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抱紧娘娘大腿

  太平粉嫩嫩的小手搂住陈方脖子,漂亮的小脸蛋就靠在陈方肩膀上,那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看着陈方,仿佛小刷子一般的睫毛忽闪忽闪。
  看的久了,这个精致的小人儿忽然抱着陈方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陈方,除了皇姐母后,就你对我最好了。”
  “小殿下,你忘了什么!”
  “哦,还有父皇和皇兄。”
  太平似乎才想起来,陈方很想去捏捏那精致的粉扑扑脸蛋儿,不过还记得怀中小女孩的身份,大唐的太平公主,李治和武媚娘的小女儿,以后注定在史册中辉煌灿烂的一个名字。
  那里安定殿下也撑了油纸伞过来,站在陈方身侧。
  “太平,进去了,陈爱卿抱着你也累了!”
  “谢安定殿下记心,抱着小殿下,不累的!”
  “皇姐,陈方说他不累的!”
  陈方苦闷,手快断了。
  安定却也不进游舫画廊之中了,只在船头陪着陈方太平。
  雨中风卷过,平湖起波澜。
  那一缕清香拂过,却让陈方多看了安定几眼,过几年怕是这身边人要惊艳整个长安。
  回去已经是掌灯时分,陈方进了屋,放下油纸伞就揉着已经没多少知觉的右臂。
  “陈方,你怎么了?”
  郑才人看到,早丢了手中瓜子,跑了过来。
  “抱了小殿下一个多时辰,手都要断了!”
  “我给你揉!”
  郑才人赶紧抱住陈方胳膊,用染着红豆蔻的手指轻轻为陈方揉捏着。
  她是五姓女,进宫以后也是才人,却如何做过这事,倒把陈方揉的一阵呲牙咧嘴。
  “怎么了?”
  “你揉的太舒服了!”
  陈方夸了一句,更是被揉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小殿下真是,怎么能让你抱了那么久!”
  陈方叹了口气,谁让小殿下那么耿直,自己说不累,她真以为不累。
  郑才人揉了一阵,必须走了,毕竟是宫中在册的才人,陛下的嫔妃,如何也不适合晚上待这里的。
  银叶接了郑才人的活,帮陈方揉着胳膊,做这种事还是自己这个丫鬟做的好,舒服。尤其银叶为了陈方手臂不困,将他右臂放在自己怀中。
  陈方手指捏了银叶束腰束带,轻轻绕着盘着。
  “大人,你总把玩我的腰间束带作啥?”
  陈方没好气用左手捏着那精致的女子脸庞,只捏的银叶脸色红彤彤,如夕阳耀着的晚霞。
  “银叶!”
  “大人,怎么了?”
  “不揉了,回去休息!”
  “我再帮大人揉一会!”
  “又不听话!”
  “那银叶回去睡了!”
  陈方点头,看着自己这个宫女的背影消失在外面朦胧的宫灯光影中,身姿窈窕,如风中杨柳。
  刚才有那么一刻,他只想将那束带解开的。
  晚上右臂还是有些麻木,却已经没有开始那般难受。还是自己的宫女手艺好,揉的舒服,郑才人揉的,陈方想哭。
  后半夜,外面雨急了,陈方昨夜未睡好,也就沉沉睡了。
  睁开眼,却看到头顶一双眼睛正看着他,没吓个半死。
  “郑疯子,你半夜爬我屋干甚?”
  “半夜?陈方,你看看外面!”
  陈方一看天光大亮,雨早停了,回头时,银叶早趴在旁边案头练字,今日字帖却是郑才人帮她写的。
  “前夜未睡好,没想到昨夜睡的那么沉。”
  “还困再睡一会,我帮你揉胳膊。”
  陈方一下子翻身而起,套了衣服在身上,为何听到揉胳膊陈方就觉得丝毫没有困意,精神抖擞了。
  来到书案旁,看了看银叶练的字,却是郑才人抄的《滕王阁序》。这篇序倒是完成时间不长,也算是初唐时期的名篇了。
  原帖字迹工整娟秀,蝇头小楷,却是陈方也赞了一句。
  “妙才!”
  “可惜渡海溺水了!”
  “我说这字!”
  郑才人红了脸,原来陈方是夸她的字,她以为在夸这王勃的《滕王阁序》呢!
  此时看了看陈方,被夸了一句,心中甜甜的,只想陈方再夸几句。
  “不过这王勃也确实有才。”
  “谁说不是,只可惜英年而逝。”
  陈方也是叹了口气,王勃说来还是本朝人,出身显赫,文采斐然,陈方若早些结识,也当为他避过此难,只可惜终究是不相识。
  初唐四杰,已去其一,日后那大名鼎鼎的骆宾王,却还要与武媚娘为敌的。
  一篇《为徐敬业讨武瞾檄(xi)》却是让武媚娘也要赞一句文采斐然的。
  也是时运使然,陈方如何也不会与这些人结识的。他要抱的是武媚娘大腿,这些和武媚娘作对的人,自然离得越远越好。
  无论长孙无忌代表的李唐忠臣,上官仪代表的太子势力,还是这以后为反武媚娘充做锋吏的骆宾王,陈方都要如躲瘟神一般远远躲着。
  陈方时刻记着,他要在这个时代好好活下去,活的好,首先一条就是抱紧武媚娘大腿。
  再说,娘娘大腿真的很香,陈方闻过。
  外面,尚衣彩衣已经向这边走来,陈方赶紧迎了过去,此时有求于人,自然以礼相待。
  厨娘提了火炉取了铁夹子而来,郑才人往旁边一站,又是一股浓重腥臊味。
  哎,这马被郑才人着实虐的不轻,看来以后马蹄子是硬不起来了。看了眼郑才人,陈方害怕某一天她会不会也当自己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马。
  大唐的女人,惹不起啊!
  接连两日,终于将马身上的马毛烫完,此时这匹杂马也有了卷毛騧的样子,只可惜那怂样,终归和太宗的卷毛騧差了几筹。
  见人就跪,遇郑才人就小便失禁,这如何也没有昭陵六骏的神韵。
  果真是只能充做门面,让陛下开心开心了。
  不过这马也有好处,就是骑时简单,一跨腿就上去了。
  而且骑了几次,陈方发现,只要有人在这马背上,这马就如何也不怂了。至少载着陈方时是如此。
  只要陈方骑着,漫说见了人就跪,即使郑才人站在马侧,这马也是丝毫不惧的。。
  难道它知晓旁边的小母马早被自己驯服?
  郑才人看着这马,叹了口气,心中责怪彩衣做的太快,她还想多陪陈方几日的,此时这马搞定,她如何也不可能继续在陈方身边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