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派的路不好走 > 第一百一十九 一波三折

  那飞鱼卫被长孙忌拉下来,脸色自是十分难看,眼神里还闪过一丝愤怒。不过随后抬头看向长孙忌,等看清长孙忌的样子时,脸上的愤怒不仅慢慢消失,反倒还露出了笑容。
  这人一笑,长孙忌倒想起来他是谁了,不正是当时自己在怡春院对面那个酒楼看到的自称苟世安的年轻人吗?
  长孙忌试探的问了一句:“苟世安?”
  不是长孙忌对于自己的记忆力产生了怀疑,而是这个人前后差别太大了,简直天壤地别,和换了一个人没什么区别。
  长孙忌估计要是紫竹在这里都不可能认出他,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将眼前这个身穿飞鱼制服的卫士和之前那个没钱结账的年轻人放在一起想。
  听到长孙忌叫出自己的名字。苟世安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
  “您还记得我的名字?”
  “那是自然,我当时便很看好你,觉得你非池中之物。果不其然,这才过去多久你就进了飞鱼卫了。”长孙忌称赞道。
  “呵呵,大人过奖了,不过是有些机遇罢了。”被长孙忌一称赞,苟世安却有些不好意思了。
  “世安兄弟,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今日有事,想着将他们运出城去,等我回来,专门请你喝酒。”长孙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虽然苟世安年纪比长孙忌大,但是被长孙忌这个年纪比自己小的人称自己为兄弟。却也没觉得不妥,只是因为两人的身份不是在一个层次上。
  “哦,那大人请。今日是我有些鲁莽了,不知道这是大人的车队。不过,到时候怎还能让大人破费,来日我请大人吃酒。”
  “好。”长孙忌也不推辞,他现在着急出城,也顾不得谁请谁吃酒了。
  一番闹剧落幕,长孙忌对着苟世安两人打了个招呼,便转身上了马车。
  两人也给车队让出了道路,原本停留了一段时间的马车也在马夫挥舞的鞭子下,又重新转动起来,一点点驶向城外。
  不过,就在长孙忌的马车刚刚出城,后面又传来一道声音:“前面的车队等一下。”
  长孙忌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暗道一声晦气。透过车窗,长孙大喊道:“加快速度,不要挡道,让后面的马车先出城。”
  此次驾驶马车的车夫都是长孙忌挑的老手,只见长孙忌话音刚落,整个车队的马车便向道路两侧驶去,给出城的马车让出了位置。
  后面马车车夫自然不傻,见前面马车让出位置,连忙用力甩到马屁股上两鞭,马儿受疼,迈开四蹄向前猛的一冲。
  车厢内不少孩子没有坐牢固,直接从车厢里甩出半个身子,又被车夫给塞了回去。不过好在三辆马车也都从城门口出来了。
  刚刚出现的那人见长孙忌的车队不仅没有停下,反倒加快速度出了城门,不由大怒,喊道:“拦住他们。”
  因为为了让后面的几辆马车出城,前面几辆马车已经并排将道路给堵满了。一时间到也没办法走了,所以长孙忌便吩咐马车车队都停下来准备再次接受检查。
  来人在说第一个字的时候,感觉还在远处,等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已经走到城门处。
  知道这人轻功了得,应该是个大人物,长孙忌也不敢耽搁,害怕马骁吃了亏。连忙从马车上下来。
  等下来马车,便看见后面一位身穿飞鱼红袍的女子向他走过来,在其身后不远处还有十多个普通飞鱼卫正在她身后追着。
  长孙忌一看这女子的外装便知道这女子倒还是个千户,顺着外装往上瞧,只见一张鹅蛋脸上长着一个樱桃嘴,小巧的鼻子,只不过两个眼睛里却透着一股冷漠,再配上一声男装,倒显得十分英气。
  守门的士兵分出两个向这边赶来,不过刚才也都知道长孙忌的身份,所以两边都不敢招惹,所以走得磨磨蹭蹭,按他们的速度,估计走过来,天都已经黑了。
  因为刚才长孙忌在这女子喊完话,又令车队离开的,有种想逃跑的感觉。所以这女子施展轻功直接跃过苟世安两人便追了过来的。
  倒是把原本离长孙忌的苟世安落在了后头。紧赶慢赶,在赶上这个女子的时候,这女子已经来到长孙忌身边了。
  上前几步,苟世安指着长孙忌介绍道:“韦千户,这位便是写出入道圣诗的长孙忌,他这马车里拉的都是一些灾民的孩子,我已经检查过来,没有问题。”
  随后,又看向长孙忌,介绍道:“长孙公子,这位是我们飞鱼卫的韦千户。”
  出个城也还真是一波三折,长孙忌也不愿在多生事端。正想给这个叫韦千户的女子一个面子,将身份放低一些。
  不过苟世安刚介绍完,还不待长孙忌开口,那个韦千户便对着苟世安有些训斥道:“有没有问题,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事实说了算。”
  苟世安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低低头,嘴里称着:“是,大人说的对。”
  “近日,乱臣贼子众多,扰乱京城治安,现在更是胆大包天,刺杀陛下。现在陛下有令,城门即刻关闭,许进不许出。”韦千户一脸正经,打着官腔道。
  长孙忌脸色有些难看。“我只是不愿多事,你还真当我好欺负那?”
  “笑话,韦千户不去城里抓捕刺客,闲着没事来找我茬来了?你不会说是我这车里的孩子刺杀了陛下吧。你这是也太低看自己了吧,你不会觉得皇宫里的兵甲、将军会像你一样这般无脑吧。”
  长孙忌一脸讥讽道。不是说长孙忌想挑事情,而是这个时候,他不能怂。现在就算他还是一脸好脾气,一直谦让,估计也不会安然度过,甚至还反倒会让这个韦千户觉得自己有问题。
  与其这般,还不如直接硬气的回怼过去,直接将事情先挑起来,占个先机。
  被长孙忌这般挤兑,那个韦千户并没有直接发飚,只是冷笑了一下,说道:“长孙公子这张嘴倒还真是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