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五十八章 您老还有根么?

  此时陈方正是得宠日隆,是这宫中新贵啊!老太监们都是从太祖爷开始一直就在这宫里伺候,什么时候见过有人这么得宫里贵人喜欢。
  陈老太监郁闷,也是艳羡不已,不过贵人们吩咐的事情还是要办。
  此时殿中监又一位老太监正好撞上陈老太监。
  “怎么,陈公公你在这小陈大人那也是碰了一鼻子灰?”
  “哪能,陈方这小子都给我说了,我们也就忙这一阵子!以后就好了!”
  “真这么说的!”
  “我能骗你,毕竟都是一个祖宗,同根生的,这小子还是要给我几分薄面的。”
  若这话被陈方听到,陈方肯定会问您老还有根吗?
  而此时陈方也有心事。
  北汉倒是藏的好深,只是他们的老祖宗刘秀也想不到,后来还有穿越者来了大唐。
  你将美洲的土特产传到大唐,不就是明目张胆告诉别人,你特么在经略美洲。
  偏偏为了贸易,北汉也不大可能不将这些卖给大唐。
  北汉占据的是北方苦寒之地,那地方,土地贫瘠,长年冰天雪地一片白茫茫。要维持和大唐以及西秦的贸易,从美洲运进土特产,是最简单的方式。
  知晓这些的陈方总有一种预感,以后肯定会出什么大事。不过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事情,此时完全轮不到陈方操心。
  而陈方此时回到住处,远远就看到一个窈窕身影坐在自己火炉旁,烤着炭火,看到陈方,对着陈方微微一笑,那一笑差点让陈方身上每个细胞都活跃起来。
  多么熟悉的面孔,多么熟悉的身材,多么熟悉的笑容。
  “师父!”
  “鼎玉,你怎么回来了?”
  陈方问了一句,鼎玉早站起来拉了陈方,一起拉到凳子上坐下。
  陈方看了看凳子,凳子怎么有点长。
  “大明宫那边有些事情要我来这边打理,顺道看望师父。”
  陈方此时看到鼎玉旁边放着两个油纸包,油纸包就放在火炉旁,用火炉的火温着包中的东西。
  陈方感动的,这徒弟真没白收,经过这些日,陈方其实最想的就是鼎玉。这丫头也肯定想自己,顺道,你顺道来还专门带了东西?谁信?
  只是想到鼎玉只是来太极宫办事,办完事又要回去,难免又是黯然神伤。
  此时陈方也不知道说什么,去旁边取了一个绸布袋子,递给鼎玉。
  “师父,这是什么?”
  “一袋炒瓜子,回去慢慢磕!不过记得,千万别给陛下吃。”
  “嗯,鼎玉记得!师父,这些日子陛下咳嗽越来越严重了,几个太医天天围着陛下转,药已经换了好几副,都没多大效果。听宫里伺候的宫女说,陛下咳出血了!”
  陈方心惊,这多半都是肺上的毛病。原本历史上记得李治是眼疾,怎么到了这个世界,成了肺上的毛病。
  肺病最不好治,别说此时的大唐,就算是陈方未穿越以前的现代,肺部出了毛病,那也是没什么特别好的治疗方法。
  而这个时代,对肺部的毛病有个称呼,肺痨,痨者,积劳瘦削之意,积重难返啊!
  就因为这病实在难治,甚至还闹出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方子,比如人血馒头。
  陈方多希望李治病赶紧好,最好生龙活虎,每日可以日理万机,偏偏这愿望怕是不能实现了。
  这个世界,李治的病更重更难治了,也不知道李治还能活多久。
  陈方心中叹了口气,李治,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多注意陛下饮食,对于伤肺的食材最好别用,不懂就请教太医。还有,陛下饮食多注重流食,润肺养肺之物。”
  “师父嘱托,每一字鼎玉都记在心中。师父忙,我也要走了,不能误了宫里的事情。”
  看着鼎玉背影消失,陈方有些怅然若失。
  打开这徒弟拿的两个油纸包,里面是细心切好的烤鸡和烤鸭,都是地方进贡给宫廷的极品。
  此时在炉火旁煨的正热,腾腾热气香气蒸腾。
  拿了一根鸡腿,陈方啃了一口,好吃,鼎玉这烤鸡的功夫又深了。尤其这刀功,陈方深信自己再练几年也不如自己这徒弟。
  “鼎玉,你快回来多好!”
  “呸呸!鼎玉回来,不就意味着陛下那里出了大事!”
  “李治,你一定要坚挺,要多活几年!”
  “不行,改日能出了宫,我一定要为陛下去大慈恩寺求香拜佛,保佑陛下平安。听说那里很灵的。不,要到长安每一个寺庙都求一遍,保佑陛下平安。”
  冬季越来越冷,陈方感觉鼎玉送给自己的炉子都没以前暖和了,穿着保暖的狐裘,手套靴子都是这宫中的上品,偏偏还是冷风不断往身体里灌。
  尼玛,至于么,这里不是西伯利亚,是长安啊!
  此时甘露殿倒是成了陈方的好去处,那里温暖如春,有地龙炭火为整座宫殿加温。
  只可惜一日只能去三次,若是能住在那里多好。
  好像哪里不对,住那里不就和武媚娘住一起了。李治走以后,这甘露殿可就武媚娘在住。
  还是离那个女人远一点好。
  这一天,太平几个小公主小皇子又来找陈方,这些日听故事,果然多了几位皇子。
  每次陈方开讲,几位公主皇子都在板凳上排排坐,要多认真有多认真。
  今日讲完,陈方要去忙午膳,李贤拉住陈方。
  “陈爱卿今日不用准备了,母后和皇兄去了大明宫看父皇!”
  “哦,那几位殿下怎么没去?”
  陈方颇感奇怪,按理不应该是武媚娘带着众儿女一起去看望李治。
  “母后怕人多父皇那里吵闹,让我们分开去!”
  “哦,皇后对陛下真是一片痴心!”
  “陈方,我们去一起游湖吧!”
  那里太平忽然说到,陈方马上神情一变,你游湖拉着我干嘛,这北风吹的,这里还有建筑,能挡挡风雪,湖面完全没有遮拦,那是狂风呼啸,北风往身体里灌啊!
  其实除了陈方,几个皇子公主听了太平的话也是头疼不已,游湖,现在游的哪门子湖。。
  雪还未消呢!
  偏偏太平已经跑了出去,那里赶紧一帮太监宫女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