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二十八章 好甜

  此时见到,陈方才算放心下来。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丫头一看自己就脸红,这是怎么回事,我今日又没喝酒,绝对不会做任何逾距的事情。
  而且之前桃红也伺候自己几日,肌肤之亲又不是没有过,甚至伺候自己沐浴。
  陈方也猜不透为何这丫头见了自己就脸红,不至于见了自己就想到自己对她做的那事。可是自己真不是有心的,也真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
  冤枉啊,当时真的被众公主们灌的不省人事了,陈方现在只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将灌酒的那群公主一个个按在大腿上,狠狠打她们屁股,捏她们脸蛋,非捏出酒窝不可。
  当然,陈方也就想想,绝对不敢干啊!这个时代,怕是也没人敢干这事,除非皇上和皇后。
  桃红还是走了过来,低着脑袋,这让陈方本来想好的话此时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看着比秋季艳阳下熟透的苹果还红的脸蛋,陈方在思考自己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不至于什么都做了吧!那绝对不可能,自己可是醉着。
  算了,不去想了,只要桃红这丫头肯理自己就行,以后多锻炼酒量,少参加宴会,即使参加也距离那些小公主远点就好。
  这次的意外,绝对不要再发生了。
  在怀里摸索了一下,陈方拿着一个小瓶子递给桃红。本来是想拿罐子的,奈何麦芽糖快被太平公主打劫光了,此时只剩下这一小瓶。总不能拿个罐子,结果就装一罐子底麦芽糖吧!
  只能等有时间再做一些了,再送给桃红一些了。
  “公子,这是什么?”
  桃红拿了瓶子,此时喜笑颜开看着陈方,陈方暗自骂了一句小馋猫。
  “回去打开尝尝就知道了!”
  给了这丫头东西,陈方赶紧快步离开。桃红这脸红的样子陈方实在看不下去了,而且这丫头低着头似乎在瞅着什么。此时也怕被别的宫女太监看到,也是麻烦。
  桃红拿着瓶子,有点迫不及待打开,一缕甜香,但是倒没有倒出任何东西。
  这丫头直接用手指伸进瓶口,里面是一种凉凉的黏黏的东西,粘了一点取出送进口中。
  “好甜!”
  “要是现在还伺候公子多好,唉,这些好吃的东西在公子身边应该能天天吃到吧!”
  “鼎玉她们真幸福,要不要我也求娘娘调我到尚食局去,做个厨娘也好。”
  “唉,我又舍不得娘娘,算了,以后有时间多跑跑尚食局。哼!你们陪着公子太幸福了,我太可怜了。”
  不过想着想着,桃红忽然又想到昨晚公子说他要尿的事情,脸一下子更红了。
  尚食局中,鼎玉看着一大堆被水泡过的麦子,实在想不出师父用这些发芽的麦子做什么。
  浪费粮食么,好像师父没浪费粮食的习惯,平日里吃饭,碗里都是不留一粒米的,炒的菜也会吃的干干净净,就是剥鸡蛋不小心蛋壳粘掉一些鸡蛋白,也会仔细剥下来吃掉。
  公子绝对不是那种浪费粮食的人,可是将这些麦子都泡过水这是干嘛?
  想不通,师父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鼎玉不再关注这些泡过的麦子,将尚食局的事情都吩咐好以后,鼎玉回到住处换了一身紧身衣物。
  “那个老太监教我的,该拾起来练练了。自己也确实有点胖了,要是师父嫌弃我胖就不好了。”
  掖庭宫的油坊经过最近几天的忙碌,又扩大了一圈,本来占着一处院落的油坊,此时旁边的院子也被征用。
  中间的墙被打通,连成一个大院子。其中除了油坊和一个小仓库,别的房子都是油坊的工人住处。
  此时没了木匠,健妇加了两位,四位健妇和四位原禁军兵士成了此时油坊仅有的八位工人。
  几个禁军兵士此时还摸不着头脑,自己明明是禁军,怎么就成了这油坊的工人了。
  而且还住进了掖庭宫,这可是给宫女住的地方。他们几个可都是男子,真真正正的男子,和那些太监不同,身上绝对不缺任何零部件,而且绝对质量杠杠的。
  要知道平日里一个男子想进掖庭宫那都是极为艰难的,一般进这里都是有事情必须来掖庭宫才能进。
  住进掖庭宫,那简直像是住进女儿国一般,此时感觉还像是做梦一样。
  当然,油坊有规定,他们住在油坊内,除了干活休息,不能随便外出。自然成天见到的也就油坊那几个健妇,一个比一个强壮,虎背熊腰的。
  几个人此时正在无所事事,没有菜籽,自然就没办法做工了。至于说的什么,几个大男人坐一起能说什么。
  “看你们几个懒的,就知道成天在这里晒太阳,不怕把屁股蛋晒的和脸一般黑。”
  一个健妇从这几个七扭八歪的大老爷们旁边经过,不禁说了一句。才几日,这几个原禁军兵士一点都没有在禁军的样子了。
  这油坊陈方走后交给孟菲掌管,现在孟菲是油坊老板娘,不对,是油坊管事的。所以在这油坊中,虽没有明确规定,但健妇比军士地位高。
  “妹子,我屁股蛋可是白的,绝对没晒黑。要不我给你看看,说不好比你的还白!比比!”
  “呸!你这臭嘴!谁和你比。想占我便宜,看我不拧掉你耳朵。”
  那健妇说着真拧那兵士耳朵,拧的对方哇哇大叫,不过多半也是装的。
  那健妇听到对方惨叫,才松了手,那兵士赶紧一溜烟跑了几步。
  “哈哈,我肯定比你的白!你是不敢和我比!”
  “你有我白才怪!”
  “别闹了,被孟菲那婆娘听见,小心给公子说。”
  “你们几个还别说,公子已经好几天没来了。”
  “公子那是贵人,忙着呢,听外面的宫女说陈公子现在已经是太医博士了,忙着伺候皇上娘娘呢!”
  那健妇说着,忽然张大嘴看着院子门口。
  “这公子怎么就成太医博士了,不是...”
  这兵士正说着,看到那健妇对他挤眉弄眼,旁边几个人此时已经站起,他赶忙也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