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八十一章 想学么

  陈方故意做的多,将冒着热气的泡馍用一个带盖的陶罐盛着,旁边放了备好的糖蒜和辣椒酱。
  两个空着的贡品白瓷牡丹纹碗放在旁边。冬日气温低,食盒特意做了一个保温隔层。
  将食盒递给袭人,陈方叮嘱袭人快些带回东宫,路上小心雪滑。
  袭人走后,陈方又将那个绸布袋子取出来,这里面可是有十几颗珍珠啊!
  此时捏着一颗放在眼前,越看越是心喜,越看越是好看。
  果然是好东西啊,太子真是有心了。
  陈方仔细数了两遍,总共十六颗。
  快午膳时,袭人又来到尚食局,将食盒还回来。袭人看了看陈方,一副欲言又止样子!
  “太子殿下可喜欢?”
  “殿下问以后还能经常吃么?”
  “这个自然,改天让东宫的厨娘来尚食局一趟,我教她制作,也省的你来回跑!外面冷。而且东宫那里自己做,泡馍的味道也会更好一些!”
  袭人走了,银叶看着陈方,那双眼中都是委屈。
  “嫌我不教你?”
  看着银叶样子,陈方怎么会不知道她心思,陈方不免笑笑,这位是倒醋坛子了,当然,不是那种醋坛子。
  “这些天一直看我做饭,难道没学点什么?其实这些都不难!”
  银叶似乎明白了陈方的话,又似乎不明白。
  陈方在她额头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去忙别的事了。银叶羞红着脸看着陈方,此时却真的有心留意陈方做菜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味调料添加的次序和用量。
  “会书写么?”
  陈方知道银叶看他,忽然问到。
  银叶摇了摇头,才想起此时自己在陈大人背后,大人看不到。
  “银叶不会!”
  “想学么?”
  “银叶笨,怕学不会。我们女孩子学那也没什么用!”
  这个时代,女子基本是不学写字看书的,国子监也不收女学生,科举也没有女子参加这一说。
  小说里出的女状元,那只能是小说里。
  当然,这个时代不缺才女,总有一些女子很好强的,就像甘露殿此时住着的那位,以后非要须眉低头。
  “学学总有好处!”
  “大人教我就学!”
  银叶似乎想到什么,此时再看陈方,脸颊愈发红了。陈方转身,用大拇指和食指在她红润的颊上捏了一把。
  女孩子的脸就是好捏。
  这羊肉泡馍其实是为娘娘的午膳准备的,早晨袭人来,陈方就投桃报李让她带回东宫。
  此时甘露殿中,同样的美食也放在皇后和几位皇子公主面前。
  太平不假思索直接用勺子咬着吃,李贤拿了筷子,将粉丝在筷子上绕了几圈,其它两位小点的皇子学着李贤的动作。
  安定公主开始吃的很慢,渐渐也难保持她的公主风范,不免手中快了几分。此时筷子夹了一片厚薄合适,浸满汤汁的羊肉吃的津津有味。
  武媚娘吃的最慢,那泡馍被白瓷勺子舀着,轻轻送进她的玉口。
  “陈方,今日这午膳倒是颇具新意,味道极好!”
  “娘娘喜欢,微臣就放心了!”
  “别忘了东宫和皇上!”
  这几乎是每一次武媚娘觉得膳食好吃,都会给陈方叮嘱的一句话,东宫住着太子,皇上住在大明宫。
  “已经差人告诉尚食做法,东宫那里也已经让人取了!想来尚食已经为皇上备好了这东西。”
  武媚娘点点头,很是满意。
  午膳用罢,甘露殿中几位皇子公主离开,那老宫女又出现在甘露殿中。
  “陛下那里如何?”
  “陛下龙体安稳,只是还需要静心调养,娘娘不用太过担心。”
  “你知道我就是不放心陛下,这病若是我能替陛下得了该多好!”
  武媚娘叹了口气,这些日子,武媚娘每日都要去宫中的佛光寺为李治祈福,愿以自己折寿换李治龙体无恙。
  “娘娘,陛下寝殿那里的宫女我按照娘娘意思已经全部换了,都换了些老宫女,每一个老奴都仔细看过。”
  “听寝殿的太监说,前几日有一个叫碧儿的宫女曾经和陛下单独处过!”
  “杀了!”
  “是!”
  “还有一事,昨日太子让人送往唐工坊工地的那批棉衣棉被,其实是陈大人让送的!”
  “这事你可确定?”
  “是袭人告诉老奴的,千真万确!”
  武媚娘揉了揉自己额头,摆了摆手!
  “老奴告退!”
  “弘儿,你怎么能这么轻信一个宫女。你以后可是注定要做帝王的人,如此轻信于人怎么行。若她不是母后的人,又会如何!”
  武媚娘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
  继而武媚娘眉头舒展开来,想到陈方,这个自己从鸿胪寺要来的吏员,倒是越来越让武媚娘觉得喜欢了。
  本来武媚娘也只是一时心喜,将陈方弄进宫中,却不曾想到,陈方为她带来了这么多惊喜,现在倒真有点离不开他。
  看来让弘儿和陈方多相处一些总是好的,这陈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周到。
  此时想到陈方,不知不觉武媚娘心中有些悸动,那是属于一个女人的悸动,不过很快被武媚娘压了下去。
  她牵挂的还是李治,还是唐皇。在她心中,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李治的位置,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这日子过得轻快,转眼已经到了岁末,按照惯例,岁末又有的忙了,尤其是尚食局。
  这一天陈方又好不容易来到唐工坊的工地,此时地基已经全部挖好,劳工们正在夯实地基。这些天,这倒是陈方第二次来,实在是这些日子忙碌,而且上次来这里,给陈方的感觉可绝对不好。
  看到各处的劳工都穿着冬衣,陈方长出了口气。各处的监工,此时也不会轻易鞭打这些邢徒农户,太子的威严果然还是有效。
  敲山震虎这一套陈方也是玩的溜。
  “卑职见过陈大人!”
  监工头子老远看到陈方,已经跑了过来。
  “嗯,这工坊的进度如何了?”。
  “正在夯实地基,年后就能开始建造房舍了!”
  陈方点了点头,随意在工地走着。偶尔看着那些邢徒,似乎心有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