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是让馨儿愈加喜欢了 上

  那里一曲作罢,德妃才轻轻从筝后起了身子,缓缓揭了珠帘,向陈方莲步走来。
  一身鹅黄宫装,上面锈了浅浅云纹。高高挽了云鬓,宫装领口,一抹天鹅绒般白净颈子。
  德妃慢慢走来,一步一挪间,那种娴静优雅倒是显得淋漓尽致。
  果真是儒学传家的大家女子,此时见了,却让陈方有一种陌生感觉。
  马场上的德妃,却和此时德妃截然不同。
  一静一动,集于一身,却偏偏浑然天成,马场上的德妃像是一匹脱缰小母马,而此时,却端庄娴静的极,如站在水中央女子。
  “陈大人,这清晨花露泡的茶水可合大人心意?”
  “哦,原来是收集的清晨百花花露,难怪如此之香。不过陈方凡夫俗子,却是糟践了这极品好茶。”
  “陈大人莫要自轻,你能来我这里,却是馨儿的福分。”
  陈方苦闷,今日是不是不该来,这刚一来就被反撩了。
  此时真想说一句娘娘请自重,然后转身而去。
  不过谁让自己有求于人,还念着能得了一本诗词或者文章孤本作为太子生辰礼物的。
  “娘娘言重了,能来娘娘这里坐坐,却是微臣的福分才是!”
  “你这嘴当真说话好听!我是极喜欢!”
  德妃轻轻夸了一句,却也不多掩饰,轻轻用手指碰了碰陈方的手,在那掌心细细抚过。
  那葱白手指,纤长的极美,果真是一双弹筝的极品美人玉手。陈方在想,这十指放在古筝之上,会不会更美。
  陈方却不动声色收了手,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给自己平添烦恼,也给德妃带来麻烦。
  心中却也是无奈,这后宫果真多寂寞空虚宫娥。
  “德妃娘娘,早就听闻你这里藏着许多古籍,却方便带微臣看看么?”
  陈方收手,让德妃刚刚面上颜色有些不自然了,但听了陈方这句,德妃只觉得陈方是迫切想看那些诗文。
  果然说自己喜欢画圈却是胡说,只为了逗自己开心的。
  想到这里,德妃却看陈方多了一丝颜色。
  “这个是自然,让陈大人来本就是来看书的!”
  德妃轻轻起身,那窈窕身姿,身上淡淡香味,却是让陈方微微出了一会神。
  果真能做了正妃,这容颜姿色绝不会差了一分。且这德妃其实才二八芳华,正是女人极美之时。
  无论气质,身材,颜色,这德妃却也已经趋于极致。若不是武媚娘,这天下也难有女子能压下她。
  至于武媚娘,那是能让仙女都羞于遮面的颜色。
  待到旁边书房,却见里面几个华贵檀木或者花梨书架,上面摆放着书籍,基本都是线装,还有几卷竹简,堆放在书架一侧,透着一股古韵。
  “这些有些是从家中带来,不过大部分却都是馨儿这些年偶得,全都在此。陈大人可以随意看。”
  “德妃娘娘不愧是诗书儒学传家,这里的收藏,怕是很多大儒都不及的!”
  “就喜欢听你说话!”
  陈方苦闷不已,娘娘你这有些露骨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撩天?
  陈方却在认真翻书,却忽然被一方书架上的书籍吸引,只见这书却也是线装,然而款式更接近于后世,连印张字数都有标注于后方。
  可能唯一不曾标注的只是书价,怕是只觉得碍了坐地起价,所以未标。
  活字体印刷,这陈方一眼就能看出,手抄体和活字印刷体那是一看便知的。一个是刻字,一个是毛笔字,如何会认不清?
  看来是西秦那边传来的。
  用的却并非秦时流行小篆,也不是此时盛唐用的古体,而更接近于现代文,其中颇多简化字,看来是长公子有意简化,方便汉学在治地流行。
  想想那些黄头发蓝眼睛的欧洲人此时却学的汉学,学的抓耳挠腮,脑袋上薅毛,陈方只想双手给长公子无数赞。
  “陈大人喜欢秦书?”
  “这是秦书?”
  “西秦那边传来的,一般我们都称之为秦书,还有这些,却是馨儿也不懂的。”
  德妃从旁边抽了一本,却是古拉丁文印刷的,却也是活字体。
  看来欧陆那边此时也并非只有汉学流行,原本那里的文明却也并未消失。
  “德妃娘娘,这些微臣倒是做鸿胪寺小吏时听那些外国使节说过,这是拉丁文。”
  “哦,馨儿也隐约记得听别人说这是拉丁文,陈大人却是懂的。”
  陈方摇摇头,自己也不懂,英语倒是过了六级,可古拉丁文...虽然英文是脱胎于古拉丁文,却完全是两种文字,陈方如何懂得?看似相近,却早已演化的面目全非。
  “微臣也只是听说,却完全不懂!”
  陈方向来是不会不懂装懂的。
  “即便陈大人真不懂,却也比常人强了许多。”
  “陈大人,馨儿倒是一直看书,尤其看这秦书,有一处疑惑,不知道能不能请教?”
  德妃不觉靠近,幽幽兰芷香气,却是好闻的极。甚至近到能感觉出彼此身上温热,那鹅黄宫装却是擦了陈方身子。
  “德妃娘娘,这请教二字陈方是如何也不敢当的,德妃娘娘有什么疑惑说说,也许微臣恰巧能够知之一二。”
  德妃也确实有疑惑,此时便去取了几本书册,又拿了一本秦书放在一处。
  却看了陈方,这陈大人无论做人行事,却都是让她极喜欢的。
  “陈大人,馨儿这些年看书,尤其看秦书之时,一直疑惑,秦人写书,为何相同的字写出来一摸一样,绝无一点偏差。”
  “陈大人请看,这两个德字,每一笔画,每一笔粗细长短均是一样。”
  活字体当然一样了,一个字模印出来的,如何会不一样?
  陈方倒是没想到,活字印刷在大唐还未出现,因为西秦和北汉的关系,陈方却一直以为活字印刷已经出现的。。
  加之平日里也不看书,就刚来大唐时看了一些,却也都是手抄书卷,完全就不知道。
  原本历史中,活字印刷始于北宋。是北宋庆历年间的毕昇首先用的泥活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