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六十章 偏心

  看着陈方离开,陈老太监郁闷啊!
  你不来就是对我最好的酬谢了,偏偏这话不能对陈方说。
  这都是什么事,你一个太医博士,本来该是太常寺太医署管。偏偏却在尚食局供事,要归自己这殿中监管。
  可问题是你一个太医博士住的地方冷了,还要我去找将作令给你处理。
  太常寺,殿中监,将作监...
  陈老太监不知道怎么,就是想不通这其中弯弯道道,气的狠狠一跺脚。
  外面天寒地冻,还要跑一趟将作监,这都什么事。
  这事还是自己跑一趟,将作令那老混蛋可不好说话。
  将作监可不在皇宫,而在皇城,路可不近,陈老太监郁闷啊!
  当日就有大匠带人来到陈方住的地方,将周围都查看了一番,确认没有地方破损,然后在这殿中起了两道暗炉。
  在这里铺地脉显然不可能,那东西只有贵人们才能享用,再说,铺地脉是大工程,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好的。
  此时为了防火,也只能起了暗炉。
  陈方看了看这暗炉,倒有些像西方的壁炉,不过更简单一些。烧的是木炭,也不是果木。
  大匠带人加班加点,当日就将暗炉起好,走时已经星光漫天。
  木炭燃起,自然有小丁子在忙。这小太监自从跟了陈方,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的,现在暗炉就交给他打理。
  晚上,果然房子里温暖许多,那个小火炉此时都显得可有可无了,不过陈方还是让它燃着,这可是鼎玉给自己提来的。
  看着那一小簇暗红色的火焰,暖心。
  房子里暖和了,第二日几位殿下来就都感觉到了,陈方端了瓜子和花生果脯,几位小殿下吃着,听陈方讲大闹天宫。
  看几位小殿下不用再缩手缩脚,陈方也就放心了。
  中午午膳,陈方看到太子竟然也在,这些日子,武媚娘的孩子们除了太子都在这里,今日太子来了,算是真正凑齐了。
  想来昨日两人一起去看望陛下应该是将之前一点不愉快都冰释了。
  毕竟亲母子,而且陈方感觉的出,武媚娘是真爱自己这个儿子,而太子也一心想为母后分忧。
  太子此时就坐在武媚娘左边下首,夹了一块白嫩的鱼肉给太平,鱼腹肉,没有刺的。
  “偏心!”
  “安定,也给你夹一块!”
  “偏心!”
  太子傻眼了,自己后边三个皇弟一起开的口。
  陈方看着这一众殿下,却是好玩,李弘这哥哥也不好当啊!
  “陈方!”
  “娘娘有何吩咐?”
  “昨日我和太子去大明宫看望陛下,陛下这几日气色终于是好了一些。听太医说都是尚食局的功劳,我问了尚食,她说是你吩咐的。”
  鼎玉拜师之事宫里是知道的,所以鼎玉听自己的话武媚娘也是知晓。这宫里其实也不禁拜师之事,毕竟即使是帝王,也有帝师。
  拜师求学,百行百业都是如此,正所谓尊师重道,宫中又如何会禁。
  这个时代提倡的就是这些,皇家自然是做表率。
  “我只是提了一句,陛下龙体能够恢复,实在是尚食之功!多亏她细心照料!”
  “你就不需要谦让了,尚食那里昨日已经给了赏赐,你这里自然不能少了!”
  武媚娘挥挥手,自然有宫女端来赏赐,其实和武媚娘处的久了,陈方也发现,其实这位娘娘要赏赐谁时,早就将赏赐准备好了。
  赏赐的东西还是以实用为主,不过陈方发现这次的赏赐多了一个小玩意,一个小玉璧。
  玉在这个时代可绝对是好东西,平常人家肯定是没有的,富贵人家有个一两块也是很珍惜。
  一般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一块玉足以当传家之物。
  王公贵族多以带玉来显示自己身份,君子如玉,美人如玉,玉在这个时代,更多是一种身份和品质象征。
  此时娘娘和众位殿下都在,陈方也不好细看,只是粗看一眼。
  待到午膳结束,陈方离开甘露殿,手中拿着一方玉璧,洁白无瑕,玉璧呈长方形,有小半手掌大,入手温润,显然是玉中上品。
  皇家赐下来的东西,品质自然没的说,应该是和田玉吧!陈方不是很了解。
  细看,玉璧上面有刻字,一副简单修竹旁,刻着御赐二字。
  这玉璧是陛下赐下来的。
  陛下赐下来的东西这刻字也是真简单明了,御赐二字足以将这块玉的价值翻上几十倍。
  不过陈方也是郁闷,本以为陛下赐下来的玉上应该刻着君子如玉之类的词,谁知道就简单的御赐二字。
  甘露殿中,众位皇子公主早有宫女陪着回了自己住处,他们来这里只是和母后一起用膳,倒不是要住这里。
  武媚娘屏退伺候的宫女太监,此时只有太子李弘站在武媚娘旁边。
  “母后,不知道留儿臣在此有什么吩咐?”
  武媚娘拉了凳子,让李弘坐下,看着自己儿子,不知不觉儿子已经长的这么大了。
  武媚娘拉着李弘的手,轻轻摸着儿子已经轮廓分明的掌背。
  “弘儿,投毒之事查的如何?”
  此时若是陈方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这一幕,武媚娘和李弘说话,完全就是一对母子形象,其中温馨和关切都透着一股真挚。
  “孩儿这些日让人去查,虽然还没有查出是谁主使,不过淑妃娘娘肯定不是指使之人!”
  武媚娘看了看李弘,没有说什么,显然是等着李弘继续说下去。
  “孩儿如此说,是因为几件事情。一个是这毒的来源,此毒中有一味毒草在长安极难找到,淑妃长期住在宫中,也极少派人出宫。”
  “孩儿查过监门卫的出宫记录,淑妃娘娘这两年只派人出过三次宫,这三次出宫之人都未曾离开过长安城。”
  “而有此药的太医署和临清安阁都不曾有过卖出此药的记录。此药只可能是从长安以外带进长安的。”。
  “弘儿,这药也可能是淑妃让人从外地购得!通过别的渠道混进宫中。”
  “母后说的极是,我让监门卫查淑妃宫中宫人的出宫记录时,最后一次出宫记录恰好是这宫女燕儿,在两个月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