倒是给自己绕迷糊了。
  “这是什么?”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类似宫殿样的建筑,那建筑处于高楼的夹缝之中,因为建筑风格迥异,所以很远就看的到。
  康建想问问情况,奇怪的是周围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就连商店里都空无一物,出于好奇,康建便向那座宫殿走去,离得越近他似乎越熟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个片段在康建脑海中闪过,他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由慢走变快走,又由快走变快跑,他想起来,眼前的这座宫殿与他梦中的宫殿极为相似。
  这宫殿看似不远,实则不近,康建跑了十几分钟,感觉距离还是没什么变化,他重新换了条路,从八巷中穿过,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八巷之中也是空无一人,门厅大开,灯光依旧,只是没了叫喊的小姐和嫖客。
  宫殿的距离丝毫没有变短,不知不觉间他又回到了陈阿珂的住所,此时刘慧正坐于床上盘算着什么,她眼神迷离,美艳的脸上挂着红晕,小声的喘着粗气,康建走近一看,她的手正放在下半身,叫声连连。
  还没来得及反应,刘慧已是霸王硬上弓将康建扑倒,她像一只发情的野兽,急求融合,她力气之大,连康建都无法反抗。
  云雨过后,那种被强奸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康建无奈的叹气。
  “对了,那个宫殿。”康建急忙穿好衣服跑到门外,没想到这宫殿的门竟然就在陈阿珂家对面,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明。
  原本狭窄的小巷子如今也变成了宽阔的广场,这座宏伟气派的宫殿正于此。
  康建情不自禁的迈开脚步,一点一点的走向宫殿,奇怪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不管他如何的努力,近在咫尺的宫殿好像有走不完的路,康建一回头,自己还在陈阿珂家的门口。
  “宝贝儿,那是什么?”刘慧的一只手搭在康建的肩上,康建摇了摇头,不过他确信这宫殿与他梦中的确实太像了。
  “走,我们去看看。”说着,刘慧拉着康建的手向前走,康建刚想说没用,可他们间的距离却越来越短了,康建楞楞的看着刘慧拉着自己的手,难不成拉手就能靠近?这什么原理。
  站在宫殿前,宫殿更显宏伟,金碧辉煌,门前牌匾上黑底金字的牌匾上清晰的写着“永生银行”四个大字。
  果然,康建没猜错,冯大东口中的永生银行是假的,是他在给康建故意下套,可为什么他能在冯大东面前说出永生银行呢,原因无外乎两点,要么冯大东也是永生银行的会员,要么他就是永生银行内部的人,这点又和他是许愿池内部的人重合了,所以具体是什么还有待观察。
  刘慧迫不及待的拉着康建就往里走,这刚走到门口,紧闭的大门突然就打开了,里面出来个穿正装衣服的美女。
  “欢迎光临,永生银行。”美女恭敬有理,胸口别着“142857”的编号,没有名字。
  门内宛若银行大厅,各种取号办服务的有序排队,还有在休息区等待的,康建二人莫名其妙的被带到一边取号。
  “美女,请问这里是……”康建充满好奇。
  美女面带微笑的鞠了个躬:“先生小姐请您稍等,马上就轮到你们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康建话刚说到一半,这美女已经转身离开,完全不把康建当回事,在银行受到这种待遇,这么多年来,康建还是第一次。
  大厅内人不多,但是每个窗口都有人办理业务,窗口上方的LED显示屏上不停地叫号。
  “好奇怪,为什么办理业务的基本上都是老头老太太。”刘慧此话一出康建这才发现,可不是嘛,老头老太太的比例占了一多半,难不成他们都是些有钱人,来银行办理金融业务的?
  更奇怪的一点他们都是成双成对,没有单独一人或者三人五人这样的奇数数量,怪不得只是自己怎么靠近都过不来,和刘慧一起就轻而易举的到了这里。
  “您好,请问是康建先生和刘慧小姐吗?”正装戴眼镜的年轻男人微笑并鞠躬道。
  “我们就是。”刘慧抢先说道。
  “请跟我来。”男人做了个请的动作。
  康建一脸茫然,从他们进来到现在唯一干的事情就是取号,不曾有将自己身份透露给他们,可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和刘慧的名字的?
  “那个,请问要带我们去办理什么业务?”康建再次发问。
  “对不起先生,关于您这边业务的问题我无权知晓,我只是带你们的引路人。”
  引路人?什么鬼?
  说完这句话,不管康建再问什么,他的回答永远都是我无权知晓。康建和刘慧只能安静的跟着。
  男人带他们来到了一间VIP室,里面已经有人等待,来人同样是标准的西服装扮,俊朗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身上的工号牌上多了几个字,高级服务专员,“康先生,刘小姐,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请坐。”
  引路人已经为他们端茶倒水,服务和速度真的是没话说,同样保密程度也是。
  高级服务专员递过来两份“合同”字样的东西,上面清晰的写着“契约“两个大字。
  “这是?”康建面带疑问。
  “二位不用着急,请你们以双手触碰这张纸,接下来的事情无需我解释你们就明白了。”高级服务专员解释道。
  碰下纸就知道了?康建略带疑问,刘慧则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动手,她奇怪的将纸左翻翻右翻翻,一脸茫然。
  康建在触碰的瞬间,他的记忆仿佛在瞬间被打开,一段段往事蹭蹭蹭的转进脑海里。
  “我们永生银行提供转世存款,转世贷款和转世续缘三种服务,如果客户今生拥有大量的财富,那么他可以选择转世存款业务,下一生我们会以特殊的方式将这笔存款送到客户手里;当然如果客户今生没有财富,那么根据他的功过德行我们还可以给予他一定额度的贷款,以供他下一生使用,贷款的本金会在他出生时降临到他身上,而本金和利息则会在他成年后的人生中进行偿还;最后这转世续缘服务正是你们二位所要办理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