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武媚娘打马球 下

  当然,陈方也就想想,上次从后面抱住武媚娘,差点没吓死陈方,以后除非武媚娘让抱,陈方绝不敢从后面抱的。
  此时场中武媚娘带的一方已经完全占据优势,这才仅仅开场一会而已,即使陈方不懂马球也看的出来。
  “娘娘,这没办法打了,和你打每次都是输!”
  那里李修仪无奈的挥了挥马球球杆说道,干脆停了坐骑,不打了。
  “刚才谁说的姐姐也不要让着我们啊?”
  德妃在那里笑道。
  “刚才谁说了,你们谁说了?”
  李修仪问身后一帮姐妹,没人吱声。
  武媚娘看了看李修仪,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一笑真是千般妩媚,万般风情,让陈方都忍不住看呆了片刻。
  陈方此时也看着场中各位娘娘,这打马球的各位娘娘倒真是一团和气,有说有笑。简直是其乐融融,让人艳羡。
  而李修仪竟是当着武媚娘的面矢口否认刚才那话是她说的,而武媚娘非但没生气,还笑了。
  “娘娘,这样打是真没办法打了,娘娘击鞠除了陛下,就没人能赶得上!”
  李修仪说完,身后一帮姐妹群起起哄,纷纷吵闹着这击鞠没办法打了。这若不是陈方亲眼看到,任谁告诉他这个场景,陈方都绝不相信。
  “那再让你们一人,妹妹们,谁上场帮帮静妃和李修仪她们?”
  那里武媚娘问了一句,看台上刚坐了一会的郑才人马上站了起来!
  “娘娘,我来!”
  早有郑才人的宫女牵了一匹骏马,那马是一匹白蹄乌,四只马蹄如雪,而全身则披着纯黑毛皮,如乌云踏雪一般,神骏异常。
  看到这匹马,陈方不禁想到昭陵六骏之一,太宗那匹白蹄乌,太宗可是极为喜欢,曾经是他最喜欢的坐骑之一。
  太宗驾崩,那匹白蹄乌被工匠照着样子刻在石上,永久陪着昭陵中安息的太宗,足见太宗如何喜欢了。
  难道这匹马和太宗那匹白蹄乌还有关系?陈方也只是猜猜。那里郑才人早已翻身上马,重新进入场地。
  唐时击鞠还没有太严格的人员限制,甚至出现四对十的奇葩现场。
  最著名的就是大唐四人在驸马带领下上场,打的吐蕃十人队狼狈认输。
  此时郑才人上场,场中重新开始比赛。
  陈方今日也算大开眼界,打马球可以这么打的,一方实力不行还可以加人。这打的也太没规矩了,太随性了。
  这要是后世的世界杯可以这么打,说不好男足可以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郑才人纵马驰骋,竟然一上场就抢掉了武媚娘一个球。
  “郑才人,加油!”
  “郑才人,好样的!”
  “郑才人,真棒!”
  李修仪那一队一阵欢呼,连一向颇少言语的静妃都忍不住夸了郑才人一句。
  此时郑才人将马球传给李修仪,却见那里武媚娘控马从斜侧冲来,马背上,武媚娘踩着马镫,双腿夹紧马腹,那匹枣红骏马竟然嘶昂一声,人立而起。
  武媚娘身体在马背极速后仰,几乎以一个完全不符合人体结构力学的角度挥出球杆,竟然将这一球拦下。
  完美,这球曲线完美,不对,是被球杖击出的曲线完美。
  陈方看的喜欢,周围欢呼不断,几个宫娥早已不坐,在那里站着欢呼不已。身边几个小皇子叫的最是厉害,母后母后的喊个不停。
  旁边本来陪着太平安静坐着的安定公主豁然站起,也为母后欢呼,感情安定公主也喜欢击鞠。
  此时唯一没什么动静的就是太平了,这小殿下对击鞠不感冒。小殿下最喜欢游湖,大冬天都向坐船在湖上逛。至于击鞠,小殿下和陈方一般完全不懂。
  这马球在唐代,真快赶上后世的世界杯了,陈方不由感叹。
  此时看着武媚娘,视线都不忍心离开哪怕一刻。
  好球好球,陈方忍不住感叹。
  那里太平早拿了一个棒棒糖塞嘴里泯着,几个皇子见了,也是一人拿了一根。
  旁边几个才人美人看了看陈方,这一次备的足,也都各自取了一根,甜,真甜。
  这些宫娥各自叼着棒棒糖,此时欢呼声倒是少了许多。
  陈方郁闷,你们都光顾吃糖了,没人给娘娘喊加油,娘娘一会会不会怪罪下来。
  应该不会,这棒棒糖可是娘娘让带来的。
  陈方此时也坐下,也拿起一根棒棒糖抿着。
  至于视线,一直就没离开场中,看球,看球重要,这样的场景可是难得一看,过些日子去了唐工坊,再想看到机会就不多了。
  一场打完,各宫嫔妃退场,外面宫女早忙碌开了。
  桃红伺候着武媚娘梳洗完毕,用干毛巾仔细为娘娘擦去水珠。
  旁边宫女取了宫衣,为武媚娘穿戴整齐。
  陈方则早已认真坐好,娘娘下场时自然可以随便看,此时若再盯着,就不合适了。
  “安定!”
  那里武媚娘穿戴整齐,已经走了过来。
  “母后,唤儿臣有何事?”
  “最近马术练的如何了?”
  “回母后的话,练的还好!”
  “陈方!”
  “娘娘有什么吩咐?”
  “你会骑马么?”
  “这个略通一二!”
  “不如和安定下场比比如何?”
  武媚娘既然开口,此时陈方自然没办法推辞。娘娘是在询问,可你不答应试试。
  娘娘刚问了安定殿下最近马术学的如何,此时问陈方,显然是有心让二人下场比较一下,违了娘娘的意,这可行?
  “陈方自然心向往之,可是不知道殿下愿不愿意?”
  安定殿下,你千万别和我比啊!陈方在祈祷,但很快祈祷成为泡影,安定点了点头,这是答应了。
  “娘娘,微臣没有马匹!”
  “我的那匹黑月借你,放心,它很乖顺听话的!”
  那里郑才人插话,晕了,陈方郁闷,看来今天是非比不可了。
  和安定殿下比赛马,陈方也是郁闷了,不过事已至此,不比不行了。。
  那里郑才人的宫女已经将那匹名为黑月的白蹄乌牵了过来。而安定公主的宫女也牵来一匹紫色骏马,一匹全身没一根杂毛的紫马。
  陈方看了一眼,这种全身紫色,没一根杂毛的骏马倒真是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