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娘娘,你的手好香

  陛下金口玉言,如何也不能在这事情上出尔反尔。这要闹出笑话,却是被西秦的人都笑了。
  今日泥活字一出,陈方注定名满长安,却如何也躲不过这位二皇女甄选的,偏偏他姓陈,如何也不属于李唐皇室。
  难怪陛下担心了,却为了早点嫁义阳,连和自己说的话都要悔了。
  此时想来,陛下早就将一切思好。
  陈方只要和义阳公主结婚,却成了大唐驸马,那如何也不可能取那位西秦二皇女的。
  那里李治却看着陈方,然后竟然伸手摸了摸陈方面庞。
  “媚娘,你也摸摸!”
  “陛下,这...”
  李治却抓了武媚娘的手,放在陈方脸颊。
  陈方醉酒中,却又喃喃,好香。
  只抱了那只手,看的武媚娘和李治一阵惊神。
  武媚娘赶紧抽了手,那里陈方还在喃喃好香。
  武媚娘看了看李治,李治看了看武媚娘,只是摸了一下脸,竟生了这些事。
  却见李治笑了笑,刚才发生什么,什么也没发生。
  “媚娘,你觉得我这驸马无论才学,认识,长相,是不是都是一等一的!”
  武媚娘不得不点头,若长的难看,她如何也不会暗自将陈方从鸿胪寺带进太极宫的。
  “这般却是最危险的!”
  李治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皇后,揽了皇后的纤腰,就往外走。
  “找人去寻桃红和银叶那两个宫...丫头,来这里伺候陈爱卿。”
  想说宫女,却才记起媚娘已经允了陈方消了那两个丫头宫籍。
  出了这处宫殿,外面早已是天色弥黑,远处宫灯隐隐绰绰,仿佛天上星一般散布。
  不远太液池的池水在月色下闪着磷光,风吹来,却已经有了让人烦躁的热度。
  李治一揽武媚娘的腰肢,狠狠抱进怀中,月色下,那一抹胭脂却是别样的红润。
  “陛下,若是义阳嫁给陈方,二皇女却还要选陈方该如何?”
  武媚娘轻声问道,却见李治手指按在她的唇上。
  “那位西秦二皇女当不会如此不知理!”
  “但愿如此!不然怕是整个长安就要热闹了!”
  “媚娘,我们去湖畔走走!”
  李治拉了武媚娘而去,寝殿之内,陈方用手抓了几下,却什么也没抓住。
  “娘娘,你的手好香!”
  旁边伺候的小太监直接吓的跪了,双腿都在颤粟。
  “陈大人,陈大人!”
  小太监唤了一句,却并未听到陈方回声,这还是酒醉着,并未醒。
  此时小太监还是腿颤的厉害,如何也站不起来。
  “刚才我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在宫里做事做的久了,这小太监还是有一些眼力劲的,陛下娘娘如何宠着陈大人,谁会看不到。
  今夜更是几块泥活字,将陈大人推向了一个无人可及的高度。
  此时以陈大人的声名威望,自己若去找陛下告知此事,怕是自己要人间蒸发了。
  幸亏小太监腿还没抖多久,就有两个窈窕女子冲进了这处宫殿。
  小太监看到只心中直呼两位姑奶奶终于来了。
  此时看到桃红银叶,小太监才勉强站起。
  “两位姐姐来了,奴才先退下了!”
  “嗯!去吧!”
  银叶和桃红以前一个是嫡长公主贴身宫女,一个更厉害,是皇后贴身宫女,自然面对这些小宫女小太监有一些威仪。
  小太监离开了这处宫殿,又一次倒在地上,腿抽筋的厉害啊!
  湖畔,武媚娘躺在李治怀中,李治轻揽着她,用手揉着一缕青丝长发。却对着湖中映着的明月出神。
  “陛下有心事?”
  “此处却无人的!”
  李治轻点武媚娘眉心,那里一个朱红印迹,只压在指下。
  “治哥哥,你又在想什么?”
  “你说若这泥活字印出大量书籍,现在的科举局面会不会改变?”
  “书便宜了,自然更多人读书看书,更多人考科举,自然会有影响改变。”
  “媚娘,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暗中压着五姓七望,关陇贵族,却一直没什么好的成效,却不想,现在却忽然有了眉目!”
  “治哥哥应该开心才是,这些传统士族和关陇贵族,实在是国之大患,任由其发展,却是对我大唐不利!”
  李治点头,只挑了武媚娘一缕长发放在鼻下。
  “一个陈方,可以盘活了科举,可以压了传统士族势力一头,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赏他了。”
  “以后义阳嫁过去,他不也成了天家之人!”
  “媚娘,可是我还是觉得亏了他。”
  “不是治哥哥还有心意让太子从学陈方么?”
  “这件事情现在倒是简单了,有了泥活字,以后天下书又都在唐工坊印制,陈方在读书人心中的威望却是高不可及,做太子帝师却是无人可再说什么。”
  “治哥哥是不是开始还在为如何让他教导太子愁心?”
  “嗯,现在倒好,他自己将这一切都解决了!”
  “治哥哥,驸马加帝师,治哥哥难道还觉得不够!”
  “如何也不够!就像治哥哥宠着你一般,如何也宠不够!”
  “治哥哥!”
  太液池畔,二圣耳边私语,鬓角厮磨。
  此时长安城中,夜色已深,却有许多地方,人还未眠。
  一处商坊,几个男子聚在一处,全都穿着商人服饰,却都有些踌躇望着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有人影过来,却是从一方轿子上走下。马上几个人靠向那边,却见是一个贵妇,约么三十出头,一身衣饰华丽至极,却并非官家富商打扮。
  身上透着一股脂粉味,走路时有些轻佻,仿佛那步子要跳脱一般。
  高挽着云鬓,一道天鹅白胫,却是上身领口开的极低,让那白鸽有振翅欲飞之感。
  来人面容姣好,显然保养极好,不过那面容上却有一丝媚态,加之一丝轻浮。
  “乌娘子终于来了!我们都在这里等的急了!”
  一个商人早已一副献媚嘴脸,弯腰垂首说道。
  “刚才有一位大人偏要奴家伺候,却不得开脱!”
  “乌娘子最是会伺候男人了,这长安城中,大大小小的官商却又谁人不知。”。
  “你这张嘴,我喜欢!”
  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