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七章 还真找到了

  送走王公公,桃红看向那一堆赏赐,两眼放光,赏赐以金银为辅,毕竟宫里能用到金银的地方不多,而多是一些生活用品。
  陈方看着赏赐里还有厕纸,牙刷,肥皂,也是郁闷。
  尼玛,你敢想,这是娘娘给的赏赐,而且是重赏。
  不过在这个世界,这却是真的,肥皂是奢侈品,上好的牙刷也价值不菲,厕纸不算奢侈品,可娘娘赏赐的是北汉最新出品的高档厕纸。
  陈方看了一眼,确实纸质更柔软,更白皙,不过比起后世超市卖的,还是差了许多。
  这是制造工艺的问题,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陈方拿起一个精致木盒递给桃红,陈方心中再次鄙夷了一番西秦这将肥皂当奢侈品卖的行为。
  “这是娘娘赏给公子的,我可不敢要。”
  “娘娘赏给你的,你都快给我用完了,赏给我的,你就不敢要了,赶紧拿着,看看还有什么你喜欢,拿去就是!”
  “谢过公子!”
  看着桃红拿着包装异常精美华丽的肥皂,欢天喜地的样子,陈方似乎明白了为何武媚娘这么喜欢这丫头了。说白了,从她身上某人似乎看到自己曾经天真烂漫的影子。
  人总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桃红只拿了一盒肥皂,却没有动别的东西,陈方又拿起那把精雕细琢的紫檀牙刷塞进桃红怀里,又将一卷厕纸也塞给她。
  “公子,我就拿一块肥皂好了,你给的太多了。”
  “给你就拿着,牙刷我这里有,外面的茅房备用的厕纸我用着更习惯。”
  一会掖庭宫那里果然有宫女过来为陈方量体裁衣,想来无论这王公公还是这掖庭宫宫女,都是武媚娘信任之人,不然断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
  不过由此陈方也想到,这宫里,其实唐高宗李治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小了,毕竟长期卧病在床,想管理后宫也没那个精力。而外臣是绝对不可能插手宫中事物的,至于皇亲国戚,哪个又敢管帝王家事。
  这宫里真正的主人已经是武媚娘了,掌握了朝政,掌握了宫廷。武周代唐看来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不会因为蝴蝶效应而消失。
  掖庭宫的宫女走了以后,这处宫殿又只剩下桃红和陈方。
  “差点忘了,公子的膳食!”
  看着桃红急匆匆跑了出去,陈方则在思考,要不要为自己改善改善伙食。
  大唐的东西实在是太难下咽了,米饭鸡蛋这些不需要什么烹饪的东西还好,可是菜,想要菜陈方就牙疼。
  要改善伙食,首先要改变这个时代的烹饪方式,这个时代基本食物都是水煮,因为植物压榨油唐代还没有。
  每当想到这里,陈方都很鄙夷历史上那几位穿越者,竟然没将压榨技术交给这个时代的人民,不知道民以食为天吗!
  至于动物油,猪油首先排除,因为在上层社会中,猪是一种肮脏下贱的牲畜,吃猪肉不符合上层社会的人设,自然用猪油也不行。
  而牛油,不好意思,作为农耕社会的大唐,向来是保护耕牛的,虽然到了唐高宗时期,已经没有唐初严格的限杀令,一般富贵人家也不是吃不到牛肉,但牛肉始终不是一种主流肉食,牛油自然也是如此。
  而根据陈方这几日的伙食组成,羊肉倒是经常出现在食材中。
  可是...,想到那股羊膻味,陈方就郁闷不已。
  陈方觉得,应该将压榨油带给大唐。
  一来改善自己伙食,自己也可以顺理成章亲自做饭,古人有君子远庖厨的说法,问题是陈方完全没这种意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才是陈方的想法,自己动手,也少了别人下毒害自己的可能。出于口感和安全的双重考虑,陈方觉得还是自己动手比较靠谱。
  二来,如果娘娘喜欢上自己做的菜呢!陈方对自己做菜可是很有信心的,以前随着那位老中医游历天下,这伙食可是都由自己准备的,其中很多药膳都是那位老中医教的。
  后来工作,陈方也一直坚持自己动手,安全无忧的思想,毕竟那个时代食品安全可是大问题,外面的馆子谁知道是如何加工食物的。
  关键是陈方做的一手好菜,实在对外面那油腻的饭菜难以下咽。
  此时桃红正提了食盒回来,放下食盒,桃红自己走出去并关了门。
  这几日她已经习惯,公子只要是吃饭,必然会让她出去并关上房门的。在桃红意识里,这位陈公子不喜别人看他吃饭。
  “桃红,这宫里可有菜籽?”
  桃红正要出去,却听到公子随意问了一声。
  “菜籽,公子要这东西做什么?”
  “吃!”
  “这东西怎么能吃?”
  “等做出来你就知道了!”
  陈方也没解释,关键解释不清啊,这个时代完全没菜籽油这个概念。
  “我去御膳房那里问问,不过应该没有,这东西没什么用。”
  “哦,那你去问问!”
  陈方也没报太大希望,毕竟在菜籽油没出现以前,菜籽实在没什么大用处,民间不会为了得到菜籽大量种植甘蓝类的植物。
  难道自己想榨油,还要先种可以产菜籽的甘蓝类植物不成。陈方想到这里挺蛋疼。如果这样,那等的时间也太长了,毕竟菜要一天一天长的。
  到了天色近晚桃红才回来。
  “公子,菜籽我找到一些,不知道够不够?”
  桃红身后,几个宫女艰难的抬了两个袋子,里面装的菜籽。看她们抬的汗流浃背样子,陈方也是郁闷,这皇宫里怎么就没有小推车之类工具。大概有也没办法弄进太极宫吧!
  不过菜籽竟然还真找到了,而且不少,陈方倒是很意外。
  这个年代种这东西是为了什么。
  “御膳房还备着这东西?”
  “不是,奴婢正要去御膳房,遇到甘露宫的一位姐姐,说娘娘正找我。”
  陈方用手拍了拍额头,之后的事他不用问也知道了。
  肯定这丫头告诉娘娘自己要菜籽,还告诉娘娘自己说菜籽能吃。
  因为之前菊花酒方子的事,武媚娘肯定以为自己是不是又从使节那里得到过什么用菜籽做吃食的方法。
  以武媚娘的做事方式,不用想都知道后面的事。娘娘一开口,可想而知这宫里宫外不少人得跑断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