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撩天撩地撩女帝 下

  这绝对不敢蒙混的,他怕一会真亲眼看到武媚娘的身体,自己如何也是装不下去的。
  到时候武媚娘知道他并未蒙眼,后果不堪设想。
  你竟敢偷看,挖了你的狗眼,怕是这都是好的结局。
  蒙好双眼,却听到武媚娘的解衣声。这声音窸窸窣窣,也幸亏此时蒙眼,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听这解衣声,陈方还是忍不住疯狂脑补,此时仿佛有万千的虫蚁用触角挠着自己,心痒的难受,真想扒下这蒙眼束带,好好看一眼武媚娘。
  此时陈方不禁回想和武媚娘三次在一起的经历,这女人一直是穿着抹胸的,即使那次沐华宫,陈方也是没看到什么。
  武媚娘只是将他当了工具人,却从来不许他胡碰乱摸,连看一些隐密处,却也是绝不允许的。
  今天能摸到脚,吻到脚,也是陈方花言巧语才捞到的好处。
  “娘娘,这蒙了眼睛,却是有些不方便了。”
  “别动,我让你闻,敢碰一下我,哪根手指碰的我就让人剁了哪根!”
  “娘娘,微臣这腿都开始抖了,抖的厉害!”
  噗嗤,武媚娘还是没忍住,这货,怎么就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那里,武媚娘绝美的双手已经轻轻扶着陈方面颊。为了不碰到武媚娘不让碰的地方,陈方干脆直接将手背到身后。脑袋只任由武媚娘那双手牵引着。
  “你现在闻的是心尖香!”
  “娘娘,这味道简直是太让微臣沉醉了,像是喝了最好的菊花酒!”
  “你再敢说一句话我就让人割了你的舌头!”
  “嗯嗯!”
  陈方只能紧泯嘴巴,如何也不敢此时挑衅武媚娘。
  这可是说到做到的主,真被割了舌头,找鬼哭诉去。
  “这是一缕摄魂乳香!”
  “嗯嗯!”
  陈方只敢发出含糊的嗯嗯声,此时却是连点头都不敢的,怕沾到不该沾的地方,那就不是剁手指,而是剁脑袋了。
  娘娘虽美,命还是更加重要。不过这味道,怎么会如此好闻呢?果然这世间最怕的就是比较。和武媚娘比起来,郑才人那体香到底是差了一些。
  “这是腋下香!”
  “嗯嗯!”
  “好了,都给你闻过了,我却还有一处让你闻闻,不过不许做成香!”
  “嗯嗯!”
  “嗯什么,说话!”
  “微臣知道了,一定谨遵娘娘旨意。”
  “闻到了么?”
  “娘娘,这是哪处香味?”
  “自己去猜!”
  “好了,你走吧,明日将那五处体香送到甘露殿!”
  陈方摘下那蒙眼束带,却见武媚娘挥了挥手。
  “这个赏给你了!”
  “哦,谢娘娘,这条束带微臣会一直贴身带着!”
  武媚娘实在没忍住,狠狠踢了陈方一脚,将他踢下床榻。这一脚踢的结实,自己何曾被人用言语如此轻薄,除了陛下。
  “贫嘴的货,赶紧滚了!”
  却见陈方直接向门外滚去,那姿势,却让武媚娘又笑的前仰后合。
  待陈方出去,武媚娘望了望窗外,今日为何和这家伙在一起,也是心情挺好。被轻薄了那么多句,却也没真的发了脾气。
  往常自己若被轻薄一句,会如何?
  为何此时心中却是欢喜的。
  陈方出了那处偏殿,赶紧将那条束带藏在怀中,尼玛真香,这女儿腰肋间的香味,真是极品。
  不觉陈方直接将那束带放在鼻上,深深嗅闻,真是越闻越香了。
  哥也是撩天撩地撩女帝的人了,哈哈,想到今日撩了武媚娘,陈方也是心喜。
  不过确实挺危险,一个不注意身上就要少零件。
  刚才看似撩的开心,其实陈方明白,那是步步杀机。
  不过和武媚娘处的时间长了,陈方又如何会一点摸不出武媚娘秉性。
  只要留意,陈方相信他能撩的武媚娘怀疑人生。不对,不对,是撩的武媚娘面红耳赤。
  刚才娘娘最后让我闻的到底是何处啊?
  算了,不去想了,娘娘不说,我如何也是猜不到的。
  不过那香味倒是极特别,郑才人身上不知道有没有近似的香味,等有机会再细细闻闻。
  陈方刚走出偏殿没几步,却听到身后脚步。
  “公子,等等桃红!”
  “哦!有事?”
  “娘娘让我将那条束带要回去烧了!”
  “呃!”
  陈方郁闷,却只能从怀中取了那束带递给桃红。想要珍藏这条武媚娘系衣束带的心思只能瞬间破灭了。
  “不是说好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么?”
  陈方抱怨出声,也是面前是桃红,换一个人如何也不敢抱怨的。
  “娘娘是女子,不是君子,娘娘可说过,真君子是不能治国的。”
  “娘娘说的好有道理!”
  陈方不得不赞了一句此话,真君子是不能治国的,怕也只有武媚娘会说出这句大实话。
  “娘娘刚才说...”
  桃红迟疑了一下,却如何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就直接说娘娘原话就行。”
  “公子,那我可说了!”
  “快说!”
  “娘娘说怕你这货以后整日将这束带勒在腰间,拿在鼻下嗅闻。”
  “娘娘真懂我!”
  “呃!”
  桃红踌躇在那里,公子还真如此想的。
  桃红拿了束带,就要去烧,却见陈方看了看四周,拉了一把桃红,然后将嘴凑到她耳畔。
  “你知不知道那昭陵六骏娘娘缺了哪匹?”
  “这个我倒是知道,是洛仁騧(gua)。”
  “哦,原来是这一匹!”
  洛仁騧就是后人常说的卷毛騧,黑嘴头,全身黄毛,毛卷曲,是代州刺史许洛仁在武牢关进献给太宗的。
  因为是许洛仁进献,这马就取名洛仁騧,而卷毛騧则是后人给取的名字,是为了表彰太宗不计这马是卷毛而起。
  在唐时,卷毛马可是被认为是贱马。
  武媚娘身为皇后,而且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主持国政,可以说她要找齐和昭陵六骏一般的六匹马,完全可以动用全国的资源,甚至可以派人去北汉西秦寻找。。
  此时只找了五匹马,陈方一想,也只可能是这卷毛騧了。
  因为这马特征太多,实际是一匹杂马。特征越多的马越是难找,一个地方不同,那就是一眼就能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