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要桃红

  更是那次深夜为自己挡灾,跑来自己住处告诉自己有人要向娘娘告发他和郑才人幽会之事。
  此时桃红局促,也是心中有自己,却是心偏着自己了。原本这丫头心中只有娘娘,此时在武媚娘和陈方之间,这天平却是偏着陈方。
  果真是女子外向,经不住男子对她好那么一些。
  罢了,自己就豁出去一回,将桃红要了,大不了武媚娘发怒,骂自己几句。
  于情于理于心,陈方都觉得为了桃红自己都要争这么一次。
  陈方直接跪在武媚娘身前。
  “陈方,快起身!”
  “陈方却有一事相求,娘娘也能做主,只怕说出了,娘娘却要怒了。”
  “你只说,我既然说了只要我能办到,就绝然不会变的。”
  陈方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武媚娘,又看了看旁边桃红。
  此时武媚娘已经察觉,看了看旁边跟了自己七年的宫女,进宫之时还只是一个小丫头,当时就很讨自己欢心。自己向陛下要了来。
  此时却早已是婷婷双十年华女子。
  时间倒是过的真快,她来时,太平才嗷嗷待哺,此时却也跑的自己都追不上了。
  她却不点明,只看着陈方,你要桃红,总需要你亲自开口的。
  “微臣想要桃红!”
  陈方说完,已经等着雷霆震怒,毕竟桃红却是武媚娘的贴身宫女,自己要她的心腹宫女,武媚娘如何会高兴。
  平常人之间,别人要对方心爱之物,怕是都要起了冲突,更何况面前是日后的千古女帝,此时的大唐皇后。
  这怕是自陈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做有违武媚娘心意之事,陈方却觉得,自己必须如此做。
  自己挖的坑,如何也要填的。
  武媚娘却并未有任何雷霆之怒发下,那里陈方偷偷看武媚娘,却看不出她的喜乐。
  面色平静,让陈方更是忐忑,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是狂风骤雨还是和煦春风。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此时,陈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受着。为了桃红,他愿意受着。
  “桃红,你可愿意去伺候陈大人?”
  那里武媚娘忽然问道,就见旁边桃红小步走到武媚娘身前,和陈方并排跪在那里。
  “求娘娘成全!”
  “果然心都不在我这里了!”
  “桃红恳请娘娘恕罪!”
  “罢了,安排你到陈方身边本就是我的主意,却不想你的心都放在了他身上!”
  陈方感觉自己此时脑门已经有了冷汗,后背更是早已被冷汗打湿,双腿这次却是忍不住发抖。
  下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如何。此时陈方甚至不敢去看武媚娘脸色。
  “陈方!”
  “微臣在!”
  “善待她!从今日起,桃红不再是这宫中宫女,只是你的侍女,你去唐工坊时,就带她同去!”
  武媚娘忽然望着远处,那目光却是陈方如何也看不懂的。
  忽然武媚娘从袖中取出一个翡翠镯子,蹲下来戴在桃红手腕。桃红吓了一跳,陈方也惊的瞳孔微缩,面前可是皇后,她竟然亲手为桃红戴了镯子。
  “跟了我七年,我也没什么送你,这是剑南道当年上贡的玉镯,随了我几年,今日就送于你!”
  “娘娘,桃红该死!”
  “傻孩子,去了唐工坊也不要忘了,这太极宫却也可以随时来的!有时间就多回来陪陪我。”
  那一方小小令牌上一个武字,足以让左右监门卫随时放行,被武媚娘放进桃红掌心。
  桃红紧紧攥着。
  “娘娘...”
  那一瞬间,桃红早已涕不成声。
  武媚娘摆了摆手,陈方拉了拉跪地哭声不止的桃红。武媚娘却是不喜欢别人哭的。
  “陈方,银叶到时候也一并带走,我会让人抹去她们的宫籍。”
  “微臣谢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陈方重重叩首,这已是天大恩宠。
  抹去宫籍,桃红和银叶以后就不是这太极宫宫女,只是他陈方侍女。这宫里的规矩以后再也约束不得自己两个侍女。
  “去吧!若以后桃红回来对我哭诉,你当知道后果!”
  妈呀,被威胁了!果真武媚娘是极为喜欢桃红的。
  呜呜,这是给自己要侍女还是要姑奶奶呢?
  带着桃红离开,却见丫头眼含泪水,如何也是擦之不尽。
  陈方也不去阻止,就让丫头好好哭一场,心中憋着,却更是难受。
  走到自己住处,桃红才止了哭泣,陈方用手抹去她眼角泪痕,此时再看眉眼,却更是可人,以后这就是自己侍女。
  回去时银叶还在练字,听到脚步,回头时赶紧弃了手中毛笔,就为桃红看茶,嘴里亲切喊着桃红姐姐,简直要流出蜜来。
  这货,将宫里见风使舵,八面逢迎那套学的贼精。
  虽然同为宫女,不过桃红可是娘娘身边的人,如何也是要巴结的。这宫里,向来宫女也是比主子的,主贵仆荣啊!
  “我把她从甘露殿要来了,以后和你做个伴,你就不要拍马屁了。”
  谁知道茶水刚倒,就听陈方笑骂一句。
  银叶以为自己听错,却见桃红早抓了她手。
  “以后我们姐妹一起伺候公子!”
  “大人,桃红姐姐真的以后就在这里了?”
  “不信?”
  银叶点头。
  陈方伸出两只手,一手一个,狠狠在两女脸颊捏了一把。
  “信了么?”
  银叶还是摇头。
  “要如何才信?”
  “大人打屁股!”
  陈方没好气,一人屁股上赏了一巴掌,颇觉这手感极好,弹滑细腻。闻了手,还有一丝微香。
  此时陈方看到那字帖还未写完,努了努嘴,银叶赶忙跑过去写,陈方坐在旁边,桃红站在陈方身后,给他揉着肩背。
  陈方被揉的舒服,微微闭了眼。
  “桃红,如果去了你和银叶的宫籍,是不是我破了你们身子,这宫中就不会管了?”
  桃红一下子红了脸,公子这话说的毫无掩饰,如此直接,一下子她却接受不了了。。
  那里银叶也停了笔抬头看着陈方,此时似乎才吃出陈方刚才那句话的味道,脸上臊红无比。
  陈方却只问了一句,也不等桃红回答,却似乎有了心事,看着银叶练字,其实心却不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