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九十章 猜拳喝酒

  几个宫女已经站在武媚娘身前,那东西极速飞来,擦过前方大殿的尖顶,在众人面前放大。
  那东西越过几个宫女头顶,直直向武媚娘飞去,武媚娘伸手轻轻抓住。
  “好了,没事!”
  “母后母后,那风筝是我的!”
  武媚娘刚抓了风筝,就看到自己几个儿女向这边跑了过来,太平跑的最快,已经跑到甘露殿前。
  “太平,慢点!”
  “母后,这风筝是儿臣的!”
  “陈方给你做的?”
  “是陈方给儿臣做的!”
  武媚娘将风筝交给旁边宫女,俯下身为太平打理额前汗湿的头发。
  “桃红,带太平去沐华宫!”
  “母后,太平不要和桃红去,要和母后去!”
  “好好!母后陪你去!”
  太平伸出手,武媚娘抱起太平,对太平武媚娘一直是宠爱的。
  武媚娘和太平公主走后,安定公主从宫女手中接过风筝,仔细看着,就一张纸,几根竹篾,一根丝线,这东西就能飞上天空。
  此时陈方还在自己住处,看风筝飞向甘露殿方向,陈方根本就没过去。
  这几日陈方倒是忙了,总有嫔妃差人来找陈方,来人总是拿了嫔妃们的赏赐,只求一个风筝。
  别人拿着真金白银,只为了求一个风筝,陈方自然不好拒绝。
  求的人多了,银叶这几日已经开始不练字,帮着陈方制作风筝,陈方又从尚食局找了两个聪明伶俐的小厨娘,给她们三人约好,一个风筝做好三文钱。
  钱就放在桌子上,做好自己取三枚,这三人倒是从不胡拿。
  其实从一开始教银叶算术,钱就是放在那里的,银叶从不胡拿,即使陈方不在。
  若被别人知道,一定会惊掉下巴,可在尚食局,这就是常态。
  几个小财迷这几天做的认真,陈方没敢给几个小财迷说,就这样一个风筝,宫里贵人们最少都会给一个五两银锭子的打赏。
  这还是最少,有的甚至给翡翠珠子,小金元宝呢,那位郑才人人最好,直接让宫女塞给了陈方两个小金元宝。
  郑才人真是好人啊!陈方真想见见这位郑才人,到现在都没见过这位大唐好才人。
  几天时间,宫里几乎能叫上名姓的都有找陈方做风筝,这风筝在皇宫已经流行起来。
  当然,来的人都带了金银,这让陈方好心欢喜,宫里就是好人多,好人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唯一没有出银子的是李修仪,其实李修仪并没差人找陈方要风筝,而是陈方做了一个让人送去。
  期间武媚娘也让桃红前来让陈方做了一个风筝,本来武媚娘的风筝陈方也打算免费,谁知道武媚娘特意又让桃红给了陈方赏赐,两个玻璃杯子。
  娘娘的赏赐一向如此,没小金元宝,银锭子实在。以后唐工坊开工,这玻璃杯子还不是批量生产。
  这东西注定是个贬值货,偏偏不能用来兑现,毕竟是娘娘赏赐。
  这个时候倒卖宫中物件,那可是重罪,会没命的。
  不过听桃红说武媚娘得了风筝以后就去了大明宫,想到武媚娘陪着李治放风筝,陈方也是醉了。
  这几天陈方收银子都收的手软了,这些东西太多,陈方只能让人找了一个大箱子,放在里面。
  陈方不在,银叶就守着那个箱子,大部分时间,陈方自己守着。他倒是从不担心银叶胡拿。
  这一日快到傍晚,外面的太阳即将落山,一个宫女从外面前来找陈方,陈方认得,是帮孟菲传信的那个掖庭宫宫女。
  “油坊那里可有事情?”
  “孟菲让我告诉大人,掖庭宫那里接到旨意,明日两位殿下就要离开掖庭宫,前往唐工坊了。”
  “唐工坊现在能住人了?”
  陈方这些日子忙着做风筝,简直忙的焦头烂额,根本不曾去看唐工坊进度,没想到现在都可以住人了。
  陛下有旨意,两位殿下暂时看押在掖庭宫,等唐工坊建成,就移交唐工坊。
  “这个奴婢不知,想来应该可以住人了!”
  “哦,我明日会去油坊,有劳了!”
  陈方从旁边取了一个布袋,里面都是经常备的小食,因为几位小殿下每日都来,所以这是常备。递给那宫女,那宫女欣喜接过。
  “大人给的打赏已经太多,这个不能要了!”
  “给你你就拿着!”
  看着那宫女高兴离开,陈方挠了挠头,这日子过得真快,唐工坊已经可以住人。
  此时外面太阳已经落下,一抹晚霞在西方天际慢慢隐去身影。
  想到唐工坊已经即将建成,陈方心情大好。
  只要工坊建成,他就可以搬进工坊之中了,那里可是自己地盘,再也不用在这太极宫中成日提心吊胆。
  心情舒畅,那里银叶做好了今天最后一个风筝,这个风筝是今日安定殿下要的,一只绚丽的蝴蝶。
  “银叶,去尚食局取一些米酒,陪我喝酒!”
  银叶听到,赶紧跑出房间,这年头酒都比较淡,宫女也是喝的,桃红就是一个小酒鬼,这银叶在尚食局待的时间不短,也成了小酒鬼。
  其实尚食局里都是一帮小酒鬼,对此陈方放的开,鼎玉自从认了陈方这个师父,也不在这方面约束那些厨娘,有时候还陪着喝。
  反正酒就在那里,想喝就喝。
  一坛米酒被银叶抱了回来,丫头额头已经微微见汗。放下酒坛,银叶用手擦了擦汗,从旁边桌子取出两个瓷碗,上好的贡品白瓷。
  有酒,有美人,陈方心情又好,此时倒是多了一些兴致。
  “我们玩个游戏!”
  “大人,什么游戏?”
  “猜拳,谁输谁喝酒!”
  “好,大人教我如何猜拳!”
  “很简单,就三种手势,石头剪刀布,看我手势,石头砸剪刀,剪刀剪布,布包石头。”
  “来!”
  “石头!”
  “布!”
  “大人,我赢了!”
  “好,认赌服输!”
  陈方拍开酒坛泥封,倒了一碗米酒,一饮而尽。
  “再来!”
  ...
  “大人,你又输了!”。
  陈方已经喝的迷迷糊糊,旁边放着两个空酒坛子,虽然米酒酒味很淡,但也架不住量多。
  银叶倒是想喝,奈何猜拳老赢,都没喝几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