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十一章 在大唐第一次做饭

  陈方没有说,这顿饭也是犒劳自己的。来大唐这几日,食不知味,而且吃每顿饭都吃的提心吊胆的,今天这油是自己现榨的,所有的菜和肉也是在掖庭宫的厨房找的,就连盐巴香料都是在这里拿的。当然,香料很少,甚至陈方没找到花椒。
  有人要害自己,也总想不到自己会亲自来厨房自己做菜吧!
  陈方先做汤,毕竟玉米排骨汤实在耗费时间,一会这锅里慢慢炖着。别的锅里炒菜,也不耽误。
  也幸亏这里是为宫女做饭的地方,灶多锅多。此时又不是做饭时间,几个厨娘都成了陈方帮手。
  一个厨娘已经做完手中的活,在陈方指挥下竟然又烧起一个灶台。
  三个灶台,几个厨娘看的惊讶,陈方竟然一个人同时在三口灶上烹饪。
  而陈方丝毫不觉得这有多难,毕竟洗菜切菜的活全部是别人做的,他需要做的只是炒菜放调味品而已。
  而且排骨玉米汤只需要在锅里慢炖就好,并不需要复杂操作。
  不一会,锅里肉的香味飘出,陈方嗅了嗅肉味,还算不错,不过距离自己的实际水平差了一些,毕竟许多调味品没有,而几样辅助食材陈方也不是很满意。
  不过这股香味依然让陈方的味蕾蠢蠢欲动,实在是这几天吃的饭菜太过清淡寡味。
  “公子,好香啊!这真的是猪肉发散出的味道?”
  那里,桃红已经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锅中弥漫而出的香味。几位厨娘也是闻着这味道,啧啧称奇。
  她们在这厨房中做饭不是一天两天,锅里的食材也都用过,可是这么想,却是第一次闻到。御膳房那里的饭菜也没这么香吧?
  “锅里放的什么你又不是没看到?”
  陈方反问一句,手中并不停留,一碗搅拌均匀的鸡蛋倾倒进热油之中,顿时一阵轻微噼啪声不绝于耳,倾倒进锅里的鸡蛋瞬间由液态变为固态,金光中浸润着菜籽油特有的光泽。一股炒蛋特有的香味弥漫,迅速掩盖住肉香。
  很简单的炒鸡蛋,甚至都没用什么调味品,只是用了一点盐巴,此时却发散出让人迷醉的香味。
  几个厨娘惊讶的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陈方则闻着久违的味道,现在要是有西红柿,一个西红柿炒蛋,那可是华夏家常菜的经典,简单下饭。
  青椒土豆丝,清炒青菜,肉炒藕片...
  一样样原本对陈方来说最普通的家常菜此时一一出锅。
  厨房里一时间各种香味弥漫,几个厨娘开始的惊讶此时都渐渐麻木。
  桃红实在忍不住,从旁边取了一双竹筷,加了一片吵的香味浓郁的莲藕,不顾烫热,直接塞进口中。
  “啊!烫死我了,呼呼!”
  这丫头瞬间的表情亮了,一直喊烫,可是嘴巴却根本没停,一张漂亮的脸蛋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幸福感。
  “公子,这是莲藕吗?怎么这么好吃!”
  “是不是莲藕你不知道,从莲藕切成藕片,你不都一直看着吗?”
  “公子,你做的藕片太好吃了,比御膳房做的还好吃。”
  “你吃过御膳房做的藕片?”
  “娘娘赏赐的!”
  “公子,我们几个也能尝尝吗?”
  几个厨娘看到桃红表情,此时闻着香味,也不觉口齿生津,想要尝尝这藕片是不是真的这么好吃。
  “当然,菜炒的多,大家都尝尝。”
  陈方每样菜都炒的不少,完全够大家品尝。作为一个穿越众,陈方也没多少等级观念,虽然以前也是做主管的,不过一直和员工打成一片。
  几个厨娘也都纷纷拿起竹筷,这个偿炒蛋,那个偿青菜,一时间都是纷纷赞不绝口。
  两个健妇此时看的眼热,不过碍于身份,都没敢说想尝一尝。
  陈方拿起两双竹筷递给两人。
  “都尝尝,都尝尝!”
  这两个健妇是罪臣家属,在这宫中地位算是最低的。不过陈方一点都没看轻她们的意思。祸不及家人,但在这古代,却显然不是如此。
  别说家人,有时候邻里都要被波及。
  “公子,你也吃!”
  那里,桃红夹着一块炒鸡蛋直接塞进陈方口中,陈方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
  这丫头,现在和自己熟了,有点没规没矩了,不过陈方自然不介意。
  “桃红,你吃自己的就好!”
  “公子,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饭菜。”
  “汤应该也好了,我看看。”
  果然,菜炒完以后,锅里炖的排骨玉米汤也已经好了。
  陈方指挥厨娘将汤盛进一个粗瓷海碗里。
  给厨房这里留了一些饭菜,陈方已经让桃红和两个健妇拿着做好的热气腾腾饭菜赶回榨油的院子。
  榨出了菜籽油,自然不能冷落了一起出功出力的木匠和兵士。
  黄昏的残阳即将西落,天边的云彩被残阳映的通红。
  院子里,新搬来的石桌上,饭菜都已经摆好,大碟菜,大碗汤,大盆米饭。
  几个粗瓷碗此时已经盛了米饭。石桌旁边,离开厨房时厨娘送的一坛米酒已经开封。
  陈方招呼两个木匠和四个兵士,开始大家还不敢和陈方坐在一起,包括桃红也不敢,陈方只能按住桃红肩膀。将她按到石凳上。
  “快,都坐下,你们不会也让我将你们一个个按在凳子上吧!”
  一群人此时才有点胆战心惊的坐下,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能让他们和自己坐在一起,已经是费了大力气了。
  一个健妇不知道为何眼眶湿了,另外一个赶紧给她擦泪。
  “公子今日大恩大德孟菲没齿不忘!”
  大恩大德,陈方囧了,不就请大家吃饭,何谈大恩大德。
  “一顿饭菜,谈不上恩德,你们这两日帮我甚多,应该是我谢你们才是。”
  “对公子只是一顿饭菜,对孟菲来说,却是这宫中几年清冷生活中唯一的温暖。”
  陈方算是懂了,也是叹了口气,心里又骂了一句,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当然,陈方并不能改变什么,他现在只能适应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谈改变,对此时的陈方无异于痴人说梦。
  “大家吃饭,一会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