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七十四章 帝王之心

  “难道因为你喜欢我,我还能杀你。我才舍不得,打你我都舍不得!”
  “陈方,我也眼馋你的身子!嘻嘻!”
  高安此时一个人,仿佛有点痴傻在那里笑着。
  似乎此时想到什么,高安不觉脸红!
  “皇妹,你怎么了?”
  “没什么啊!”
  “那你脸怎么这么红?”
  “可能这衣服太暖和了吧!”
  同样的衣服也送往了大明宫,送往了各位皇子公主的宫中,其中有一身此时送到陈方住处。
  换了一身自己创意的大唐版羽绒服,陈方颇感这个冬日终于好过了一些,身上也少了一种臃肿之感,变的轻便许多。
  他猜测的不错,武媚娘没忘了他这一身。
  此时大明宫中,久病的李治基本不会走出居住的寝宫,偶尔走出去,也会很快回来。宫女将新送来的衣物给李治换上,李治颇觉满意的点了点头。
  “皇上,听送衣服的人说,这衣服能做出来全赖了陈大人!”
  “哦,陈爱卿果然是朕的能臣啊!这衣服不但柔软,更是温暖,而且穿在身上轻便许多。”
  李治说着走出寝宫,此时站在外面,扶着汉白玉栏杆,竟然也不觉得有多么冷了。
  想到这衣服和陈方的关系,李治不由想到自从陈方献上菊花酒方子以后这宫中发生的变化。
  从吃的用的,到现在穿的,菜籽油,牙膏,冰糖葫芦,那些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到此时这身轻薄保暖的冬衣。
  此时一仔细想,即使李治身为帝王,也不免感慨。这样的能臣,为何不早些年来到朕的身边呢!如果早些遇到如此能臣,李治觉得自己也不会因为过度操劳染上这重疾。
  李治一声叹息,知道在外面自己不能久留,又回到寝宫。
  “对了,唐工坊的事情进展如何了?”
  “回陛下,工坊的地方选好以后,户部已经加紧调拨需要的财物,工部也在召集人手,购置建筑用料。”
  “你的意思工坊此时还没开工!”
  李治自然不会被这些话糊弄,马上抓住了这些话的本质。
  “陛下,这...”
  “户部和工部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
  老太监察觉李治的神色不对,此时都已经不敢多说话,李治显然有些生气了。
  老太监看了一眼外面,工部之所以还没开工,其实倒和天气季节有关,现在是冬日,天寒地冻,不宜大兴土木啊!
  陛下这是明显急切了,看来要摧摧了,陛下可是真心急了。
  “传朕旨意,让娘娘来一下这里!”
  “奴才这就去传旨!”
  老太监几乎是逃出了帝王寝殿,此时的李治感觉是一座压抑的火山,随时可能有帝王一怒。
  还是赶紧让娘娘过来,只有娘娘才能宽慰陛下。
  皇后的冠冕很快出现在大明宫中,李治看到武媚娘时,屏退了周围的太监宫女。
  抓着武媚娘的手,李治轻轻揉了揉武媚娘那完美的让女人都嫉妒的手指,手指捏着武媚娘的玉指,拉着武媚娘并排坐在松软的榻上。
  “唐工坊的事情如何拖了这么久?”
  “陛下,外面天寒地冻的,户部和工部都拟在开春以后开工!”
  “媚娘,可朕不想等!”
  “皇上心思,媚娘自然明白!唐工坊会很快建好的!陛下不用心急!”
  在李治身边陪了这些年,为李治生儿育女,最懂李治的人,整个大唐除了武媚娘,没有第二个人了。
  武媚娘深深知道李治心中的那份不甘,被秦工坊和汉工坊压抑的那份不甘。
  他还是那般好胜,那般不喜欢在任何地方输给别人。即使只是很小的方面。
  而作为帝王,他更多的代表着这个国家,这个大唐,所以他不希望大唐在任何方面比别的国家差。
  自西秦建立近千年年,这中原国家历经多少朝代,可是和西秦的贸易,从来都是中原国家吃亏。
  李治想扳回这一局。
  陈方给了李治希望,李治已经忍了这些年,从他继位忍到现在,此时是一刻钟都不想再忍了。
  其实李治没说,武媚娘也猜到,李治知道自己的病情,怕看不到大唐和西秦北汉贸易逆转的那天。
  他那颗好胜之心从未停止澎湃,即使卧病在塌依然如此。对于他,任何地方的失败都是不能容忍的。
  听了武媚娘的话,李治的神色此时舒缓了许多,媚娘说很快就会建好,那就一定会很快建好。
  此时李治又想到陈方。
  “建设工坊时,多听听陈爱卿的建议!”
  “好,我会让工部和陈方多商议沟通一番。”
  李治可能觉得累了,武媚娘扶着李治,让他靠在松软的锦被上。
  武媚娘准备起身,却被李治拉住。那一双柔情妙目看着李治,李治心思她如何不懂。
  “陛下要多注意龙体!早些歇息吧!”
  太医可是叮嘱过,李治不能情绪激动,也最好别亲近女色。此时武媚娘自然为李治身体担忧。
  “怕是回天无术了!”
  谁知此时李治如此说道,武媚娘赶紧捂住李治的嘴!
  “陛下为何要如此说,陛下一定会好起来的!”
  武媚娘的双眼已经湿润,她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夫君,这个大唐的帝王。她决不希望李治出任何事情,对于她,李治不仅仅是自己的夫君,更是真正懂自己的人。
  李治的手却在武媚娘身上不安的抚过,像是无数个曾经的日夜,这是他的皇后,是他最爱的女子。
  每一次看到这魂牵梦绕的面孔时,李治都想找回曾经的感觉。
  那一双眼睛对视,帝王的柔情充斥在双眼之中。
  “陛下,还是早些歇息!”
  “媚娘!”
  李治唤了一声,还似从前一般,那一声呼唤让武媚娘想起曾经无数次李治如此叫她,然后将她抱住抱紧,帝王的宠爱这些年都加在她一人身上,仿佛后宫粉黛全然不存在一般。
  “陛下!”。
  李治拥住武媚娘,仿佛曾经的每一次一般,在帝王的柔情中,武媚娘仿佛要融化一般。
  此时她丝毫不知道如何抗拒李治的宠爱,即使知道如此对李治身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