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四十四章 微臣斗胆有个想法

  何谓绿蚁新醅酒,其实是指刚酿出的米酒,因为上面浮着一层没有过滤的绿色泡沫而得名。
  此时早膳刚刚用完,鼎玉提了两坛今年掖庭宫新酿的米酒,不知道为何,师父忽然让她准备这些。
  师父要,自然是得空就提来。
  陈方看到米酒,拍掉封泥,接开封盖,果然新酿的米酒上有一层绿色浮沫,古人诚不欺我。
  酒香扑鼻,香醇异常,却不浓烈。
  看到酒,此时如何能少了一碟花生米。
  陈方去了尚食局,亲自掌勺,一勺热油,花生米在热油中炸制出一片诱人的香味。
  简单的做法,简单的佐料,配合这从齐鲁大地进贡而来的花生,完美。
  又炒了两个小菜,都是下酒菜,切了一只鸡,几个厨娘此时因为刚忙完早膳,都闲着,忍不住在旁边看着陈方炒菜,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不停吞着口水。
  馋的!
  “你们几个忙不,不忙一起去喝点酒。”
  听到陈方让她们去喝酒,几个厨娘欢呼雀跃,年轻的一个早蹦起来。
  此时火炉很旺,早已温着今年新酿的绿蚁。
  酒温好了,陈方亲自动手,将一方桌子上几只白瓷碗倒满。只是米酒,倒不怕这些厨娘醉了误事。
  其实尚食局的厨娘平日不少喝酒,而这个时代,由于酿造技术的原因,酒更加醇香,却酒精度不是很高。基本很难醉人。
  外面大雪漫漫,素白世界。
  屋内炉火旺盛,酒香扑鼻。配上花生米这些下酒菜,一桌人吃的极为尽兴。
  待忙完了,鼎玉吩咐人将桌凳撤去,碗碟和空的酒坛自然带回尚食局。
  甘露殿那里早已来人,带来了陛下和娘娘的赏赐。两位小公主早晨将牙膏带去甘露殿,此时赏赐就已经来了。
  还是肥皂卫生纸那些玩意,陈方看着赏赐,心里有点郁闷。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些,就不能换点花样。转念一想,或许这是惯例。
  “陈大人,陛下和娘娘让大人去甘露殿议事。”
  “哦,公公带路!”
  老太监走在前方,陈方紧随。陛下娘娘招自己,肯定是和牙膏有关。
  这东西现在虽然做的少,满足陛下娘娘和几位宫里贵人还是够的。当然,也要满足陈方,毕竟这是他不想用粗盐,才做出来的。
  其实陈方一直行事,都是自己需要,菜籽油,牙膏皆是如此。至于那次菊花酒方子,只是顺手为之而已,对于他,那只是脑子里记得的一个方子,写下来就行。
  “微臣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微臣叩见娘娘...”
  “爱卿免礼,快快起身!”
  “谢陛下娘娘!不知陛下娘娘招微臣觐见所为何事?”
  陈方明知故问,这个也必须问,君心难测啊!万一不是因为牙膏,自己直接说出来,岂不是尴尬。
  “爱卿,今日安定和太平送来的东西你有多少?”
  果然陛下关心这事,不过这一问有点蹊跷,直接问有多少,难道陛下想在这宫中普及牙膏。
  或者,更进一步,将这东西作为一种外贸筹码,这些年,肥皂和玻璃以及卫生纸的购入,可是让西秦和北汉谋取了许多暴利。
  大唐对这些早有怨念,偏偏这东西就别的国家的国工坊可以做,垄断,你要买,就要遵从别人的价码。
  很明显,大唐的贵族们离不开这几样东西,用惯了卫生纸谁愿意用厕筹和土疙瘩。用惯了肥皂,谁又愿意只能每日清水拂面。明明知道挨宰,却不得不头伸过去挨一刀。
  谁也不想挨宰,可问题你毫无办法。
  大唐这些年也就瓷器丝绸茶叶卖的好,偏偏这几样别人也能做,你想卖天价,别人就自己做。
  加上路途遥远,其实这些倒是利润不大,比起玻璃肥皂这些,简直天壤之别。有点后世华夏国用衬衫换客机的感觉。
  谁让这两个国家都是秦人和汉人建造的,你有的技术,别人都有,别人有的,你却没有。
  技术碾压压榨,大唐毫无还手之力。
  陛下娘娘平日不说,可心里能高兴?朝堂之上,市井乡野则早已怨声载道。
  一卷卫生纸,普通人家根本用不起,即使富贵之家,小贵也只能偶尔用用,算是对屁股的一次福利。
  至于肥皂和玻璃,那真的只有真正的贵人可以用了。
  此时,油坊做出的牙膏出现,难免陛下娘娘不会有给西秦和北汉还一拳的冲动。
  这一方面也足以说明牙膏令陛下娘娘极为满意,另一方面,看来陛下娘娘心中对西秦和北汉这种贸易手段早已积怨颇深。
  “回陛下的话,这东西叫牙膏,此时油坊也只能少量制作!”
  “哦,如果要制作的多些,所缺的是什么?”
  陈方听了陛下的话,看来陛下真的对西秦和北汉的国工坊很恼火。
  其实陈方又何曾不恼火,甚至有过将肥皂玻璃制作出来,让西秦国工坊的垄断贸易不能再进行下去的想法。
  当然,陈方没有付诸行动,一来这两样东西需要的人力和武力不是他此时可以承受。二来就是制作出来,恐有人生疑。三来,陈方对这两样东西的需求没有那么迫切。
  毕竟陈方无法解释他如何获得的配方和工艺。
  菊花酒只是对原本配方的改良,菜籽油勉强算是一种创新,这牙膏做出来,其实陛下娘娘心中怕是已经有些想法。
  若是玻璃肥皂也做出来,那就不仅仅是有些想法了。
  说从西秦的使节那里得来的,问题这是西秦皇家工坊,秦工坊的秘密,使节也不可能知道。
  看到陈方久久不言语,李治轻声咳嗽了一声。
  “陛下,如果可以,请陛下再调派一些人手进油坊。”
  “这个爱卿直接找掖庭宫的管事即可,你要人给人,要物给物。”
  陈方没想到,李治如此大方,看来对牙膏作为与西秦北汉的贸易利器,是势在必得了。
  陈方此时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更进一步,只是不知道帝王心意,试试也不妨。
  “陛下,微臣斗胆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讲不该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