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八十三章 岁末

  “我教你的,都会了没有?”
  “都已经会了,就是字还是写的那么难看!”
  “写写这几个字,看能写好不?”
  陈方将阿拉伯数字写在宣纸上,墨慢慢晕开。
  “这是什么字?”
  “数字,西秦那里传来的!”
  这个时代,由于有西秦的存在,这阿拉伯数字早就在大唐流传开了。大唐那些文人不喜欢,觉得这东西难登大雅之堂,不过一般大户的算账先生极为喜欢,这东西简单。
  “这倒是好写!”
  银叶欢喜的在宣纸上写了起来。
  “你这丫头,就是懒!”
  “银叶才不懒,大人,我这就去给你准备洗脚水!”
  看着银叶跑出去,陈方拿捏着刚才银叶用过的那根狼毫,在纸上写下一些基本算式,丫头坐过的凳子,此时还是温热。
  唐工坊那里建好以后,就把这丫头打发去账房!不过到时候还是要她伺候我,这小身段天天看着也舒服啊!
  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看着就是养眼,可惜不能动。
  陈方郁闷,银叶虽然做事笨点,学东西慢些,不过对于陈方,银叶却是这个时候唯一属于自己的宫女。因为安定公主亲口将她送给了自己。
  皇家公主的话,那也是金口玉言,这就是贵人一句话可以决定别人一生的时代。
  银叶此时倒真的是陈方唯一的自己人,所以必然要为陈方帮衬一些。以后送到唐工坊账房,也算给账房安插了一个心腹。
  太极宫的天空上,一树银花豁然盛放,璀璨夺目,光耀神州。接着,一树树银花接连在天空升腾而起,照亮了半边天幕。
  这是西秦那边卖到大唐的烟花,原本华夏各国也有制造,奈何总是没西秦卖的好,这些年,宫廷放的,倒都是从西秦进口的,价格吗?很让人牙疼。
  听宫里殿中监一些老太监说,就这一下,得大唐一户中等百姓家一年的花销。而此时太极宫中那一簇簇窜进天幕的烟花,该是多少大唐子民一年的花销?
  不过当年公子扶苏没将火药用在制造枪支火炮上,总是好事,要不然,这些年西秦怕是早扩张到不知何种程度。
  将西秦的技能书点歪,倒是长公子心善了。陈方绝不信能将肥皂和玻璃做出来的长公子,做不出军用黑火药。
  至于那位刘秀,估计真不知道,这也正常,回到陈方原本生活的那个时代,不借助网络,又有几个人能一口报出几种黑火药的配比比例,估计多半连配方都说不全,更不用说让他们做工业火药,以至于让人胆寒的化学火药。
  假如是一个中学没毕业,各科亮红灯,对学校失望透顶,早早溜出家门混社会的社会青年穿越到这个时代,你指望他做出什么?
  太极宫这一晚注定休眠的很晚,陈方自然也睡得晚。
  今年的除夕夜宫廷没有大宴,武媚娘早已带着一家去大明宫陪李治去了。至于别的嫔妃,那就只能寂寞了。
  高出不胜寒,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这更深的皇宫呢!
  也许是因为西秦和北汉的存在,也许是因为历史上那几位穿越众的努力,此时的大唐很注重岁末春节,守岁迎新在这个时代也是一个传统。
  从太极宫也能看到大明宫的焰火,华丽妖娆,美不胜收,东宫那里今晚倒是安静,估计太子也在大明宫中陪着他的父皇母后。
  此时李治应该拥着武媚娘在看焰火,对着极速窜上天幕的烟火许愿吧!李治应该许的是让大唐天下太平,长治久安,万邦来朝,四方来贺。而武媚娘应该许的是自己的让夫君龙体痊愈,以后都可以和自己朝夕相处。
  而几位公主皇子应该早高兴的蹦蹦跳跳了吧!李弘和安定应该只是看着,因为毕竟大些。而几位小皇子和太平应该早显露孩童的纯真和无邪了吧!
  这个时代,注定还是一个盛世,注定还是大唐最繁盛的年代。
  子时一到,打更人的打更声回荡在太极宫中。来大唐的第一年就这么匆匆而过,随着一声更声,算来却也只有小半年。
  从临近重阳到现在,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而陈方也终于在这个时代立稳了脚跟。
  大唐也是有节庆假期的,称为沐休,这几日朝中众臣也是不会上朝,岁末难得的清闲。
  可以在家陪着家人,可以在亲朋好友,门交旧故家中拜访。
  甚至唐皇开恩,宫中的嫔妃才人,美人九嫔这几日也可以出宫看望家人。
  这倒是让宫里监门卫这几日忙的不可开交,哪一位有品的宫人出宫,不得记录造册。
  而最郁闷的是尚食局,各宫都派人来尚食局讨要小食,几个御女采女知道自己品阶低下,竟是亲自来尚食局讨要。
  毕竟都是有品的,陈方自然不可能得罪,给了这个不给那个,或者没有按照品阶给多给少,那都是得罪人的事。
  能在宫中混个一官半职的,哪个不是身后背景雄厚,都得罪不起。
  尚食局忙的人仰马翻,殿中监几位老太监只想骂娘。
  此时一位才人竟然为了讨要小食,让陈方多给两串糖葫芦,竟是给陈方跳了舞。
  周围一些同来的仿佛得了灵感,此时尚食局外的棚子中,小广场上,那是各位宫人献才献艺,热闹非凡。
  窈窕身姿,飞袖流云,差点没将陈方吓的半死。
  你妹,你们给我唱曲跳舞,是嫌我活的长了吗?
  你们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你们可是这后宫的才人美人御女采女,只有唐皇才能欣赏你们的舞蹈。
  陈方心急,绝不能让这些人在这里继续胡闹,甚至因为心急,连手中切肉的菜刀都没放下就冲出了尚食局。
  尚食局外一阵兵荒马乱,各位宫人被吓得桃花失色。
  陈方此时才留意到自己手持一把染血的菜刀,赶紧将刀收到身后。
  “各位姑奶奶,别跳别唱了,我求求你们了!”
  陈方就差跪了。。
  惹得这些宫娥又是一阵娇笑。
  别说,此时的大唐宫廷,那真的是千娇百媚,美不胜收,只可惜那位是真的无法安抚这宫中贵人们的寂寞空虚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