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八章 准备榨油

  半天时间,以皇家的办事效率找到这两袋菜籽也就不足为奇了。
  “公子,桃红还是不明白,这东西怎么吃,我刚才试着吃了几颗,很难吃。”
  “不是那么吃的!需要先榨油!”
  “榨油?”
  “娘娘应该还有别的旨意吧?”
  “嗯,娘娘说公子需要什么对我说就好,我会为公子准备。”
  这句话的意思,陈方在心里揣摩了一番,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换一个地方,住在这里,陈方始终觉得心绪不宁,任是谁知道有人想害自己,且对对方一无所知都会心绪不宁吧!
  “那我们现在就去掖庭宫!”
  陈方试探着提了一句,若是能去最好,不能去,陈方也不会坚持,免得别人生疑。
  掖庭宫是宫女和罪臣家属妇女居住的地方,也是宫人劳作的地方。要榨油,显然太极宫这里不行,只能去掖庭宫。
  “好,你们几个将菜籽抬到掖庭宫!”
  听到桃红的话,陈方暗自松了口气,他以为自己不能去掖庭宫的,看来现在显然不是。
  而几个宫女听到这话,脸都绿了。掖庭宫的距离可不远,又要将这两袋沉重的菜籽抬到掖庭宫。
  离开这处宫殿,陈方长长出了口气,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在这里每天都胆颤心惊的,连吃个饭都要仔细检查才敢下口。
  掖庭宫,虽然也称之为宫,不过比起太极宫,显然没有那么多的雕梁画栋,那么多的亭台楼阁,至于花园这类供休闲的地方想都别想。
  这里因为是劳作的地方,并不需要高大的建筑,更不需要精美的园林。这里与其说是宫,其实更像是一个个拼接的工坊和住宅区。比起皇宫,这里更像长安城的市坊。
  掖庭宫分三部分,北部是太仓,南部是内侍省,所谓内侍,就是宦官。而陈方来到的是宫女和罪臣家属妇人住的地方。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女儿国,放眼望去,到处是形色匆匆,忙碌的宫女和妇人。除了陈方一个男子,这里再找不到一个男人,当然,形色匆忙的太监除外。
  倒不是说这里男人不能来,这里并没有后宫那么森严,不过平日里这里出现一个男人也是稀奇事,即使出现,也都是有公事在身。
  当然,陈方此时也算有公事在身,毕竟是娘娘让人找的菜籽。
  陈方随桃红走过,路上的宫女都好奇看着陈方,陈方看过去,几个宫女羞红脸赶紧转到一旁。
  陈方挠了挠头,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有这么大魅力。
  来到一处僻静院落,这里原本住的宫女都已经搬走,整个院落空荡荡的。院子不小,很简单,周围是房舍,中间空出不小地方,只有一口水井在院中位置。
  “公子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两个木匠,两个健妇,再找几个身体魁梧有力的男子。”
  “啊!公子,这要禀报娘娘奴婢才敢去帮公子找。”
  “嗯!你去禀报就是。”
  桃红赶往甘露宫,而陈方则找来纸墨,要榨油,就需要油坊,一些器具必不可少。
  陈方其实并没亲自炸过油,不过在随那位老中医游历时,见过江南一处村落里的油坊榨油。
  那是一座少有的按照古法榨油的作坊,当时陈方觉得有趣,所以全程看了工人如何清洗炒籽,如何碾磨蒸胚,又如何包饼上榨,用人力压榨的全过程。
  其中需要的器具都比较简单,陈方也记得清楚,以唐代工匠的技艺,制作出来绝无问题。
  很快,陈方根据记忆将榨油需要的器具图纸都画了出来,看了几遍图纸,确认没有遗漏什么。
  到黄昏时,桃红领着陈方需要的人手来到院子,两个木匠,两个虎背熊腰的健妇,还有几个穿着盔甲的健壮兵士。
  两个健妇看装束,应该是罪臣家属,以前应该也是颐指气使的人物,现在则被别人吆五喝六。
  几个兵士陈方分不清是宫里哪个卫的,大唐继承的是隋朝十二卫的禁军制度,陈方并不很清楚,就算清楚,这个世界的历史也早变了。
  陈方只能确定这是将皇宫的禁军给调来了,禁军就禁军吧,只要有力气就行。
  陈方将图纸递给两个木匠,两个木匠看了看图纸,都有一些不解,图纸上的东西倒是能看懂,不过是做什么的完全看不出来,以前从没做过。
  两个木匠大眼瞪小眼,摸不着头脑,只能都看向陈方。
  “按照图纸做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做好?”
  “这个,最快两日。”
  陈方点了点头,两日就两日,正好炒籽晾晒磨碾蒸胚也要时间。
  而这几道工序需要的铁锅和石碾掖庭宫这里都有现成的,直到包饼上榨才需要木匠做出的工具。前后时间算起来正好。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陈方倒没有让这些人赶工的想法。
  “桃红,这些人可以住这里吗?”
  “可以,不过不能出院子,别处都是宫女住的地方。”
  陈方这一问,其实有点抛石引玉的意思。这几个木匠兵士可以住掖庭宫,那么自己自然也能,只要不出这院子。
  陈方本也不打算出这院子。
  “大家都先去休息,明日一早来这里就好。记住,从明天起大家都要住在这里,该准备的准备一下。”
  “是,奴婢遵命!”
  “是!卑职遵命!”
  几个匠人健妇兵士纷纷应诺,向陈方行礼。陈方简单点了点头,大家才退下。
  在大唐这几日,这宫中地位尊卑的礼仪陈方倒是适应了。
  看到找来的人都先离开,桃红拿起陈方画的图纸,不过完全是看不懂。
  公子,我们也先回去吧,明日一早再来这里。
  “不了,我晚上就在这里歇着就好!来回耽误时间。”
  “这怎么行,这里都是奴婢们住的地方。公子怎么能住这里。”
  “我在这里还有一些事!再说,我之前也只是一个长安小吏,奴婢们住的地方我就不能住了。”
  “可是公子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