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八十四章 温泉水滑洗凝脂

  其实忙也就这一天,唐皇开恩,这宫里家在长安,或者在关中地区的早早就往家赶了,哪里会多留一日。
  自然,家远的就只能绝了回家心思,这个时代,可没有飞机动车,说起来,这些宫人也是命苦,离开家,往往一辈子都只能住在这深宫之中了。
  第二日陈方也就清闲了,只是陈方此时却遇到了他来到大唐以后最怕遇到的事情,武媚娘叫桃红叫他。
  地点在沐华宫,那里其实不应该称之为宫,而应该称之为皇家御用澡堂子。
  陈方在太极宫也住了小半年,早就熟悉了这里,沐华宫虽然真没去过,也不敢去,却也知道,那里是太极宫的华清池,是宫里贵人洗澡的地方,除了正宫娘娘,也就四妃九嫔那个层次可以去那里洗澡。
  武媚娘在那里见他,会因为什么。
  躲了小半年,陈方真以为自己躲过去了,真以为武媚娘忘了将自己带进宫中的用意。此时才明白,自己想多了。
  有些事情终究是躲不过去,岁末迎春,春天真的来了。
  这不,武媚娘就让人找他来了。
  “公子,娘娘还在等着!”
  看到陈方呆在那里,桃红催了一句。
  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不过的!
  不是早就想好了,武媚娘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这颗脑袋能安稳立在脖子上,陈方早就将这具男儿躯准备献给武媚娘了。
  她想如何就如何吧!活着重要,别的都没生存来的实际。
  “桃红,你带路,我没去过沐华宫!”
  沐华宫遥遥在望,进入宫中,明显感觉这里的温度比外面高了许多,这是因为铺设在宫殿下的地龙炭火。
  这里温暖如春,甚至宫中铺设的地龙炭火催熟的这沐华宫中百花在冬日开放。
  沐华宫此时没有几个宫女,能看到的宫女陈方确认之前都见过,全部是武媚娘的心腹宫女。
  陈方甚至看到自己初来大唐,给自己倒洗澡水的那两个宫女。
  一窝子心腹,武媚娘能在这里找自己做什么,陈方自然心知肚明。
  桃红带着陈方直接进了前殿,里面有一些水雾飘来,隐约能听到一些水声,如梦似幻。
  “我为大人更衣!”
  桃红为陈方换了一身轻便单衣,这里的温度已经很高了,冬衣在这里穿不合适了。
  陈方换了单衣,忍不住心中些微紧张,虽然从来到大唐一直在心中告诫自己,总有这么一天,可真到了此时,心跳还是快了几分。
  “大人等等桃红,我去准备一下!”
  桃红离开,过了一会,桃红也换了衣衫前来,单薄的宫衣衬托着桃红婀娜的身姿,陈方忽然蹦出一个念头,若是没进宫中,只是在普通人家,娶桃红这样的娇娘,相夫教子,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为何一穿越就穿越在这太极宫中,一穿越就穿在武媚娘的床榻。
  只是这一切只是妄想,他要面对的依然是未来的女帝,未来的武曌,日月当空的一代女皇,华夏五千年历史中最厉害的一个女人。
  桃红已经在前方带路,陈方只能亦步亦趋跟着桃红,此时小腿肚突突的颤着。陈方只能通过深呼吸调整自己的心态,别紧张,越是紧张,越是容易出错。
  亦步亦趋,渐渐陈方心境稳了下来,他还是那个性子,越是遇到紧急事情,越是能保持沉稳的心境。慌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那片缭绕的水雾中,水声越来越近,透过重重珠帘,水雾弥漫在陈方身上。
  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从殿中传来,闻着让人心醉,却也分不清是什么花的香味,只是此时陈方哪有心思去闻。
  走过重重珠帘,水声就在耳畔,再过一处帷幔,桃红停了下来。
  “大人,娘娘就在里面,大人快进去吧,别让娘娘等的急了!”
  陈方明白,桃红也只能带他走到这里。珠帘后,就是武媚娘沐浴的地方。
  陈方有种死刑犯上绞刑架的感觉,有一种面对刀斧手,还要吟唱两句诗词的感觉。
  只是最终只化为心一横,揭开了那最后一层珠帘。
  面前宛若仙境一般,缭绕水雾中,一方白玉池子,池中堆叠着无数花瓣,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大唐北方,池中的花瓣仿佛一场幻觉。
  这是一池温泉水,不借助任何炭火加温,原原本本一池温泉,在这太极宫中却也难得。
  一池碧水洗凝脂,陈方又看到那个背影,像第一次看到一般,这个背影让陈方感觉美的不可思议,美的仿佛不是来自人间。
  仿佛穿越无尽时空,也只能找到这一个如此美的背影,让人窒息,让人感叹造物的神奇。
  云鬓轻绕,美人在前。那凝脂白玉一般的肌肤,那如墨在池中晕染一般的秀发。
  仿佛天工雕琢,每一丝都是如此完美无瑕。若非亲眼见到,很难想到人家有如此极品的美人背影。
  真是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池中的无数花瓣衬托着武媚娘,那一池的落花似乎都失去了颜色,千娇百媚在这一个背影面前也只能如泡沫一般破碎飞散。
  那一个简单背影,此时让陈方觉得呼吸都有些沉重。第一次看时,还有轻纱遮挡,而这一次所有的美直刺陈方双眼,来的如此直接突然。只是一瞬间,这种美就仿若重锤一般捶的陈方有些恍然。
  那一刻,陈方竟然真的没有丝毫紧张,国色天香,还有什么比入浴的美人更让人流连。
  陈方之前还想过淑妃静妃那些妃子只比武媚娘差了一分,此时才明白这一分是多么遥远。
  水声在耳畔回荡,那撩人的玉指轻轻拨弄着水花,晶莹温润的水花划过凝脂一般的玉肤。几朵花瓣被玉指拨弄,却是美人衬的花更有了颜色。
  “陈方!”
  听到进来的脚步声,武媚娘轻轻叫了一声陈方的名字,陈方赶紧止步。。
  “微臣罪该万死!”
  陈方扑通一声跪在那白玉池子边缘,不敢再看武媚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