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凌烟阁中话私利

  进入太极宫中,一切却变的熟悉了,遥遥望见各处建筑,三清殿旁的凌烟阁显得有些矮小。
  平凡处却总蕴着不平凡,或许这里最是可以说明。
  本想去那边看看,说不好以后自己画像也会挂在其中了。
  却见一个窈窕身影出现,出现时,这周围风景似乎都亮了几分。
  “微臣陈方叩见德妃娘娘!”
  “嗯,赶紧起身!”
  德妃看了看周围,望见了那并不高大宏伟的凌烟阁,刚才陈方却在看那里。
  “你们都下去吧,我和陈大人说会话!”
  陈方看了看德妃,似乎这位德妃真有事情,就让银叶和桃红也先回去。
  “陈方,我们进去坐坐!”
  “好,德妃娘娘先请进!”
  进了凌烟阁,里面虽然并不算宏伟,却极为干净,其中每一日都有宫中专门宫女打扫,使这里不沾片尘。
  这里是当年太宗为思念随同他打江山定江山的二十四位功绩臣子所设,其中二十四人画像全部出自一代名师阎立本之手,算起来也是阎立本最出名的一系画作。
  此时进入阁中望了一圈,陈方只赞这阎立本真乃一代名师,却是画的出神,将那二十四人尽皆展现的淋漓,富有神韵。
  这凌烟阁中,却也有坐的地方,德妃指了指,和陈方促膝坐在一处。
  “陈方,想到在哪里找人了没有?”
  “微臣有些不明白娘娘的话!”
  陈方真是有点囧逼的,德妃开口就问在哪里找人,可陈方却连为何找人都不知晓。
  “我是说印书之人,印书却也复杂,陛下将这一块全部交给唐工坊,其中许多技艺却是要专门的人来打理的!”
  “德妃娘娘,你在说什么?”
  “你还不知道么?”
  德妃看陈方,却也不是在故意装。
  陈方哪里知道还有这事,醉酒醒后,就为自己小命担心,万万没想到陛下非但没有怪罪,最后自己还稀里糊涂成了李治内定的长公主驸马。
  当真是轻薄了娘娘,还带送公主的。
  从大明宫离开,陈方就回了太极宫,哪里知晓陛下将印书的事全部交给了唐工坊。
  此时也是听德妃说了,才知晓。
  “你倒是...”
  一瞬间,德妃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有些语塞。
  知道陛下将印书之事全部交给唐工坊,德妃就一直想着这事,其实这事何止德妃想着,这宫里宫外,想的人多了。
  很多为了其中之利,很多为了其中之名,很多也为了其中之势,倒是真心想帮陈方的却没几个。
  德妃想帮陈方,就一直思着这事。
  偏偏到了唐工坊真正的主人这里,却不知道此事。
  真是急死了一群太监,皇上却一点也不急的。
  想到这里,德妃不禁掩口笑了笑,果真是让花都失色的容颜,即使这凌烟阁中光线暗了,却也难掩这德妃颜色。
  忽然陈方被德妃拉了手,却放进怀中。
  “现在知道了,那能不能让我们卢家也参与其中?”
  “呃!德妃娘娘,你这却问的好直接!”
  “跟你我就不需要绕弯子了,我刚才说了,这印书需要的专业人士很多,一时间也不好找,昨日正好家兄在长安,我和家兄说了,只要将河北道那边售书的事情交给我们卢家,唐工坊所需的专业人士全部由我们卢家提供。”
  “陈方,你是知道的,我们范阳卢氏一直以儒学传家,卢氏有专门的抄书眷书之人,印书需要的拓字,刻章,整理,装册之人,卢家都有不少专业之人。”
  德妃说着,却是用手轻抚陈方掌心,只让陈方觉得这手摸着舒服。捻起那温润手指,陈方看了看。
  “可我不想和你谈这些事!”
  “觉得我们之间加了功利?”
  陈方点头,却见德妃靠了过来,只靠在他的肩头,一只手抱着陈方,却是掌心放在他肩膀。
  “其实这世间事,哪里能少了功利二字。昨日哥哥找我,我却也觉得你确实需要人手,才答应帮他说说,你若不想说,就不说了。”
  德妃说罢,靠进陈方怀中,此时却不是搂着肩头,只将身子都埋进陈方怀中。
  “这事陛下会猜忌么?”
  “其实陛下一直猜忌五姓之家,猜忌陇西那帮新贵,这却是全天下明理之人都知晓的事,你这一说这事却不应该答应哥哥了,就当馨儿今日什么也没说过,却差点害了你。”
  “我答应了!”
  卢馨儿忽然仰头,望着陈方,话已至此,他为何却答应了?
  “德妃娘娘看什么?我是真不知道这些人去哪里找的,陛下只交待事情,没给人啊!”
  陈方摊摊手,这事情闹得,他也是刚知晓,去哪里找专业人士,完全没头脑的。
  “陈方,叫我馨儿!你答应我的。”
  “馨儿!”
  “谢谢你!那我今日就再去找哥哥,我会让家兄安排,尽量让陛下不会猜忌到你。”
  “这些倒不重要,陛下这给了我一个烂摊子,如何也不能不让我找人手经营吧!”
  卢馨儿卧在陈方怀中,却是轻轻笑了,这人,果真是心思细腻的很。
  这话也说的巧,这大家都在抢的事情,到了他口中,却成了烂摊子,此时卢馨儿还记得太子那句以后天下书,皆出唐工坊出口时,在场众人的神色,到了陈方这边,却是看的如此之淡。
  不觉拉了陈方手,让他在自己身子肆意。
  “好了,这里不久留了,怕又惹出事端。”
  “其实这边倒很少人来。”
  卢馨儿望着陈方,眼波流转,却是此时动了心思,那颗心都砰砰悦动着。
  陈方抚过那秀美发髻,理了理那金穗絮子,将伸进自己衣襟那只芊芊玉手取出,轻轻吻了一下,却站了起来。
  “这事既然卢家有了参与意思,不知道郑家有没有这方面打算,看来还是问问郑才人才是。”
  “反正自己缺人手,便宜谁也是便宜。”
  看到陈方起身,卢馨儿虽有不愿意,却也明白陈方这般却是做的对的。。
  走出凌烟阁,陈方赶往自己住处,指尖一缕香,却是如何也不能贪恋的。
  秋月小居,郑才人却趴在窗头,望着外面鸟语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