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郑才人驯马

  “桃红,看清了么?”
  “回娘娘话,是郑才人!”
  “不错,白蹄乌不愧是先帝爱马的后代。郑氏也教了一个好女儿。”
  “陈方,这几日郑才人就随着你,有任何事,都可直言,切莫记得她是陛下才人,不敢指使!”
  “陈方谨遵娘娘旨意!”
  众宫娥已经垂头丧气回来,只有郑才人此时兴奋异常,看着陈方,心中忍不住将陈方夸到天际。
  难怪他制香只用一日,原来早想着今日,这一下又可以名正言顺的陪着他了。
  果然是我心仪男子,做任何事别人都是万万不及的!
  郑才人此时已经面若桃花一般,看陈方眼神除了喜爱还是喜爱,恨不得以后朝朝暮暮伴着,日日夜夜随着。
  不觉郑才人已经走到陈方身边,武媚娘招了桃红就让她领着陈方和郑才人去看马。
  离开了马场,三人走向马厩,那马都是先寄养于此。有娘娘牌子,自然一路畅行,郑才人走在最后,目光一直随着陈方,简直是黏着一般。
  不觉间,竟是想伸手去拉陈方,等陈方打掉手,才恍然,旁边还有一个桃红,那可是娘娘心腹宫女。
  顿时脸色红润,一缕清香从身上发散而出,却是心跳快了,身子热了。
  “大人,就是这几匹,都是和洛仁騧相近,身上却还差了一处。这一匹最是神似,却不是卷毛。”
  “这马性情如何?”
  “性情如何桃红就不知道了!”
  却见那里郑才人走近,解下缰绳,牵之走了出去。
  翻身上马,那杂马嘶律律乱叫,马蹄飞扬,只想将背上之人掀下马背。
  只见郑才人一顿皮鞭,抽的这杂马一阵扑腾,却如何也不能掀下背上之人。
  “再敢乱跳我阉了你!”
  郑才人又是一鞭,狠狠骂到,那模样神情话语。让陈方不觉两腿一下子夹紧。
  这郑才人驯马竟是如此彪悍。
  这杂马自然不懂人语,郑才人被这杂马弄得差点摔落马背。
  “桃红,给我取一根木棍!”
  木棍拿来,抛给郑才人,就见郑才人一手控着杂马,一手挥舞木棍,狠狠打在马腹。
  这一棍棍,陈方怎么感觉似打在自己身上一般。
  一会木棍竟是被郑才人打断,这马竟然还是桀骜不驯。
  “铁棍!”
  卧槽,好彪悍!
  那里桃红拿了铁棍,又抛给郑才人!
  郑才人轮起就打,只打的这杂马惨叫连连,却还是一副桀骜不驯样子。
  陈方看那铁棍竟然都被打弯,这大唐的女子也太彪悍了。
  这还是在桌子上睡着,闭了眼睛,一副任君采劼的郑才人么?
  “你这倔货,看来是不想活了!”
  郑才人翻身下马,陈方就见她一铁棍轮向马首。
  特么,竟是如此彪悍!恐怖如斯!
  铁棍轮来,就见那杂马扑通前蹄跪地,一双马眼已经泪眼婆娑。
  陈方闻到一股尿骚,只见那杂马硕大马根正喷涌马尿,竟是被郑才人气势吓尿。
  果然,遇到悍妇,连马都是怕了。
  郑才人收了手,将铁棍扔了,欣喜跑向陈方。
  “陈方,这马已经驯服了!”
  温糯话语,一副美娇娘姿态,哪里还有刚才一丝彪悍之色。
  此时姿态,异常驯服,就像那跪地的马匹一般。
  陈方却被吓的退了几步,此时站稳,还是不敢相信,这任由自己采颉女子,竟有这么一面。果然女人天生两面。
  “桃红,这马这几日先牵到我那里!”
  “好,我会回去禀告娘娘!”
  “嗯!”
  陈方拍了拍桃红肩膀,看的郑才人一愣一愣,连娘娘的心腹宫女都敢调戏。果然自己喜欢的男子就是如此不同。
  桃红看了看郑才人,赶紧跑了去,怕陈方一会又捏她脸,被郑才人看到,要是传到娘娘耳畔,就解释不清了。
  陈方自然不怕,郑才人会胡说么?莫说脸,她身上哪里自己没碰过?
  “郑才人,你骑着马先送去我那里!”
  “知道了,陈方!”
  等回到住处,那匹杂马此时就拴在陈方房门外,这马此时异常老实,只要有人经过,就前蹄跪地,一副哆嗦样子。
  郑才人竟然将这马打的有了心疾,看来以后这马见了人都是怕的。马蹄软啊!这年头,遇到狠人,马也成了怂马。
  走进屋内,却见郑才人正坐在银叶旁边,银叶则在练着字。轻轻伏在案上,看着银叶伏案,怎么看怎么养眼,当然,旁边郑才人,更是养眼。
  “陈方,接下来做什么?”
  “不做什么!”
  “你可是答应娘娘,过几日送一匹洛仁騧给她的!”
  “这不就在屋外么?”
  “可是这马是直毛,不是卷毛!”
  “让它毛卷起来不就是卷毛了!”
  银叶的手一抖,一坨墨汁晕在宣纸之上,一下子晕开,染黑了大片。那毛笔也滚过桌子,掉落地上,还在银叶宫裙划出浓墨重彩一笔。
  郑才人一个没坐稳,差点跌坐地上,幸亏手快,扶在书案上。
  “这好像是欺君之罪,而且它的毛如何卷起来?”
  “大人,这可不能胡来的!”
  银叶也赶忙劝到,欺君之罪,这可是重罪,要杀头的!
  “什么胡来,我什么时候胡来过?娘娘本就是找六匹和六骏神似马匹让陛下高兴的,这六匹马本身就不是六骏,陛下也是知道的,何曾有欺君之说。”
  郑才人和银叶想想,大人说的好像也对。本就不是那六骏,如何有欺君之说。
  “可这马是直毛!”
  “我自然有办法让它卷起来!”
  陈方却也不多话,径直去了尚食局,那里一个个小厨娘看到陈方,异常兴奋。
  免不了动动手脚,偏偏这尚食局没一个不喜欢陈方动她们手脚的,陈方已经吩咐人升好火炉。。
  如何让直毛变卷毛,岂不知后世有烫头一说,在烫头刚传到华夏时,由于能够烫头的地方不多,有些时髦女性竟然用火炉加热的铁夹子烫头,这就是典型的热烫了。
  期间还出过无数场囧事,比如将额头烫的起泡,将头发烫的燃烧起来,将头烫的冒青烟之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