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二十五章 李唐的公主们

  至于武媚娘的嫡系,此时还真没有培养起来,毕竟她也只是刚刚代理朝政,此时满堂的都是李唐忠臣。
  陈方此时只想这些人别理自己,偏偏这个和陈方拜过,那个又拜。
  烦人,偏偏这场合,陈方根本不可能视而不见,也不敢啊!这些位哪个的爵位官职拿出来,都能压的一位太医博士不能动弹。
  不急不合理,还得罪人,得罪了人,此时武媚娘都不一定保他。
  “都坐下!都坐下,来人,也给陈方赐座!”
  这时候武媚娘开口,她开口之时看了看李治,两个人果然是历史上的模范夫妻,确认过眼神,两个人就明白彼此心意。
  此时群臣才不再和陈方见礼,纷纷落座。不然这菊花宴都快要进行不下去了。
  而那里,早有宦官端了凳子,却一时间不知道将凳子放在那里。
  以前从没这事啊!按理陈方只是太医博士,在这里根本没座。此时皇后开口,赐座,却也没说让陈方坐哪里。
  宦官等着皇上皇后开金口,那里长孙无忌早已站起,示意陈方坐他旁边。
  陈方郁闷,和这位老臣坐一起,笑话,陈方绝不想。倒不是和长孙无忌有什么嫌隙,实在是以后的大历史脉络他明白,不想有什么因果。
  能够距离这位太尉越远越好。
  那里武媚娘还是没有开口,很显然她赐座却没有明说让陈方坐哪里,也是有些自己的心意。
  陈方正在纠结,那位老宦官很显然看到长孙无忌的示意了。
  绝对不能和长孙无忌坐一起,坐在那里谁知道武媚娘会如何想。
  可是,此时就长孙无忌站起来示意了,别人看长孙无忌这般,哪里又会和这位当朝太尉,皇上的亲舅舅去争。
  就在此时,一只手拉住陈方,那只手白皙柔弱,纤长温润。
  有一点点婴儿肥,又泛着一些红润光泽。
  “陈方,你调理好了父皇身体,和我们坐一起吧!”
  陈方看时,那是一个小姑娘,有七八岁年纪,和武媚娘有些相似的容貌。
  拉住他的竟然是武媚娘第二位女儿,以后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太平公主。
  坐在公主那里,很明显也于理不合,但比起坐在长孙无忌旁边,陈方很显然会选择坐在太平公主旁边。
  一个坐的问题,也许落在帝王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伴君如伴虎,步步小心为上。
  不为别的,只为不和这些李家的忠臣有任何瓜葛。
  而且几位公主都还小,即使陈方和她们坐在一起,也不会引起大的问题。
  看到太平公主拉住陈方,那里李治和武媚娘也都没有言语,而长孙无忌此时也不至于和小公主争。
  至于不和体统,又有谁会和一位七八岁的小公主争执这个。
  那里老太监已经将座位放置在太平公主旁边,陈方走过去,和各位大唐公主见礼,自然,他多留意了一下安定公主。
  果然是美人胚子,以后安定和太平两位公主肯定也是像武媚娘一般的绝代佳人。
  而那里,安定公主也看向陈方,浅浅一笑,仅仅十一二岁,这一笑却也有了倾城倾国之色。
  再过几年,也许只需要一两年,这又是一位绝代佳人,基因太好了。
  而那里,太平公主早已倒了一杯菊花酒敬给陈方,陈方赶紧接过,躬身致谢。
  今天这是怎么了,本来只是想安静的来伺候皇上,到现在竟然坐到公主旁边。
  左边安定公主,右边太平公主。
  陈方来之前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坐在这里,而且是和安定,太平两位公主坐在一起。
  陈方此时都感觉这像做梦一般,接过太平公主的酒,陈方自然一饮而尽,他可不敢不喝太平公主敬的酒。
  菊花酒果然不错,掖庭宫酿的菊花酒香醇绵厚,酒香逼人。其中竟然真能品出一丝菊花香气。
  不过却也少了一些滋味,不像后世的酒那么烈,毕竟此时酿酒技术在那里,酒精含量低。
  陈方就当喝米酒了,菊花味米酒。呃,陈方忽然感觉有点恶心,都是一些庸俗的网络文化害人啊!
  喝了一杯,却看到那里安定公主也起身过来敬了一杯,哦,太平公主的酒喝了,自然不能不喝安定公主的。
  喝,有了开头,那些个小公主纷纷过来敬酒,陈方觉得头有点晕了。
  你妹,你们不要这样吧!陈方很想爆一句粗口,很想说一句卧槽,可是,不敢啊!
  在座的都是李治的女儿,都是大唐的公主殿下,哪个是陈方能得罪的。
  这排着队的敬酒,谁能招架得住。
  周围欢声笑语,觥筹交错,偶尔夹杂一两句陌生话语,那是喝高的使节发出的。
  陈方只觉得醉醺醺,没有头疼欲裂的感觉,可就是不清醒,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整个人就像沉浸在一团热水中,昏昏然,想起来,就是起不来。
  醉了!
  陈方感觉自己靠在一个柔软的东西上,伸出手抱住那个柔软的东西,怎么有点像是人呢?还是个女人,胭脂味,有点熟悉。
  就在此时,陈方听到一个声音,有人叫他公子,陈方迷迷糊糊的,真的喝的太多。那些个小公主真是可恶,一个个的敬酒,就怕谁敬的少了,落在父皇眼里。
  搞的陈方不想醉都不行。
  此时只是隐约听到有人叫他,想要回应,根本做不到。
  “公子,公子...唉,喝了这么多!”
  桃红抱着陈方,拍着陈方背部,将他往床上抱。
  “那些小公主们真是,给公子灌了这么多酒!”
  桃红也忍不住腹诽那些小公主。
  “公子,公子,你快醒醒,桃红快抱不动了!”
  “真是的,喝这么多。不过公主们敬的酒,公子又不能不喝,都怪那些小公主。”
  桃红又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唉,早知道让鼎玉姐姐来帮忙了,以前也没想到公子这么重。”
  就在此时,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跑了过来,桃红大喜,终于有帮忙的了。
  有小丁子帮忙,终于将陈方挪到床边,桃红费劲将陈方在床上放好,帮陈方脱了长靴,盖了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