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二十章 冲动是魔鬼 下

  郑才人看着陈方,漂亮的眉眼间都是笑意,看的陈方真恨不得在那脸蛋上狠狠捏几下。
  此时宫灯的光芒中,陈方一手捏着靴子底,一手托着郑才人小腿,又在那里试了几下,还是靴子纹丝不动。
  “有那么难脱么?”
  “你自己试一下!”
  郑才人试了一下,一只靴子行云流水一般被脱了下来,那光洁小腿上的玉手抚过,看了看陈方。
  那眼神毫无疑问是在表达一种情绪,你这脱靴子脱得如此难受,莫不是做给我看。
  陈方看了看郑才人,终于还是免不得尴尬笑了笑。
  谁让你的小腿那么好看!不过此时被觉查出来,自然不能再做作了。
  鹿皮靴子好不容易脱下,陈方也是心中骂了一句,这小腿真是好看。刚才就是想多用手托着一会的。
  “袜子也脱了!这石桌上冷,放在你腿上了!”
  郑才人说着,两只玉足就真放在陈方大腿上,陈方看了看郑才人,这女人,是故意的。
  此时那两只玉足放在陈方腿上就不安稳,你要放就放,在那里胡蹬什么?
  “一边去!”
  陈方毫不犹豫用手抬起那两只脚,给扔到一边,蹬的难受。
  “一个金元宝,五两金的,回去就给你!”
  “郑才人,你的脚真好看!”
  陈方赶紧将那双玉足又抱回来,简直是看金元宝一般看着。这女人出身荥阳郑氏,不用想就知道有的是金子银子。
  堂堂五姓女,普通国公重臣家的女子都根本不能比。要是说五姓七望富可敌国也许不至于,但是要说家财万贯那绝对是挡不住。
  这个时代最富的,绝对是这些历史久远,传承不断地大士族。
  平日里这郑才人就出手阔绰,要不然陈方怎么那么爱送好人卡给她。
  抱着那双脚,别说此时她在自己身上乱蹬,就是在自己脸上乱蹭陈方都忍了。
  当然,郑才人可不喜欢用脚在陈方脸上蹭,就喜欢在陈方身上乱蹬。
  “郑才人你看你这皮肤多细,小腿多白,哦,这皮肤多有弹性,吹弹可破!”
  “多说几句,说的好还有金子!”
  “郑才人,你眼睛真漂亮,那眼睛比天上的星星都漂亮,都明亮!”
  “还有那发丝,如墨如云,只是随意打理,就胜过这宫中别的庸脂俗粉!”
  “这琼鼻,我以前怎么就不曾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琼鼻,好看,好看真好看。”
  ...
  为了金子,陈方也是豁出去了,不就是夸你么,我能将你夸到天上去,信不信。陈方觉得,自己要是又穿回去,可以去夸夸团谋个位置。
  “再加五两!陈方,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哦,差点忘了,脱袜子,为郑才人脱袜子,看我这记性。”
  给金子,陈方为郑才人脱着袜子,忍不住对着露出来的一节玉足又是一阵夸着。
  “好看多看一会,给我揉揉!打了一天马球,难受死了!就想放松放松!”
  “揉脚有金子么?”
  “我已经给你允了十两了!”
  “郑才人...”
  陈方看着郑才人,那一副可怜兮兮样子,让郑才人又忍不住咯咯笑着。一只玉足抬起来,伸在陈方面前。
  “再加十两!”
  陈方赶紧接着那只脚,完美,什么是美人玉足,郑才人这脚就是完美诠释。
  这不是陈方为了金子故意吹捧,而是事实。那一个个脚趾浑圆柔软,像是最好的羊脂温玉雕琢一般,握在手中,让陈方也是感叹连连。
  这是他见过第二好看的女人脚了,为何是第二,那是因为武媚娘的脚更好看,不过武媚娘不让他碰。就看了几眼,当时看的陈方以为自己有恋足癖。
  妖精,那女人真是妖精,身上就没有一丝差的地方。活该被李治宠,活该做了皇后,活该让六宫粉黛都失了颜色。
  此时这郑才人玉足虽然比武媚娘差了一筹,却也是极为吸引人,关键是让陈方碰。
  “郑才人,你这玉足真是好看!好看的我都想咬一口了!”
  “那你咬!”
  陈方真动了嘴,不过不是咬,是亲,亲的脚背,又忍不住亲了脚踝。郑才人在那里咯咯笑个不停。
  “你个财迷,是不是为了金子才这般?”
  “哪里有,是郑才人这脚是真好看,极品!”
  陈方心中补了一句,武媚娘那双脚是超极品。
  “那你亲我脚我就不打赏了!”
  “郑才人千万不要啊!”
  郑才人又咯咯笑个不停,竟是笑的有点岔气,捂着肚子喊肚子疼。
  “我说你怎么那么爱财,这宫里又没地方花,以后去了唐工坊一切用度也是宫里支取。”
  “看着就喜欢!”
  这是陈方真心话,看着那些金元宝,银锭子,珍珠翡翠美玉玛瑙,就真心喜欢。就像后世看着那一摞摞人民币一般喜欢。
  “财迷方!”
  陈方陪笑!此时银叶要是看到陈方,一定心里暗骂,还说我小财迷,你看你自己。
  “那就打赏你十两金子!”
  “郑才人,三十两了!”
  “放心,不会少你的!”
  此时陈方卖力给郑才人揉着脚,财能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陈方不知道神鬼是不是喜欢钱,他是真喜欢。
  “在这宫里,我好久没像今天这么开心了!”
  “陪郑才人我也开心!”
  “是开心赚金子!”
  “陪美人,赚金子,都有!”
  “不害臊!”
  郑才人的脚踢了踢陈方,陈方掰着那一根根玉趾,忽然有一种想法,就是想品一品这玉趾。
  你妹,不会我真有恋足癖吧!不过看着这玉足,是真心喜欢,恨不得一直捧在手心。
  不行了不行了,再看下去感觉自己眼中就只有这美人玉足了。
  “郑才人,还要不要捶背揉肩?”
  “想得美,在马背上还没占够便宜?”
  陈方看了看郑才人,感情你知道我在占你便宜。
  陈方还以为她不知道呢,自己当时占便宜她也没吭一声啊!
  “郑才人,你带我来这里就是让我揉脚!”
  “那你还想做什么?”。
  “比如捶腿,揉肩,揉腰,踩背这类!”
  郑才人却不理陈方了,少有的安静闭着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