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九十九章 二圣论陈方 上

  “这天下就只有你可以如此叫我!”
  “李修仪还叫你三哥哥呢!”
  武媚娘故作吃味的说道,说着的时候很有一股淡淡的醋劲。
  “李修仪是安皇叔的女儿,叫我三哥哥不是很正常么?你要是不喜欢,我让她以后不许这么叫了!”
  李治宠溺的抱着武媚娘,轻轻为武媚娘解开云鬓,一头如墨长发顺势而下,丝滑柔顺。
  年轻时,李治最喜欢用武媚娘的头发拂面,仿佛喜欢的人儿化作万千细小触手抚摸着自己。
  此时李治搂着武媚娘,将脸颊埋进那一丛秀发间,鼻翼轻轻嗅闻,还是那种味道。十几年,这种味道却从未曾变过。
  “好了,陛下,不要了,您身体要紧,赶紧睡了!”
  武媚娘轻轻扶着李治脸颊,将他扶起来。刚才李治温热的鼻息打在锁骨,已经让武媚娘心思旖旎,有些沉陷其中了。
  她真怕自己会失去最后的理智,完全沉醉进这份帝王柔情之中。想到上次李治因为情绪激动,呼吸急促进而吐血,武媚娘就很是害怕。
  她真怕哪一天李治卧床不起,甚至...
  武媚娘不敢想,她只希望李治赶快好起来。
  李治抓着武媚娘的手,继续将脸贴在武媚娘柔顺丝滑的秀发间。
  “今日高兴,我觉得身体现在很好!”
  “每次陛下都如此说,每次都害得媚娘担惊受怕!”
  武媚娘说着,竟然轻轻啜泣起来。李治赶紧坐好,拉着武媚娘的手。
  “媚娘,都怨我,都怨我,好了,我不动你了!”
  “其实媚娘也想让陛下开心,陛下好好养病,等病好之后,陛下想如何就如何!”
  武媚娘那女儿模样看的李治痴迷,此时真的感觉千万只手在在心间猫抓一般难受。
  不觉气息上涌,李治咳嗽几声,武媚娘赶紧抚着李治胸口,让李治这口气顺下来。
  “陛下,我去宣太医!”
  “不用,现在已经好了!最近我感觉身体已经好了许多!”
  “嗯,媚娘也感觉陛下最近身体好了许多,陛下静心调养,这病一定会很快好的!”
  “我听媚娘的,来,坐我腿上!”
  “陛下!”
  “治哥哥说的话媚娘不听了!”
  “陛下身体?”
  “媚娘,自从我病之后,七八年间,却最想的是你能一直陪我,还像以前一样!”
  “治哥哥,媚娘知道错了,以后会多陪陛下!”
  武媚娘坐在李治腿上,侧脸轻轻靠在李治胸膛,李治用手抚过武媚娘的秀发,手指摩挲她的面颊。
  “天下之事都落在你的肩头,我也知道难为你了,让你一个女儿家承受那么多!”
  “治哥哥莫要这么说!能为你分担一二是媚娘福分!”
  “我只盼着弘儿快快长大,这样就能为你分担一些了。媚娘,我这一生觉得对不住的人只有你!”
  武媚娘赶紧用手去掩住李治的唇。
  “治哥哥,媚娘有一事正要对治哥哥说呢!”
  “关于弘儿的?”
  “我想让陈方教导弘儿!让他做以后的帝师。”
  李治此时倒是仔细琢磨,想了想,抚着武媚娘的手,却笑了起来。
  “你倒是和我想一块去了!”
  “治哥哥说说你心中想法,你不觉得陈方太年轻了?”
  “有志不在年高,一个人的心智和才华和年岁又有多少关系。外面七老八十,满脑子歪心思的人多了。倒是青年才俊,虽年纪轻轻,却已经在很多地方颇多建树。”
  “想我当年刚继位还是幼年,长孙国舅和几位大臣辅佐,到十二岁,已经能基本打理国政,十六岁时,正式得唐皇冠冕,就出兵与西秦打了几仗,而且都赢了!西秦求和,每年都会派使节来长安朝拜!”
  武媚娘轻轻伏在李治怀中,她最喜欢的就是听李治说当年打仗的事情。也最是崇拜那位少年时就让西秦俯首称臣的英雄。
  他一直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
  “陈方比起我当年,总还大几岁,我又如何会嫌他年轻!”
  “那治哥哥给我说说为何选择陈方,让媚娘看看和我两心中心思是不是一般!”
  “陈方来到太极宫虽然时间不长,不过这些时日所做之事却深得我心!”
  “陛下指菊花酒那些?”
  李治摇了摇头,抚着武媚娘的面颊。
  “不许叫陛下,无人时只准叫治哥哥。这是圣旨!”
  “媚娘遵旨!”
  “菊花酒那些只是小技,治哥哥我看重的是他的心性和品行!”
  “哦,那治哥哥说说从哪件事看出!”
  “这个说起来就多了,你知不知道发生在尚食局的一件事?”
  武媚娘摇头,不知道李治说的哪件事,毕竟尚食局最近事情真的很多。
  “有一天尚食局外有才人为陈方跳舞,你知道他如何做的?”
  武媚娘摇头,她倒不奇怪这事李治知道,这后宫毕竟是他的后宫,一般事如何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天子身在庙堂,却对天下事了若指掌,自己崇拜的唐皇可不是昏君,宫中之事他如何会不知道。
  “陈方情急之下竟然拿了一把刀冲了出来,将一片宫娥吓的赶紧退却。”
  “那场面一定很喜人!”
  “我听到也是大笑,陈方看到众多宫娥急退才觉察自己竟然拿着刀,此时赶紧将刀藏在身后,对宫娥说,各位姑奶奶,别跳别唱了,我求求你们了!”
  “治哥哥想说陈方很懂礼,知度!”
  “嗯,这只是一件小事。再比如今日,我有意试探陈方,让陈方自己说一个所需的赏赐。”
  “治哥哥,你当时就不怕陈方狮子大张口?”
  “因为他是陈方,所以我不怕。不过他竟然开口只要太液芙蓉,我确实不曾想到。”
  “媚娘也不曾想到!”
  “我也给治哥哥说一件事,倒是关乎弘儿的。”
  “媚娘你说!”
  “治哥哥还记得宫中投毒之事么?”。
  “嗯,弘儿为了洗刷淑妃一脉嫌疑,调查了此事,最后确定不是淑妃和两位公主做的。”
  “此事倒是陈方教的,而且事后我查过,那一日静妃的宫女偷食身死,也是陈方第一个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