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一十章 为何就生的这么美呢

  路过的健妇向陈方见礼,陈方摆摆手,让她们忙自己的事去。他其实很不喜欢大唐这些繁文缛礼,奈何身处其境,有些事只能顺其自然。
  刚走到两位公主殿下的院门外,陈方就听到一声嘹喨的天鹅鸣叫。
  陈方暗自心想,迟早吃了你,和银叶一起吃。
  守卫这里的是油坊工人,自然不可能拦着陈方。
  进了院子中,此时再看两位殿下住的院落,已经大变样了。
  墙角种了竹子,一丛兰花在小花园里迎风微微摇曳着叶子,花骨朵已经可以明显看到,估计用不了几日就能绽放,传出幽幽兰花香味。
  竹子和兰花为院子舔了不少绿色,春意盎然,竹叶沙沙作响。
  靠近殿下房子的院中搭了木架,木架下有石桌石凳,由于天还有些凉,石凳上面放了绸布垫子。可以看出两位殿下毕竟是女儿家,心细。
  高安殿下好像说要在这里种葫芦的,葫芦还没发芽,架子倒是早早搭好了。想到以后葫芦架下品茶闲聊,倒也是一种乐趣,只要头顶葫芦里不蹦出个葫芦娃就好。
  院子的一角,陈方看到那对小羊驼,正在悠闲啃着草料,看到陈方,懒懒看了一眼继续吃草。
  院墙一边,此时刚刚挖了一个大坑,估计是要灌水成池养那对天鹅用的。
  “陈方!”
  此时高安已经透过窗户看到进入院中的陈方,欣喜的从房中跑了出来。
  几步跑到陈方面前,就去拉陈方的手,罢了,你爱拉就拉吧!反正你现在也不怕我打手,知道我不敢真打。
  “微臣叩见殿下!”
  陈方赶紧见礼,此时还被高安拉着一只手,这样的场景,怎么那么像求婚现场呢,陈方郁闷。
  “每次都让你不要行礼的!”
  “规矩!”
  高安无奈,已经拉起陈方,拉到那个石桌旁让陈方坐下。自己轻轻站在陈方身后,按着陈方肩膀。
  看着面前男子,不知如何,高安脸色红红的,不自觉就去用手抚陈方脸颊,陈方这次可绝不给高安任何机会,一巴掌打的高安吃疼缩了手。
  陈方郁闷,这牛皮糖,每次想占自己便宜。若不是有事,真不想来这里。
  “陈方,哼!我去给你准备茶水!”
  本来很想发发公主脾气,可是想到皇姐的话,想到那一山的桃树,想到陈方为了救她险些被车轮碾压,没来由高安竟然笑了起来。这女人真是,性情多变。
  你打就打吧!反正我要做你的女人,以后你想如何欺负我就如何欺负便是。
  想到这里,高安面色没来由红润可人。
  她已经跑去房中端了茶具,陈方赶忙站起接过。
  “你坐,我来泡茶,最近和皇姐学了几日,你看看我泡的如何!”
  陈方没奈何,这两位殿下真是,你们不知道自己身份,不知道自己身体里流的是帝王血脉么。
  每一次你们泡茶,我都觉得好忐忑,万一陛下知道了,会不会心中责备自己不知道尊卑轻重。
  可对方是公主,陈方能如何!刚才打了高安手一下,陈方此时还怕公主追究呢!
  “怎么不见义阳殿下呢?”
  陈方岔开话题。
  “皇姐刚出去,说是去看看大明宫新送来的那批动物。”
  “哦!”
  “给,陈方你尝一尝,看如何!”
  高安已经泡好一杯,递给陈方,陈方赶紧小心接过,细细品了一下。
  高安用手撑着下巴,就那么直直看着陈方,看到陈方放下茶杯,就抓起陈方的手问如何。
  陈方点点头,想甩开她的手,不过刚才毕竟打了高安一下,此时再甩开她的手,真怕这位二公主发飙。所以陈方有点怂的任由二公主拉着手。
  其实主要是茶叶好,至于公主泡茶的手艺,好吧,也就那样。用开水泡茶,好像不难学,真要学茶艺,估计两位殿下都需要好好学几个月才能有模有样,登堂入室。
  高安倒好,拉着陈方的手就那么摸着,陈方看了她一眼,感受着高安指间的柔滑,牛皮糖,就爱占我便宜。
  若不是身份特殊,其实让你拉着又如何,就算你真的想占我便宜,我倒还心喜,奈何有的人自己是真不敢得罪,甚至不敢去想得罪的后果。
  武媚娘的性情,可是从来眼中不容沙子,到时候追究,可是什么手段都能使的出来。
  死倒还算最好的结果,万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就倒了大霉。
  一念至此,陈方抽了手。
  高安却直接身体挨着石桌沿,向陈方倾着身子,还想继续拉陈方手。
  这身体一倾,却让陈方窥到一些风景,暗暗心惊这丫头成长的速度。
  此时难免心旌摇曳,赶紧撇过脸。
  “殿下,坐好了!”
  “我听你的!”
  高安端坐,陈方才敢将目光看像她,真是芙蓉面,惹君怜。这高安为何就生的这么美呢,陈方郁闷。
  “陈方,我去拿些瓜子花生来!”
  高安就站起,却忽然面色变了变。
  “皇姐回来了!”
  那里义阳公主从院门走了进来,陈方赶紧起身见礼。这位大唐的长公主,真是走到哪里,都能为哪里增辉不少。
  对这位长公主,陈方无丝毫免疫力,以至于多看一眼都觉不妥。这熟透的桃子,真想啃一口。
  “皇姐,每次给陈方说不用行礼他都不听!”
  高安拉着义阳胳膊,委屈似的当着陈方面告陈方状。
  “陈爱卿坐!不知道今日来可有事情?”
  义阳轻轻说着,那话语都让陈方微微熏着。
  “回两位殿下,陈方确有一点小事,不知道两位殿下可认识这些人不?”
  陈方赶紧取出怀中册子,这是正事。
  义阳接过打开,陈方看了看义阳神色,和想的一般,义阳看那些名字明显神色间显露的不明所以。。
  义阳看了一阵,高安也凑过头看了几眼,摇着头,义阳合上册子,也摇了摇头。
  陈方心中叹了口气,果然殿下是不认识的。也是,两位公主生在皇宫长在皇宫,宫里规矩森严,和宫外几乎没什么交往,认识倒是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