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偷香

  将两个小金元宝交给郑才人,陈方感觉到一阵割肉般的剧痛。
  尼玛啊,我的十两金子,那可是金子啊!
  这肉割的好疼啊!简直痛彻心扉,这是拿尖刀在自己身上狠狠地剜啊!还是剜一次不够,却要生生剜十次。
  陈方心痛的抽噎,郑才人打了下他拿着金子的手,却看到陈方如何也不肯松手。
  “你到底给不给我?”
  “给,认赌服输,我陈方也是堂堂大丈夫!怎么会赖账!”
  “那你倒是放手啊,攥的这么紧?”
  郑才人抠着陈方攥金子的手,如何也抠不开。
  “我...郑才人,郑美人,郑大美人,我想反悔成不?”
  “叫一声姐姐!”
  “郑姐姐!”
  “乖,可我还是不能让你反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
  陈方可怜兮兮看着郑才人,却看到郑才人此时笑的花枝乱颤,身体都笑的发颤,却是颤的陈方心旌摇曳。
  你这颤的,不怕那片布破了?
  不过这样子还真是好看,罢了,不就十两金子么!怎么还是感觉割肉呢!
  “赶紧给我,想赖账,休想!”
  郑才人怒声道,见过贪财的,没见过如此贪财的。这金银宫中又花不出去,你还守的这么严实,真是财迷方。
  “你赶紧松手!”
  郑才人又打了两下陈方攥着金子的手,那手却攥的更紧了。
  那洁白玉齿竟是咬向陈方攥着金子的手上,竟是毫无大家闺秀的样子。说好的你是五姓女,出身荥阳郑氏的。
  怎么君子还真动起口了,虽然你是女君子。
  “郑疯子,你竟然敢咬我!”
  陈方丢了金子,直直扑了过去,此时肉疼的不行,直将郑才人扑在桌上,狠狠将她的背扑在桌面。
  “财迷方,心疼了吧!肉疼了吧?哼!”
  “金子给你,我认赌服输,不过你咬我之事怎么解决?我手还疼着。”
  “你看这牙印!”
  陈方将手伸到郑才人面前,那清晰牙印呈一个椭圆分布,甚是完美。这咬的,怎么这么规整。
  “你想怎么解决?大不了让你咬我一下了!”
  郑才人说着伸出手凑到陈方面前,那洁白玉臂,美人皓腕,每一个细节都是极美。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要吃你唇角胭脂!”
  “不给你吃!”
  郑才人说着,却是微微闭了双眼,真是口中说着不给不给,身体却是无比诚实的。
  此时只见郑才人双颊已经抹了红晕,那如同兰芝一般的清香却是浓了一些,却是她呼吸快了几分所致。
  唇轻点,却是火星撞了地球,刹那之间,已经燃起熊熊烈焰。
  外面晴方好,室内火正温。
  过了片刻,郑才人理了理凌乱的长发,却被陈方挑了一缕,在鼻翼细细闻着,好香。
  “胭脂也吃了,你却是坏透了!害我现在还心痒着!猫爪一般难受!”
  “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真让我品一品那个中滋味!”
  陈方一阵黯然,这几日没少寻思如何带郑才人离开皇宫,可是这题目似是无解。
  唯一的解决方案倒是让陈方出了一身冷汗。
  一想到那个方案,陈方就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因为那可是真正的大罪。
  “我知道这事急不得,陈方,我不是故意说的,就随口说说罢了!”
  看到陈方黯然的目光,郑才人如同受了雷噬一般,赶紧攥了陈方的手说道。
  看着郑才人焦急样子,陈方却挣脱了那手,只放在那绝美的颊上。
  “我会带你离开的!”
  依然是那么轻柔的男子声音,却仿佛蕴着万千力量,那黯然神伤,那轻柔话语,捕捉着郑才人一颗芳心早被陈方捕获,此时只想让他看看,自己的心都是他的。
  此时不觉用手覆在陈方放在自己颊上的手掌。陈方攥住那手,却细细看着指甲上那殷红豆蔻。
  用唇轻轻亲了亲那完美的玉人指甲,郑才人又微微闭了双眼一副任君采劼模样。
  陈方却已经松开那手,为她理了发髻,将解开的宫装重新打理好,腰间束带为她打结,用手抚熨折痕,抚平。上面细小褶子,也用手指细细打理好。
  “还以为你又想吃胭脂了!”
  “你不怕又猫爪一般难受?”
  “怕,却还想你吃!”
  陈方却已经起身,郑才人有点失落的看着他的背影。
  “对了,陈方,我们还有正事要做的,娘娘可是让我来制香的!”
  “放心,你身上的味道我都记下了,腋下香,心尖香,软腹香,柔膝香,一缕摄魂乳香!”
  “啊,你怎么记下的?我都不知道!”
  “真以为我会忘了正事!”
  “可我刚才都没解衣!”
  “你还解衣,真是怕我能按捺住。”
  郑才人娇羞笑了笑,若论定力,陈方却是强过她太多,那一道禁线他如何也是不沾的。
  “这香做出来却是要到什么时候?”
  “明日就可以给你!”
  “这么快?”
  “陈方,能不能慢些,我想多陪你几日!这种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这几日日思夜想都是你,就让我多陪你几日吧!”
  郑才人说着,双手抱住陈方胳膊,撒娇摇着。
  陈方笑骂一句,点着郑才人那柔软眉心。
  “不怕我吃了你?”
  “本来就想你吃了我!”
  “所以不能让你多陪,谁知道哪次真吃了你,破了你的身子,我们就万劫不复了。”
  “陈方,你有没有破过别的女子身子?”
  那里郑才人忽然问道,这倒是让陈方一时间我点囧逼。
  却也不想对郑才人胡说或者敷衍。
  “没破过,睡过两次,却不是处子之身。”
  “你进宫之前去了青楼么?”
  陈方看着郑才人,如何武媚娘和青楼女子有了牵扯?自己有说错话么?
  “陈方,你知道我为何那么信你?”
  那里郑才人忽然说道。
  “为何?”
  陈方下意识问了一句。
  却见郑才人璇身而起,却是婉颜一笑。
  “不告诉你!”
  “那明日我来取香,我先走了!”
  一步一回头,却有些不忍离去。。
  等到郑才人离去,陈方从房中抽出一个木箱,里面一个个小格子,都是一些香料干花瓣之类。
  女儿香却是需要这些混合来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