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六十章 为武媚娘鸣不平 下

  这国是李唐的,如何也要李唐的子孙坐在那帝王尊位之上。至于武媚娘,女人终归是女人,如何总占着那个位置。
  万籁俱寂,落针可闻,此时众臣都要听着太子如何应对。
  “父皇,皇儿却要在这里取巧了!”
  李弘说完,却是嘴角轻轻勾了一下,一双和武媚娘颇为神似的眸子看了看面前的二圣。
  李治和武媚娘都是期待着,等着他的答案。
  “君人者,诚能见可欲,则思知足以自戒;将有作,则思知止以安人;念高危,则思谦冲而自牧;惧满溢,则思江海下百川;乐盘游,则思三驱以为度...”
  李弘高声吟着,却听的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接着一惊,却又接着为这位大唐太子暗暗叫好。
  “忧懈怠,则思慎始而敬终;虑壅蔽,则思虚心以纳下;惧谗邪,则思正身以黜恶;恩所加,则思无因喜以谬赏;罚所及,则思无以怒而滥刑。”
  《谏太宗十思疏》,李弘所念,却正是大唐最有名的谏臣魏征进献给太宗的一篇奏疏内容。这篇奏疏此时在场所有人,无不熟悉,即使以后的历代名臣帝王,也是熟悉的。
  太子说要取巧,果真这里取巧的很。
  不过细想之,却又是陛下所提问题的最好答案。
  此时无论李弘才学如何,却总是差了那位魏征许多,李弘如何答复,却也没这十思疏中内容来的齐全完美。
  当年太宗可是赞这奏疏赞的不行,更是赞魏征是自己一面镜子。
  此时陈方也望了李弘一眼,果真二圣喜欢李弘不是没有原因的,这取巧之法,却是最好的答案。
  这篇奏疏,即使《旧唐书》也给了一个可以为万世王者法的评价,可见对这十思疏的尊崇。
  那里李治听着听着,待到听完,眼睛一亮,抬手拍了一下旁边武媚娘大腿,只说了一声好字。
  旁边武媚娘嗔怪看了一眼李治,那眼神中却是你如何不拍自己大腿的意思。
  却见李治那有些灼热的眸子看了看她,那意思武媚娘如何不懂,陛下说媚娘的大腿最是好拍。
  此时陛下一个好字出口,群臣一阵赞美,直全赞了太子,恨不得将太子比了先皇。
  却见那里武媚娘看了看陛下,又望了望太子。
  “皇儿,母后也考教你一番,如何?”
  “母后出题!”
  “为君者,如何用人?”
  武媚娘此时这问题却是问的细了,那边李弘还在思索,众臣只待的太子回答。
  武媚娘却望了望李治,李治轻轻握着她的手,二圣都待着太子答复。
  治国安邦平天下,却是用人最为重要。
  他们要听太子如何回答。
  “父皇母后,皇儿却要在这里讲一个故事!”
  “皇儿请讲!”
  “孩儿记得父皇曾驾临东都洛阳时,关中正发生饥荒。父皇担心路上会遭遇强盗,就命令监察御史魏元忠检阅车驾,提前检查途径路线。”
  “魏元忠受命后,去巡视了赤县监狱,见到一名犯盗窃罪坐牢的囚犯,言语举止都异于常人,魏元忠命令狱卒打开他的手铐、脚镣,让他整理衣冠,乘车跟随在后面,并跟他生活起居在一起,要求他去协助防范强盗。这个人含笑应许。”
  “结果父皇那次巡幸东都的过程中,随行兵马多达万余人,但竟不曾遗失一文钱。”
  太子故事讲完,现场万般俱静,只闻的人呼吸之声。
  此时陈方倒多看了一眼太子,这个关于魏元忠的故事,陈方倒是看过,源自冯梦龙的《智囊全集》。
  这事却正好发生在初唐,偏偏就是陛下经历之事。
  此时太子以此事为答案,当真是妙极。
  而更妙的是,经历这件事的两个人,魏元忠和陛下此时都在场。
  而更让陈方拍案叫绝之事却是这魏元忠,他最后竟真是太子集团的人。
  当真是万事皆有因。
  “好!皇儿这般答复当真是妙极!”
  李治又是拍了一下武媚娘大腿,夸到。
  此时帝王金口玉言一出,下面各种夸赞如海潮一般涌来。
  这一次却不禁涌向太子,同样涌向就在当场的监察御史魏元忠。
  陈方看了一眼太子,当真是文思敏捷,答案奇巧。
  不愧是武媚娘最喜欢的儿子。
  此时却望了望武媚娘,却只感叹了一声,这是武媚娘故意如此问,她已猜到太子会如何回答。
  这就是为太子监国铺路了。
  武媚娘的才华经略,却是在不知不觉之中稳稳压过了自己这个儿子。
  其中关键,却还是无人察觉。
  怕是只有陈方,会想到这里。
  不觉又拿了酒杯,饮酒排遣胸中积郁。
  那里群臣赞着太子,贺着太子,此情此景,当真是无人记得娘娘的好。
  怕只有陈方心中暗暗赞着武媚娘,千古第一女帝,果真胸腹间却是无人可及之才华敏思。
  那里安定公主又抓了陈方酒杯,却见陈方双眸望着安定公主,不觉双眼朦胧。
  杯中酒一饮而尽,却又倒了一杯。
  安定公主继续拦,抱了酒壶不给陈方喝,却见太平将旁边桌上将酒壶抱了来,递给陈方。
  “皇妹,陈大人这般喝要醉的!”
  那里话音刚落,就听陈方手一松,酒壶却滚在地上,踢里哐啷之音,只引得周围人纷纷看向这里。
  却只见陈方摇摇晃晃而起,却是步入场中。
  那里李治和武媚娘看了一眼陈方,太子已经向陈方走来,他已经觉察陈方醉了。
  陈方向陛下和娘娘那边走去,太子拦住,抱了陈方手臂,只抱进怀中。
  “世人只闻雄鸡唱,哪层闻过雌鸡鸣!”
  忽然陈方高声唱到,只唱的此时现场又一次万籁俱寂落针可闻。
  皇上皇后和众臣目光都望着陈方,却见陈方甩开太子抱住的手臂。
  “雌鸡一场天下知,尔等且都是垃圾!”
  唱吧,陈方一下子趴在地上,却是彻底醉了!轻微鼾声可闻。
  此时这四句话却一下子惊起场中千层浪。
  世人只闻雄鸡唱,哪层闻过雌鸡鸣。。
  雌鸡一唱天下知,尔等且都是垃圾!
  这是骂人了,骂的是在场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