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万万没想到 下

  陈方斟酌一下,却看了看二圣。尼玛啊,该如何夸义阳殿下呢!心里想的,如何也不能说啊,总不能告诉陛下,谁娶了义阳殿下,以后就别想下床了吧!
  娶了义阳殿下,只愿耕耘天地间了。
  “义阳殿下,恕臣大胆,若是能娶义阳殿下,即使短寿十年,却也是愿的。”
  若是以前,陈方绝不敢这般说,可是现在,他已经知晓,武媚娘就是当他工具人,完全不在乎他心中有无别的女子。
  而且刚才确实将该说的夸词全送了安定殿下,却不好拿来夸义阳殿下了。
  陈方就如此夸了一句,也确实是他本心之话。这般说应该没错的,反正是夸,如何夸都不为过的。
  陈方本意是义阳殿下很优秀,极为优秀,为了娶她,短寿十年都可以的。这夸词,陈方注意的是通过短命十年都愿娶义阳殿下以突出殿下的美,殿下的优秀。
  却不想陈方话音刚落,就见李治和武媚娘两个人都定睛看着他,这两人如何眼睛都亮了一分?尤其李治更是抚掌而笑,看了看自己皇后。
  “媚娘,我就说了,这门婚事陈爱卿是同意的!”
  有问题,听了李治的话,陈方本能感觉有问题,什么叫这门婚事自己是同意的。而且看李治望向自己的目光,怎么如此恐怖。
  却见那里武媚娘也是笑了,也看了一眼陈方,陈方有些担心,毕竟他和武媚娘的关系在那里,这女人说不好此时是什么心态。
  不过看了一眼武媚娘,如何也看不出什么。也是,这位的心思陈方就从来未曾猜透过,怕是以后也猜不透。
  就像上次她最后让闻的香,陈方到此时都猜不透是她身体哪部分。
  “陈方,还不叩谢陛下!”
  陈方此时还是囧逼状态,在进来这道门时,他还想着今日要被带到大理寺喝茶的,可现在,好像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非但不是这么回事,陛下话里话外的意思,却还...卧槽,不会是陛下想将长公主许给自己吧?
  陈方感觉自己神经有点慢条,像一只恐龙,已经嘘嘘了半日,却神经元才传递到脑部已经嘘嘘的信息。
  陈方没来由狠狠搓了一下手掌,就见李治已经站起。
  “朕不需要爱卿减寿十年,只愿爱卿能够长命百岁。王公公,宣旨吧!”
  李治说罢,陈方赶紧跪了接旨。一日之间,却是心情大起大落,像是暴风下的海潮,波澜起伏,澎湃的厉害。
  从一进这里,李治和武媚娘都未曾提过自己当陛下面摸了武媚娘之事,看来是二圣有意忘却了,陈方自然不会再提,又不是痴儿。
  出了那处大殿,陈方还觉得头有些晕,看了看身后大殿,怎么都感觉有些不真实。此时只想冷水来一个醍醐灌顶,看看这些是不是真的。
  外面银叶跑了来寻自己,陈方在她胳膊用手捏了一把。
  “啊!大人,捏疼银叶了!”
  “疼,那就不是做梦。”
  银叶有些不明所以看着陈方,却见陈方那只罪恶的手掌早放在她的头顶,狠狠揉乱她的发髻。
  “大人,你怎么老是揉乱我的头发?”
  “因为开心!”
  陈方说完,大步而去,银叶赶紧随着,用手理了理被揉乱的发髻。
  如何大人高兴就揉自己头发的。
  陈方却此时看什么都精彩了,都更具颜色了,有点飘了。
  飘,不能飘的,可怎么还是想飘起来的感觉。
  那里见了几个宫女结伴而过,那鼻下有细小黑痣的宫女却见了陈方,脸上羞红。
  陈方对她微微一笑,真想感谢你啊!没跑去陛下那哭诉。
  昨夜,自己实在是太过荒唐了,陛下要杀自己,却是当场杀了,如何会等自己醒了。要抓自己,只怕当时就让千牛卫一盆冷水泼醒,拖进大理寺了。
  果真是身在其中,乱了方寸,什么糊涂事都干的出来。
  何为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此时陈方觉得自己心态就是。
  不由想到长公主,以后就不怕看她了。
  非但不用怕看,却是可以一直陪着了。
  没想到,却成了李治的驸马,要娶真正的大唐公主。和亲的,那是真公主么?义阳可是真真正正的李治大女儿,和淑妃一起睡出来的长公主。
  不由又想到淑妃,陈方却神色暗淡了。
  刚才还飘着的心情一下子沉底。
  银叶跟在后面,却见大人脚步停了,只站在一丛花前踌躇着。
  那神思模样,刚才却暗淡许多,连银叶也能看出。
  “银叶,你说一个女人,愿意后半生伴着青灯古佛么?”
  “打死银叶也不愿意,银叶只愿意陪着大人。”
  陈方摘了一朵鲜嫩娇艳花骨朵,却坐在旁边石阶。
  “淑妃娘娘已经出家了,在云梦寺!”
  那里,郑才人告诉陈方,如当空闪电,又一次劈在陈方头顶。
  “娶了义阳,她就是自己的母妃了,如何也不愿她伴着青灯古佛,终身到老的!”
  心里说了一句,却是多了一件心事。
  去尼玛的皇权,凭什么?
  陈方抬头望天,却见天边一朵云轻悠悠飘过,几只乳燕在那云边缘,成了巨大阴影下的点。
  终归生在当下,总要受着制约。
  旋即,心情却舒展起来,拍了拍旁边石阶,银叶靠着坐下,却见陈方将那朵娇艳红花插在她的鬓角。
  坐了小会,银叶以为大人会动她的手脚,却见陈方异常老实,甚至都未曾看她。
  大人有心事,银叶赔了大人这般久,此时却是看出的。
  轻轻靠了陈方,一只纤长白皙玉手,早放在陈方膝上,轻揉了几下。
  却见大人忽然站起,拉了自己。
  “叫了桃红,我们回太极宫!”
  那里,两道身影却成了三道,出大明宫时,陈方深深望了一眼唐工坊方向,那里工程即将完工,工坊的建筑鳞次栉比,仿佛一片片排列的鱼鳞,却是大明宫的地势更高一些,望的真切。
  “这一生,我都不愿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旁边桃红和银叶看了看陈方,大人在说给谁听。。
  情书写给山鬼,心事寄于春风。
  陈方慢慢走着,却是绕过唐工坊,进了太极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