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乌娘子和五大人

  啪!啪!啪!
  接连三个巴掌,只打的那个富商嘴脸都肿了起来,嘴角斜了,面色红紫,像是蓬松的面团,一丝血色从嘴角蜿蜒。
  乌娘子却一把揽住那富商脑袋,只放入自己怀中。
  “奴家打你,你可记恨?”
  乌娘子此时嘴角浮笑,轻柔话语哪曾像刚刚狠狠扇了这富商三巴掌。
  “我哪里会记恨乌娘子,乌娘子这怀中却是香极。”
  “知道吗?商人的嘴是最不可信的!奴家向来不敢信的。”
  “我对乌娘子说的话可是句句肺腑。”
  “你是想奴家用刀挖出你的心肺看么?”
  那个商人一下子腿都软了,直接跌倒在地。这位乌娘子可真的掏过男人心肺。
  看那富商跌坐在地,一头冷汗,乌娘子用手掩了唇,轻声笑了起来。
  “看看,奴家说了商人的嘴最不可信的!想验验你的心肺,就被吓成这般。”
  乌娘子抬起腿,却压在那富商肩膀,一袭白裙只掩了那富商嘴脸。
  “好了,你们几个,我们来这里可有正事要做!”
  街边,一个魁伟男子昂扬走了过来,此人生的高大勇猛,仿佛铁塔一般,一看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猛汉。
  他走进,那几个富商都唯唯诺诺退到一边。
  那乌娘子看到,却只扑进对方怀中,手轻抚着对方胸膛,这乌娘子本就不低,可偏偏此时在这壮汉怀中仿佛一个小女孩,实在这壮汉太过高大了些。
  “五大人,却是好久不见你了,今日如何也让奴家伺候一晚!”
  “你受得了么?”
  却只见那被称为五大人的壮汉狠狠在乌娘子后臀抓了一把,只抓的乌娘子嘴都开始龇咧,那臀蛋儿仿佛被抓裂一般疼。
  这五大人的手劲当真了得,听说可以生生捏断一个人的腕骨的。
  “受不住也想伺候五大人的!上次伺候五大人,奴家现在还怀念的。”
  屁股虽疼,乌娘子却还是一脸笑意,那五大人搂了她的纤腰,哈哈笑道。
  早有一个富商开了旁边的门,一众人走了进去。
  “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五大人,现在长安城中有点脸面的人又谁人不知晓呢!”
  “嗯,二皇女这个月初就会来长安,乌娘子,你亲自挑选几个侍女,记得,不要破过身子的,也不要别人能追究到根底的。”
  “奴家那里正好有几个江南道刚送来的白净身子,五大人不说,我都要让人破了。她们全部身家干净,身子我也都差人查过。”
  “嗯,记得,她们可是要伺候二皇女的,有一点差池,我就废了你!”
  “小女子在这事上绝不敢胡来,五大人尽管放心,这几日我亲自调教,二皇女来了就可以派去伺候,包管万无一失。”
  “你们几个,派往唐工坊的眼线如何了?”
  “五大人,这个实在派不进去!”
  一个商人显然是这几个富商领头的此时站出来唯唯诺诺说着,此时都不敢看五大人一眼。
  “哦,还有这种事?莫不是你们想为自己开脱?”
  那个富商吓的一下子腿软了,直接跪了,不断叩头,只将额头都叩烂了。
  “五大人,实在不是我等开脱,那唐工坊并未像开始想的那般招人,只从掖庭宫带了两百健妇进去,这些人原本都是罪妇,事先如何也不会有准备的,所以到现在都没有人可以放进去。”
  “这个小女子倒是已经塞了人,只等唐工坊开始生产,那人就能进了工坊。现在他的名姓可就在工坊官员的册子里躺着。”
  “哦,乌娘子这事做的不错!”
  五大人一揽乌娘子纤腰,却将她深深纳入怀中,狠狠捏了几下。然后一脚踢向那跪地的富商只将对方踢得滚了几个咕噜,一下子撞在墙上。
  “没用的东西!”
  “还是乌娘子可用一些!”
  五大人狠狠捏着乌娘子的脸,一把撕开了那白净裙子。
  “只是小事!”
  乌娘子春风满面,似丝毫不在意五大人如何对她。
  几个富商看了看乌娘子,你的只是小事,让我们在五大人面前如何没脸啊!
  “其实这唐工坊迟早要招人的,到时候放进去个把人却是简单。”
  一个富商担心五大人拿他们出气,赶紧说道。
  “就是,大唐的皇帝可是允了太子的话,让印书这一块全归了唐工坊,想来不日唐工坊就会大量收人。”
  另一个富商赶紧接道。
  “嗯!这些你们都去准备,这可是三皇子特意交待的事,办砸了你们几个都要掉脑袋的!”
  “五大人,卑职有一事不明,这陈方我们直接除掉不就好了!”
  “你这榆木脑袋,陈方现在在哪里?”
  乌娘子指了指那富商脑袋,柔声说道。
  “太极宫中!”
  “你去太极宫杀了他,若杀成了,奴家日日夜夜伺候着你,你想如何玩,奴家就如何让你玩!”
  几个商人都苦闷垂首,太极宫中杀人,莫是疯了,真以为各个监门卫和左右千牛卫是吃干饭的!
  “五大人,乌娘子,我们可派一名高手前往刺杀!”
  “忘了北汉那十三个人的下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却连对方面都没见,全部被人削掉脑袋了。”
  几个商人继续垂首,脑袋快要触地。
  “杀他也要等他去了唐工坊,太极宫中绝不可动手。”
  几个商人颔首,那乌娘子却轻吟了一声,五大人又抓疼她了。
  “那五大人,我们就先准备人手,这陈方却不久就会去唐工坊的!”
  “嗯!没我的命令,先不要动手,退了吧!”
  几个商人退了,那乌娘子趴在五大人怀中,只掀了自己残留衣物,露出白皙身子。
  “五大人,其实要这些人有什么用!”
  “要他们自然有要他们的用处。至少经商这块,他们还能用用。”
  “五大人,那太极宫中到底有多可怕?奴家倒是好奇。”
  “我进去也活不过一刻钟!”。
  乌娘子身子发颤,却被五大人横腰抱住,早扔了在床上,只摔得身子生疼,却依然陪笑。
  临清安阁,这已经是一座老楼,却是隋初隋文帝建都大兴城就屹立在此,此时却已经经历隋唐两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