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六十一章 看陛下心意

  “燕儿这次出宫一共去了三处地方,却偏偏有一处出了事情。”
  “出了何事?”
  “味合坊的掌柜钱忠,李受良带人去时,钱忠一家六口都被人所杀!都是被人用短刀割喉和刺腹。而李受良查到,钱忠在之前曾刚刚去过南方。”
  “钱忠一家都被人所杀,而且是李受良带人前去之时,结合他刚从南方回到长安,很显然这钱忠有问题。而此时淑妃和两位公主皆在大理寺看押,实在没有能力杀钱忠一家!”
  “许王那里呢?”
  “母后,皇兄自出事之后就一直没离开许王府,而且皇兄身边有大理寺和宗正寺的人,真要派人杀人,怕是这两寺早有消息。”
  武媚娘看了看李弘,倒是没想到太子发现了许王被软禁的事情。而且太子也没揭穿,只是说许王身边有两寺之人。
  大理寺管刑律,宗正寺管天子宗族,也就是后来的宗人府。
  自己这儿子做事倒是越来越得力了,武媚娘甚感欣慰。
  看着李弘和陛下颇为相近的模样五官,武媚娘轻轻抚了下李弘面颊。
  “也许是淑妃提前布置!”
  武媚娘淡淡开口,一副母子两随意闲话口吻。
  “也有这个可能,不过弘儿还让人曾去过那宫女燕儿在冀州的老家,倒是发现一些事情。”
  “那燕儿的父亲好赌,在三个月之前曾欠下一大笔赌债,母亲被卖去妓馆,父亲也差点被人剁了手脚。之后有人替他还了赌债,并赎出了她的母亲,并且给了不少财物。不过弘儿派的人去时,也是晚了一步,只查到这些,燕儿一家也被全部杀了!”
  “若这些都是淑妃提前布置,那淑妃也算是算无遗策,可偏偏用来投毒之人却是自己宫女,这恐怕...”
  李弘说到这里,看着武媚娘,此时武媚娘面色却不曾有什么变化,只是看了看李弘。
  武媚娘轻轻拍了拍李弘的手背!
  “这些是何人所教?”
  “不曾有人教,孩儿想到的!”
  想到和陈方的约定,李弘倒是记得陈方叮嘱。
  “你认为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淑妃即是清白,就应让大理寺立刻放人,恢复淑妃身份!”
  “你也累了,这些日子都在忙淑妃的事,该好好休息休息,以后这事就不要管了,你下去吧!”
  “母后!”
  武媚娘却只是摆了摆手,李弘看了看自己母后,此时有太多话说,却看到母后微微闭了眼睛,只能无奈退出甘露殿。
  那里李弘走后,一个老宫女出现在甘露殿。
  “你来了!”
  “老奴见过娘娘!”
  “查的如何?”
  “老奴查的和太子一般,下毒之人确实狡诈,所有能查到的线索都断了。”
  原来这老宫女一直都在,只是李弘在时,却不曾现身。
  “罢了,此僚既然敢在宫中下毒,显然早就备有后手。不过弘儿倒是长大了!处事不乱,处理的井井有条,倒是让我颇感欣慰。”
  “老奴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你我之间有何事不能说?你从我父亲在时就跟我,这也快十六年了。算起来你从十二岁就在武家,也是我武家老人了。”
  “娘娘,太子在出事第二日曾经找过陈大人!”
  “陈方!”
  “你的意思这些都是陈方教的?”
  “这个老奴不得而知,当时只有太子和陈大人在,连侍卫张云和宫女袭人都被屏退了。”
  “罢了,这件事也不用再查了,狐狸迟早会露出尾巴。”
  “不知淑妃那里如何处置?”
  “让淑妃去见陛下,看陛下如何处置。”
  “老奴知道了!”
  此时的甘露殿又恢复平静,武媚娘眉头紧锁,忽而又舒展开来。
  “这个陈方,我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了。不过即使是陈方教的,弘儿这事却也处理的极好。倒是让他和太子多交往亲近一些,弘儿也能学到不少东西。”
  “淑妃这次倒是...也罢,看陛下心意!”
  武媚娘如此想,不过在磕了几粒瓜子以后,眉头彻底舒展开来。
  和李治多年夫妻,为李治育下四子二女。其实陛下会如何处置,武媚娘又怎么会心中没数。
  尚食局,看着终于处理好的一堆小鱼干,陈方抓了一把,味道还是那个味道,而且更好了一些。
  这些鱼都是现捞,皇宫里的湖又没污染,更不会出现电鱼或以次充好这类事情,自然这些鱼本来的味道更好一些。
  陈方刚准备拿了一些小鱼干离开尚食局回去,就被疾跑进来的银叶撞了一个满怀。
  结果小鱼干全部粘在两个人衣服上,小鱼干簌簌下落,油渍却顽固的留在两个人胸口。
  “大人,银叶该死,银叶该死!”
  银叶赶紧用手擦着陈方胸口油渍,可这油渍如何是可以这般擦掉。倒是又粘了银叶一手,陈方衣服都擦花了。
  我倒也想给你擦油渍,陈方看看银叶身上油渍位置,心道算了。这要真擦,就出事了。
  “好了,别擦了,越擦越多。银叶,你这慌慌张张的怎么回事?”
  “大人,出事了!”
  “又死人了!”
  陈方是怕了银叶这张嘴,上一次她说出事了,可是尚食局中死了一个宫女。
  这事情幸亏处理的及时,不然怕是那些厨娘这几日都在大理寺受苦。不知道已经被打的去了几层皮了。
  “不是,不是死人了!”
  陈方长出一口气,不是死人就好!
  “大人,淑妃的事情今日了了,现在能说淑妃的事了么?”
  “你这么慌慌张张跑来不就是为了说淑妃的事!”
  陈方倒是好笑,银叶刚才那般问,倒是说明她记住了自己的话,这样挺好。
  “今日陛下降了旨意,淑妃即日起被贬为庶民,收拾东西,明日就要离开宫中。两位公主被罚监禁三年,现看押在掖庭宫,等唐工坊动工移交唐工坊!许王也要离开长安,前往封地。”。
  “吁!至少淑妃还活着,没被处死,更没被做成人彘。不对,卧槽,移交唐工坊是什么鬼?”
  陈方忽然注意到银叶话中的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