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四十二章 你竟敢勾搭别的女人

  雨水顺着古朴沧桑的宫殿檐廊流淌,在青石板上打击出一曲曲些微的曼妙。
  这应该是最后一场秋雨了,陈方被噩梦惊醒,梦里,高安公主面色潮红,睡在他的身旁,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吐气如兰的对他说,驸马,你真厉害。
  真是吓人啊,希望永远不会发生这幕,大唐的公主,惹不起。
  此时惊醒,听到外面雨声。
  走出屋子,陈方看到远处宫灯朦胧的光芒,这盛世大唐,烟雨朦胧啊!
  也不知道历史到底会发展到何种方向,大的脉络应该是不会变的。
  陈方坐在檐下,此时睡意全无,头脑无比清晰,思索自己来到大唐这些时日的经历,一副感慨不堪回首的表情。
  早上,鼎玉撑着一把油纸伞,伞面是一枝桃花。
  雨水顺着油纸伞边沿流下,待到陈方门外,油纸伞轻斜,让陈方微微感叹一句,这只是属于这个时代的美景。
  后世虽然也有许多人仿效,但难免有些做作,没有如此自然。
  “师父昨夜没有睡好?”
  “看出来了?”
  “是因为高安公主?”
  陈方此时一点都不想提起高安公主,若不是因为高安公主,自己怎么会做噩梦,还被噩梦惊醒,睡意全无。
  此时两个黑眼圈都是拜高安公主所赐,真想将她按在自己腿上打屁股。不对,是真想以后都不要见到什么高安公主。
  “陛下的早膳忙完了?”
  “完了!”
  “这雨怕是要下几天,今日安定和太平两位殿下没来!”
  “太平公主最是喜欢下雨天,这时间应该是在船上!”
  “哦,雨中游湖,小公主竟然有这喜好!”
  “每一次都要有人陪着!怕出事!师父不知道,小公主曾经有一次落水,船上的船工都被娘娘让人打断了手和腿!”
  这就是武媚娘,惹不起的一个女人。也幸亏这个世界没有争宠的事情发生,不然人彘怕是早被武媚娘做出来了。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何,陈方倒是为萧淑妃和那位王姓嫔妃感到庆幸。
  幸亏历史被改变了,你们没和武媚娘争风吃醋,不然你们可要被剁手跺脚挖眼割舌,割掉耳鼻然后泡进酒缸里,想一想都可怕。
  “公主落过水,那怎么娘娘还让她去湖里?”
  “公主还小,娘娘也是无奈!非要去,没人能拦着。”
  陈方苦笑摇了摇头,太平受李治和武媚娘宠爱,这陈方知道,不过这么受宠,倒是没想到。
  怕是武媚娘唯一拿之没有办法的就只有小太平了。
  “那安定公主现在应该陪着小公主吧!”
  “每次游湖,大公主必然陪着。”
  陈方了然,看了看外面天色,此时昨晚半宿未睡的后遗症来了,整个人昏昏沉沉。
  “师父没睡好,就休息吧!今天午膳鼎玉来准备就好!”
  “嗯!”
  此时的鼎玉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将陈方扶到床上,帮陈方脱了靴子,鼎玉又撑着油纸伞离开。
  陈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鼎玉最近好像瘦了一些,刚来尚食局看到她时,她有些微胖的。此时身材倒是正常许多,倒是曼妙的紧。
  看着鼎玉撑着油纸伞离开的背影,陈方不知道怎么又想起梦里高安公主那面色潮红,近在咫尺的模样。
  进而这个面孔变成桃红,又变成鼎玉,接着忽然变成武媚娘,武媚娘拿着一把匕首,指着陈方,怒斥陈方竟然敢勾搭别的女人。
  陈方又被吓的精神起来。
  呼!女人,唉,女人!
  “看师父累的,鼎玉不能帮师父分忧,真是该死!”
  鼎玉自责一句,到尚食局忙碌去了。
  好不容易睡着,这一睡竟然到了下午,而且不是自然醒,陈方是被人摇醒的。
  刚被摇醒,陈方很想发一下起床气,但是看到一张精致完美的小脸时,直接吓的一骨碌爬起。
  “微臣罪该万死,不知道两位公主驾到!”
  看到陈方一骨碌翻下床行礼的安定公主忍不住噗嗤一笑,小太平早就扶住陈方。
  “陈方,你是猪吗?现在还在睡!”
  小太平捧着陈方的脸,认真的看着陈方,仿佛要看看陈方是不是猪一般。
  “微臣不是!只是不小心睡着了!”
  “好了,陈爱卿,不必多礼,以后没人时这些礼能免则免。现在不困了吧?”
  “回殿下的话,微臣现在清醒的很!”
  这被两位殿下吓的,能不清醒才怪。
  “那赶紧给我和姐姐继续讲故事吧!”
  本来以为公主今天游湖不会来了,可陈方万万没想到两位公主对西游记的喜爱会如此厉害。
  “陈爱卿昨日讲到那石猴闯东海龙宫了,不知道有没有得到趁手的武器?”
  “两位公主殿下,容微臣穿戴整齐,为殿下道来。”
  看到安定点头,陈方赶紧穿好靴子,幸亏没香港脚,不然要将两位殿下熏跑。
  一直从午后讲到黄昏,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几个宫女在外面等候。
  雨幕中,几把油纸伞撑着,却挡不住这深秋的冷风。几个宫女身躯萧瑟,看的陈方有些不忍。
  这已经在外面站了一个多时辰了,身体能受得了不。
  这些娇滴滴的宫女,莫被冻出病来。
  “两位殿下,今日就讲到这里吧!天色不早了,两位殿下早些回去歇着。”
  “嗯,父皇和母后让我和姐姐听你的话。我们现在就回去了。”
  小太平童言无忌,陈方倒没在意。
  “陈爱卿,这场雨后,父皇应该就去大明宫了,不知道你到时候会不会去。”
  “回殿下的话,微臣不知!”
  陈方是真不知,皇帝怎么想,他如何知晓。
  “陈方,你要去大明宫,那我也让父皇带我和姐姐去!”
  呃!
  什么叫我要是去大明宫,你们也要去,我又不是你们的驸马。不对,在大唐应该是公主到哪里,驸马跟到哪里才对。
  送走两位公主殿下,陈方此时早觉得饿了,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此时两位殿下走了以后,鼎玉从房门外探头进来,一串油纸包提在手中,对着陈方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