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七十七章 谁想找死

  陈方本以为只有在太极宫之中才有人认识自己,外面的皇城,长安即使有人认识自己,也只是原本鸿胪寺的旧故和朝中参加过重阳菊花酒宴的那些朝臣。
  陈方没想到,此时在整个长安城他早已声名鹊起,不仅仅是因为唐工坊,还有那些小食其实已经开始通过宫中,向朝中那些权贵亲眷传递。
  很多朝臣自家的厨房其实已经开始在仿效,当然,仿效的结果并不好,因为麦芽糖,因为调味品的制作和配比卡在那里。
  有些原材料此时也成为这些人仿效的制约,比如你需要炒瓜子必须需要葵花籽,而此时葵花籽还需要从北汉进口。
  比如你要做小鱼干,也许小鱼很好找,可需要的菜籽油此时只有掖庭宫油坊可以榨制,你要菜籽油,还需要建一间油坊,还需要原料油菜籽,还需要了解整个油坊运作的工艺流程。
  看似简单,其实却是这些小食无法效仿的硬性制约。没有就是没有,你总不能画一个出来。
  当年也许西秦和北汉的穿越者也想过榨制菜籽油,可是北汉本就是苦寒之地,哪里产菜籽。原料制约,这是根本性的制约,毫无办法。就像你没发现美洲,就根本不可能将土豆带到亚洲欧洲一般。
  而西秦,也许能找到菜籽,可穿越者也许不知道油坊工艺,也许不知道如何榨制。
  加上本来这些穿越者本身就是刚从中原来到新的地方,立足未稳,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有些小事也就不了了之。
  也不是每个穿越者都像陈方这么闲,有大把时间可以用在制作美食上。
  所以,看似很简单的美食,长安的各个王公府邸倒是没一个做出来。
  有些大臣王公府邸即使勉强做出来,和宫里偶尔流出的味道也实在相差太远,根本就不是一件东西。
  没有淋麦芽糖稀的山楂用竹签串起来,那是冰糖葫芦吗?
  至于宫中这些小食如何流出,其实这很自然,每日去尚食局讨要的宫女那么多,小食早已在后宫流行起来。
  这些后宫中的嫔妃才人美人总有一些将小食送于居住在长安的亲眷,让亲眷品尝。
  这样,陈方做的冰糖葫芦之类总要流传到民间,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此时小食之名,小食的美味早就被长安的上层社会知晓,并广为流传。
  从宫中能得到一份尚食局出品的小食早已成了众多皇亲国戚,王公大臣,列侯国公的骄傲。
  期间也有大臣想从宫中打听制作方法,可是此时知道的人都在尚食局,而陈方御下的尚食局,那真是铁板一块。
  此时小食之名还在不断从各个国公府,大臣府向周围传递,民以食为天,当一种美味出现之后,传递速度绝对是不可想象的。更何况一下子出现许多中。
  也许一种美味出现,大众只是了解美味本身,可当一大批美味一起出现,大众就对制作美味的人很有兴趣了。
  越来越多的人认识陈方,认识这个在朝中如同朝阳一般冉冉升起的人物。
  陈方此时在很多人心中都成为了一个奇迹一般的人,一个传奇。
  甚至鸿胪寺的故旧谈论起陈方,总是摇头苦笑,本以为很普通的一个身边小吏,平时和自己一起接待使节,一起沐休一起跑腿。最多就是模样俊俏,很受一些使节中的女性喜欢。
  谁知道对方不经意间早已远远超越他们,站在了他们需要仰望的高度。
  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鸿胪寺的吏员们都着迷与与各国使节攀谈,甚至因此还增进了大唐和各个番邦的情意。
  当然,他们想得到的秘方和一些工艺肯定是得不到的。
  此时,这唐工坊工地的监工知道陈方之名也就不奇怪了。
  “都起来吧!”
  得了陈方的令,几个监工此时才敢起身。
  “陈大人,这工地此时脏乱,大人还是暂避一些的好!”
  那监工头子一副溜须拍马模样,让陈方有些反感。
  “我就随便转转,你们继续。”
  陈方在工地里行走,那些邢徒子和各地征集的劳力徭役都纷纷避让。这些人即使不认识陈方,也能从衣着知道这是一个大人物,而且周围监工那可是对他毕恭毕敬。
  而看着他们,不知道为何,陈方感觉心中颇为沉重。
  这大冬天,竟然还穿着单衣,自己一身的大唐版羽绒服外加一身狐裘大氅,鹿皮靴子,熊皮手套此时都感觉冷,他们该是如何的感觉。
  这么单的衣服,真的能御寒么?
  此时一对民夫正抬着一块沉重的石头从陈方不远处走过,年长者不小心脚滑了一下,在雪地里跌倒。
  “爹,你没事吧?”
  年轻的民夫赶紧去扶年长者,原来是一对父子。这一对父子显然不是邢徒,只是普通民夫身上穿的也比邢徒子厚了一些,不过还是单薄的很。
  年长者身上有一件破棉袄,上面的棉絮好几处都露了出来,露出的棉絮呈一种灰黑状,不知道已经穿过多少冬季。
  就在此时监工的鞭子狠狠地抽下!
  “赶紧干活,谁让你们偷懒的!”
  那皮鞭狠狠地在老者身上,鞭出一道血痕,血水透过老者的破棉袄,浸湿了老者棉袄露出的脏棉絮,扬起的长鞭带起几片棉絮,在空中飞扬。
  老者哀叫了一声,刚站起的身体又倒了下去。
  “敢偷懒,看我不打死你!”
  皮鞭扬起,又狠命的抽下,那里那个年轻的农夫赶紧抱住老者。
  “别打我爹,求求你别打我爹!”
  皮鞭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响起,那道血痕让陈方觉得刺目。
  “你要找打,我就一起打!”
  这一次监工的皮鞭再次高高扬起,却没能抽下!
  “谁想找死!”
  监工转身,却看到后方衣饰非同寻常的陈方,马上认出陈方。。
  “卑职该死,不知道是陈大人!”
  那个监工诚惶诚恐,见到陈方想到刚才自己那句谁想找死,吓的跪在地上的双腿都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