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上,臣不想当清官 > 六十九章:客栈的秘密

  自淮山县官道驶出去约么十五里的地方,有一个不大的村子。因为离官道不远,来往行人多有愿意去那里歇歇脚,更换马匹或者是补充干粮一类。
  那小板车一路晃晃悠悠,终于在临近日落时抵达了小村。
  赵青楠和萧君宜顺着车子走过的地方一直追,直到看见板车停到了一家客栈的后门。
  此时夕阳尚未落下,车夫和伙计从车上往下搬东西的身影忙忙碌碌,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东西不多,但是看起来里面装的东西不轻。像是熟练了般,两三个伙计合力一抬,没弄出什么动静,悄悄就把麻袋抬进去了。
  卸完货,板车很低调地沿着石板路驶了出去。
  萧君宜见此拉上赵青楠:“出去看看。”
  说完就带着赵青楠从藏身的拐角处探出了身子,确认没什么危险后,就径直来了后门这里。
  这客栈后门挺简陋的,木板门,两遍是矮墙。萧君宜屏息仔细听了一下,知道院子里现在没人,低声和赵青楠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然后左右看了看一个旋身轻松上了墙头。
  动作潇洒流畅飘逸,引得赵青楠不由得在心里默默赞叹了一声“好酷。”
  现代人没见过这玩意,赵青楠仰着头看萧君宜身形飘逸,觉得牛顿要是在这,估计棺材板都盖不住。
  萧君宜扫了一遍院子,纵身一跃从墙头上跳下去,无声无息地落了地。
  客栈后门没有上锁,只是简单地拿木栓闸住了门。萧君宜小心地挪开了门栓,冲站在门口的萧君宜招手:“进来,没人。”
  赵青楠点头,放轻了脚步悄悄地溜了进去。
  两个人做贼一样——实际上也就是做贼,正义的贼。
  赵青楠给自己打气,小心翼翼地顺着袋子被搬动时流出来的血水一路寻过去。
  那麻袋就被简单地堆在一件小屋子里。
  许是因为不通风的缘故,赵青楠单单是推开门就闻见了浓厚的潮湿发霉的味道混合着药草还有血的味道。那感觉让赵青楠想瞬间失去嗅觉,比密封了十五天的臭袜子还让人难以忍受。
  萧君宜看见她如遭雷劈的表情,一瞬间竟觉得有些可爱,被赵青楠横了一眼才敛去嘴角的笑意。
  赵青楠没理他,进屋直奔那几个麻袋去。
  麻袋口上用绳子系的很紧,赵青楠试着解了解,不得要领,还被粗粝的麻绳磨红了手,火辣辣的疼。
  萧君宜见此也上手试了试,那扣子不是很好解开,但是好在萧君宜长年习武,手上有薄薄的茧子,所以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拆了几下就拆开了。
  麻袋一打开,赵青楠眉头几乎拧成川字。
  那麻袋看起来像是在路上摔滚下去的那个,没了那么多水,更是很能看出它原本的面貌。
  一块一块的,都是肉。
  赵青楠环视了一下四周,抄起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的本体的棍子。棍子不是很趁手,但是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
  赵青楠拿着棍子扒拉了一下那个麻袋里的肉块,捂着鼻子凑上去看。
  肉块排的不是很紧实,叫赵青楠随便拨了拨就看见了那底下的内容。
  是带肉的骨头,被拆的七零八落,很难看出原本的样貌。
  赵青楠忍着恶心,用帕子隔着从里面抽了一根骨头出来细细端详。
  托写了多年侦探小说的福,赵青楠熟知人体构造,虽然只是理论知识,但是照本宣科总归不会差的太多。
  赵青楠抽出来这根比较完整,近侧端膨大,向两侧突出成为内侧踝与外侧髁,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胫骨,而且根据长度来看,这胫骨只可能是人的。
  萧君宜在旁边替她扶着袋子,看她抽出来一截骨头,看上去也不是什么野兽家禽的东西,轻声道:“看出来了吗?是什么?”
  赵青楠随手把东西丢了回去,拿已经被血水染红的帕子的干净地方擦擦手:“骨头和碎肉,都是人的,这里保守估计有三具。”
  萧君宜点头,刚想说话就脸色一变:“有人来了,走。”
  话音刚落地,就听见小屋的破门被一脚踹开。
  木板摔倒在地上激起了一堆尘土,呛得赵青楠直咳嗽。
  萧君宜拉着赵青楠往后撤了几步,正好看见手边赵青楠刚才挑肉用的木棍,脚尖一挑伸手一抓,棍子就戳了出去。
  来的是客栈的小二,天还没黑就喝的醉醺醺。他可能也是没想到有人,酒意散了不少,一嗓子就嚎了出来:“来人啊!——”
  萧君宜见状不妙,一棍子就怼到了那小二嘴里,力道之大差点把小二钉在墙上。
  赵青楠见此,和萧君宜对视了一眼就往外冲。
  可惜还是慢了点,三四个壮汉听见声音已经赶了过来。萧君宜把赵青楠护在身后,刚才戳小二的棍子横在身前,警惕地往门口处挪。
  带头的汉子皮糙肉厚,一身腱子肉,他手边提了把解肉尖刀,刀尖正对着赵青楠的脸:“哪里来的蟊贼,到我客栈做什么?”
  萧君宜冷笑一声:“都说了是蟊贼还能干什么?偷东西啊!”
  “不管你是不是来偷东西,”那汉子目露凶光,“既然到了我的柴房,那就是你两个小东西不长眼走错了地方。今天你二人别想活着走出我的客栈。”
  说完就扑了上来,没给他们任何的反应时间。
  还好萧君宜反应快,撒开赵青楠之后提棍格挡,抽空说了一句:“跟紧我。”
  赵青楠知道这会儿听萧君宜的是最正确的,应了一声后乖乖跟在萧君宜身后,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人。
  周围的人见汉子扑上去,也跟着扑了上来,赵青楠一点武功都没有,但是好在灵活,总是能避开危险。萧君宜见状专心和汉子缠斗,一根棍子舞出花来。汉子的就简单很多,一招一式没有花架子,全是杀招。
  那汉子力道极大,一刀砍来震得萧君宜虎口发麻,提膝弹腿一踹,只觉得踢上了一块铁板。但是好歹将他踹退了几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