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九十五章 太液芙蓉

  “陈大人,你以后就在这里当值了,这唐工坊规模真是好大!”
  忽然一位宫娥看着唐工坊,感叹道。
  “陛下抬爱,陈方也只能鞠躬尽瘁,以报陛下万一。”
  “陈大人,这唐工坊建成之后,我们可不可以来这里游玩?”
  “这个,要看陛下旨意了,陈方断然不敢做主的!”
  陈方郁闷,一个工坊,有什么好游玩的,你们也是真闲。你们是想去为工坊的工人慰问演出么?
  不过想想这群人都是唐皇圈养的百灵画眉,也挺可怜的。或许这近在太极宫大明宫之间的唐工坊对她们也是新鲜。
  不知不觉已经走进大明宫侧门,右银台门,守卫的监门卫没有丝毫为难,只确认身份就放行。
  此时视野一下子辽阔,唐皇让宫中诸人今日来大明宫,却是在太液池边放风筝,这大概也是这个世界历史上第一次风筝节了。
  放眼望去,太液池此时已经历历在目,太液芙蓉未央柳,这太液池的盛名可是伴随着白居易的《长恨歌》传唱千古。
  进了大明宫,那些宫娥自然急着去见陛下,此时陈方向太液池畔走去,凛冬刚过,池中的浮冰已经融尽,此时一池泛蓝春水轻轻起着波澜。
  湖边一片片干枯的芙蓉花枝枯叶,其间点缀莲蓬朵朵,偶尔有莲子还未脱落,却如何也不可能看到太液芙蓉盛放这样的美景。
  过了四月,大概也只能看到小荷才露尖尖角,一直到了六月,才有映日荷花别样红吧!
  陈方本想一个人静悄悄的,就这样在太液池畔走走,也装一装诗人骚客的雅致,挨过今日这场风筝盛会。
  却听见身后有人唤他,果然世间事不如愿者十之八九。
  “陈大人,您怎么在这里啊,陛下和娘娘正四处差人找您呢,若不是刚才吴美人说您在这边,我都寻不到!”
  “陛下和娘娘找我,请公公带路!”
  陈方郁闷,李治和武媚娘,你们好好看你们的风筝,找我干嘛?就不能让我看看这太液芙蓉么?
  不过圣命难违,小命要紧!
  此时太液池畔另一边早辟出一片地方,这里摆了案几椅凳,周围用布幔圈着,李治身体不宜受风寒,这是挡风。
  此时走近,陈方看到案几上摆满小食,瓜子花生果脯小鱼干,应有尽有,还有几个酒坛放在一旁角落。都是大明宫的尚食局所做,估计今日鼎玉可是忙的不行。
  这里此时已经有不少人,都是陛下的四妃九嫔这个层次。四妃自从淑妃离开,只剩下静妃和德妃,贵妃是一直空着。而九嫔除了昭仪,倒是都齐着。
  本来昭仪是武媚娘,武媚娘做了皇后,李治也未曾重新封过昭仪。其实自从专宠武媚娘以后,这后宫李治基本不管的。
  武媚娘做了皇后以后,这后宫倒是确实舔了一些宫娥,不过身子都干净的要命,别说被李治宠幸,有些甚至连见都不曾见过。
  看到陈方,李治和武媚娘都是难掩脸上的一抹笑容。
  “微臣陈方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叩见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陈爱卿不必多礼,来人,赐座!”
  唐皇直接指了位置,看的武媚娘和周围嫔妃都忍不住看了唐皇一眼。
  李治指的位置竟然是他的右下首,这个位置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轮到陈方坐,这里除了武媚娘,哪个嫔妃也比陈方地位高不知道多少。
  这里坐的可都是后宫最尊贵的那些贵人,不说她们本身的身份,就说她们身后,哪个又不是这大唐的皇亲国戚,功臣勋贵。
  老太监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旁边的武媚娘,武媚娘轻轻颔首,老太监赶紧搬了凳子放在唐皇右下首。
  这天下是李唐的,唐皇要如何,谁敢说一个不字。
  陈方也明白那位置自己不适合坐,奈何陛下圣意已下,陈方只能坐到那个位置。
  陈方坐定,此时规规矩矩,目不斜视。
  武媚娘看了看陈方,此时握着李治的手。
  “听说昨日几位皇子公主在爱卿那忙了一日?”
  “回娘娘的话,几位殿下昨日确实都在我那,为今日的盛会准备。”
  “哦!”
  “陛下,也不知道我们这几位皇子公主准备的什么?”
  “一会就知晓了!”
  李治拍了拍武媚娘的手,看着陈方,眼中有期待。陈方和自己那几个皇儿忙了一日,真的让李治很是期待呢!
  只是李治此时也不问,有些事提前知道就无趣了。
  “弘儿拜见父皇,拜见母后!”
  就此时,太子李弘赶了过来,身后跟着袭人,袭人拿着一只风筝。
  “弘儿快快起身!”
  看到李弘,李治极为高兴,这些儿子女儿中,可就李弘最让他满意。
  “父皇,母后,今日大明宫中盛会,弘儿斗胆,想请父皇母后让暂居唐工坊的两位皇姐也参加!”
  李弘说完,那里武媚娘神色不易察觉变了一下,很快恢复如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
  旁边的陈方看了看太子,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陛下真想让两位殿下参加,早就搬了旨意,如何也不会等你提醒。
  李弘还是年轻,也亏得李治和武媚娘都极为宠爱他。这要换做别人,怕是陛下和娘娘要记下这个小节。
  “义阳和高安朕也确实好久未见了!”
  李治看了看旁边自己的皇后。
  “确实,今日倒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差人去唐工坊请两位公主前来!”
  “启禀陛下和娘娘,微臣这就去请两位殿下前来!”
  “好,陈爱卿速去速回!”
  陈方赶紧离开,坐在唐皇右下首真是别扭,此时能逃就逃。
  陈方走后,武媚娘看着李治,李治看着武媚娘,两个人的手不自觉捏着,十指交扣在一处。
  “这次能在这里举办这场盛会,多赖陈爱卿了!”。
  “陈爱卿确实办事妥当,深得陛下喜欢,不知道陛下何时让陈爱卿去唐工坊?”
  “总要那里建好再说!不过我倒是还有一事,也是关于陈爱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