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零一章 这香有问题

  不对,是这香,这香竟然有问题,你妹,你让我来陪睡也就罢了,点这催...之物干啥?
  陈方此时觉察出这寝宫之中点的熏香有问题,其中肯定含着某些刺激药物。奈何陈方却也无法,这肯定是武媚娘让人点的,难道陈方要质问武媚娘为何点这种香,那不是找死么?
  至于屏息不闻,好吧,这是历史小说,不是玄幻,也不是武侠。
  此时香气愈发浓郁,香炉中氤氲香雾缭绕蒸腾,在屋中渐渐散开。陈方脑中已是旖旎,此时脑海中竟然都是沐华宫中种种,如何也挥之不去。
  不觉身体已经出现本能反应。
  那里武媚娘站在陈方不远处,宫装已经褪去,武媚娘轻轻挥手,宫女已经退下。陈方看武媚娘,渐渐觉得喉咙都是干渴。
  这香果然厉害,以前只是听说过,真正闻了才明白是如何滋味。尼玛,真是难受,此时陈方只感觉身体如钢铁般坚硬。
  武媚娘身上的皇后衣冠摘去,一袭轻纱遮掩不住那诱人轮廓,云遮雾绕一般,却更显妩媚诱人。这女人前世确实是属妖精的,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
  一抹浅笑,武媚娘看着陈方,手指轻轻伸出,陈方鬼使神差一般握住,继而一拽,拉入怀中。
  他相信,武媚娘一定是天生媚质,明明心中想着抵抗,可身体的选择确是接受。也是这香太过厉害,陈方两世为人,却还是第一次接受这刺激之物。
  一次是死罪,再来一次无非也是死罪罢了!人总不能死两次。
  其实是没有选择,陈方明白一个道理,想要活下去,这个女人必须伺候好。
  虽然每一次都是生死之间,不过死和还有机会活之间选择,陈方肯定会选后者。
  芙蓉帐暖度春宵,不觉已经快近正午。
  看着武媚娘穿衣,陈方又狠狠从后面将她抱紧!此时那香气还有残存,脑中挥之不去的旖旎,只想占据这个身体。
  “大胆!”
  陈方赶紧放开,此时脑中轰然清明,如同当头一棒,又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豁然清醒。
  这女人下了床,又变成武媚娘了。你点这劳什子燃情之物,害死我了。
  如果没有这香,陈方绝不会做出从后面抱住武媚娘的举动。他明白,他就是一个工具人,武媚娘喜欢的,只是他的身体,她爱的永远是那位唐皇,心只属于他。
  “娘娘恕罪!”
  “罢了,以后不许从背后抱我,一会你迟些离开!”
  “微臣遵命!”
  看着武媚娘离开,桃红却留了下来清除一些痕迹。陈方长长出了口气,只看着桃红打理这里。
  “桃红!”
  “公子有何事?”
  “无事!”
  等到一切处理好,陈方穿好衣服,也打算离开这里,此时忽然脑中蹦出一些事情,两次武媚娘找自己,都是陪了陛下之后,那次初二,初一武媚娘是陪陛下的,昨日大明宫中武媚娘并未回来,也是陪着陛下。
  难道说武媚娘每次找自己都是被李治勾起...不会真是这样吧?
  “桃红,我问你,我刚进宫那日,娘娘是不是之前陪着陛下!”
  “好像是,让我想想,对,我记得那一日娘娘刚从甘露殿出来就要见公子你!”
  此时陈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心中有了这想法,越想越觉得就是如此。每一次武媚娘找自己都是刚陪了李治之后,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那三次呢?
  武媚娘平日根本不会专门找自己,两个人有接触也绝对是正常的君臣关系。
  这女人肯定是某方面欲念很深,正是虎狼之年,不过却也没到无法压住的地步,除非有人撩拨,才会忍不住。
  “李治,你别再动你老婆了,你这样我很害怕啊!每一次她来找我,我都怕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想通此事,陈方忍不住心中大喊。
  不过也只能心中喊喊,李治是皇上,他真要动谁,谁又有什么办法。就算武媚娘已经是皇后,皇帝让做什么也只能做什么。
  此时桃红还在,如何也不可能真说出口,这事只能闷在心里了。
  没想到最后的症结却在这里,李治撩拨武媚娘,却不能真的做什么,武媚娘忍不住寂寞,就找自己。
  死结,陈方毫无办法。
  离开了这处宫殿,陈方在太极宫中随意转了转,春暖花开,万物复苏,脱下臃肿冬装的宫女愈发娇俏动人。
  尼玛,武媚娘,这香的后遗症如何根治啊!
  陈方看了看宫女,就赶紧回自己住处,仿佛那熏香的劲道还在,总是忍不住脑中旖旎场景。
  旁边银叶还在练字,不知道是不是熏香作用,此时看这丫头身段愈发撩人。
  “银叶,今日不练了,你去一趟唐工坊,昨日我吩咐孟菲让人在我住处旁挖荷塘,你去看看准备的如何了!”
  “大人,我这就去!”
  “吁!”
  借故支走银叶,陈方真怕一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一直到了夕阳西下,陈方才觉好了许多,喝了一些晾凉的冰水,终于将那些场景驱除脑海。
  此时再看远处走过的宫女,却也无甚想法。
  那香的劲道还真大,以后还是距离那妖精远点好,一次一个多时辰,谁受得了。
  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的,陈方郁闷,这身体是不是应该好好补补,尚食局倒是有不少壮阳之物。
  喝菊花酒,嚼豹筋虎鞭没问题吧,反正陛下也用不着,这后宫也没人能用得着。
  陈方决定,自己确实该补补身体了。
  晚上早睡,这几日倒是无事。
  具银叶说,油坊这些日都无事做,孟菲将油坊的工人全部派去挖荷塘了,荷塘选址就在坊主院落旁边,保证陈方只要推开窗户就能看到。
  工地那里工部也调了一批邢徒和民夫帮忙,反正唐工坊的工程已经完了大半,能调出不少民夫邢徒,这几天荷塘倒是挖的差不多了。
  只等荷塘挖好,栽种早就送到唐工坊的太液池莲藕,这个夏天就能看到满塘芙蓉了。。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推开窗就是这种美景可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