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这个世界疯了

  仅仅一个唐工坊,却是让义阳感觉到这世间的人情冷暖,更是感受到陈方在这里的权威之可怕。
  义阳甚至有一种错觉,她此时已经是这唐工坊内说一不二的人。自然,除了即将嫁给的驸马陈方。
  还未回到自己住的院子,却见孟菲却已经在院子外等了她。
  “孟菲见过公主殿下!”
  “起身吧!”
  “孟菲今日已经开始让人收拾坊主院落,公主有什么吩咐,可直接对孟菲说。”
  此时义阳却没多少心思,孟菲办事也是向来可靠,却也不用她多管,随即摆了摆手。
  “你按照自己想的去收拾就好!”
  “公主殿下,这里还有一份礼单,都是刚才殿下去大明宫时后宫嫔妃和朝臣遣人送来的!”
  这么快!义阳心说,却拿了礼单,看的自己都惊了神。
  以前不觉得,此时见了礼单,却是怕了。这还仅仅是各位嫔妃和朝臣知晓这桩婚事,用来认识的礼单,却并非公主大婚贺礼。
  这说的明白,就是一份见面礼而已,可是其中内容,却让这位大唐的长公主都看的有些傻眼。
  本朝陛下的长女就是义阳,所以还未有公主婚配,可是太宗在时,却也嫁了几位公主,却从未见过哪位公主嫁出,却是收了这么多礼物。
  而且仅仅只是见面礼,不是贺礼。
  安王府,和田玉如意一对,纯金杯盏一套,银制餐具五套,青铜器乐一套,檀木家具一套,江南道雪缎百匹,丝绸百匹...。
  德妃娘娘,羊脂玉手镯一对,簪金钗十副,和田羊脂玉佩一对,绫罗绸缎更是一大堆。
  下面静妃娘娘,九嫔美人,各位才女,朝中数得上的朝臣礼物,王公贵胄的贺单。
  此时只粗略一算,光是这见面礼怕是够唐工坊几年用度。
  关键这份礼单,怕是将大唐后宫和朝堂臣子,世卿贵族都囊括在内了,这可是将长安最上层的那一批人全部集齐了,当真让义阳心惊。
  礼单递给孟菲,义阳佯装镇静。却是她这位长公主,我不敢想陈方如何让这么多人如此巴结。对,这已经不是结交,而是巴结了。甚至几座亲王府给的礼单都严重超了规格。
  这长安城中,各项事物却也有尺度的,这礼单已经越了尺度。
  此时却也不去多想,皇妹的事却更要紧。
  进了院落,早见到孟菲又多给这边安排了人手,几个健妇见到义阳,赶紧见礼,这可是以后大唐工坊的女主人,如何也不能轻慢。
  义阳点了点头,却觉得这怎么比自己做长公主还要势重。看着这几个虎背熊腰的健妇,不知道还以为是女卫。
  别人是公主下嫁,她这还未嫁,却已经觉得自己却是高攀了陈方。
  里面高安感觉到皇姐回来,用力捶门。
  义阳让人打开,几个健妇站在义阳身侧,随时防备着高安,怕这位惊了义阳殿下。
  一份婚约,却是彻底变了义阳在这唐工坊地位。
  义阳摆摆手她们都赶紧退到一旁,这是自己皇妹,又不是刺客。
  “皇姐,父皇如何说?”
  那里高安已经急切。却见皇姐拉了她的手,走进屋内。
  “父皇说我们可以做大唐的娥皇女英。”
  “真的,太好了!”
  高安一下子兴奋起来,刚才还是泪人,此时已经喜笑颜开,但却见皇姐脸现愁容。
  “皇姐,你是不是不愿意和我共嫁陈方,要不,嫁给他你做大我做小好了。平日里只要皇姐需要,皇妹都让着皇姐。”
  “你这傻皇妹,我哪曾那般想了。你以为这事会那般简单,父皇却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皇姐快说!”
  “父皇的条件是...三年内逆转大唐和西秦的贸易格局,而且陈方要在朝堂和天下压了五姓七望,关陇贵族两方势力。”
  “我信陈方,他一定可以做到!”
  本来义阳以为高安又要苦恼,还要痛斥父皇这是故意刁难,却不想完全没有,反而是高安一句,他一定可以做到。
  为何这天大的难事,父皇和皇妹都认为陈方可以做到。
  义阳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了,难道这是在梦中。还是,这个世界都疯了。
  “皇姐,那我们以后一起照顾好陈方,莫让他在别处分了心!”
  义阳只感觉这个世界一下子不正常了,难道真的是梦中。
  掐了掐自己,却是疼的。
  “你对他真的那么有信心?”
  忍不住义阳还是问了一句。
  “那是自然,陈方进入宫中才多久,皇姐没看到他改变了这宫中多少?”
  高安一副开心样子,哪里有之前恨不得冲进大明宫和父皇对峙的颜色。
  这让义阳都无意中觉得,那两件天大的难事却对自己的驸马那般简单。
  这个世界都疯了,父皇疯了,皇妹也疯了。
  此时两位公主在大唐工坊再不受任何限制,到了哪边都是主人姿态。
  此时陈方却在甘露殿伺候着,今日武媚娘却让他备了早膳,却让陈方不能晚起,郁闷啊!
  不过想到娘娘比自己起的更早,却心疼了娘娘。
  早膳简单,却都是陈方亲自料理,武媚娘吃的心喜,旁边让春晓卷了珠帘,却是让陈方看着她吃。
  陈方也是有些苦闷,不过能感觉到武媚娘对他却是越来越随意亲近了些,这却是好事。
  不过想到自己已经是陛下预定的驸马,却也有些愁绪。
  以后自己到了唐工坊,不会娘娘隔三差五就要自己进宫伺候吧!
  武媚娘却也没看陈方,早膳吃的舒心,却能品出陈方这顿早膳是用了心的。
  “明日大明宫会有一场击鞠,你带了义阳和高安一并来吧!”
  “微臣遵旨!”
  “好了,下去吧!记得,陛下可是让我特意叮咛的。”
  原来是陛下意思,陈方倒是没想到。
  出了甘露殿,却见清宫女却在外面等着他,看来娘娘还有别的事交待,莫不是又想我陪睡了吧!
  事实是陈方多想了,清宫女让他准备,到时候两位公主可是要骑马的。
  一句话,却让陈方想到了那娘娘准备许久的昭陵六骏。。
  看来娘娘是准备明日就让人骑着这六匹骏马,给陛下看的。
  看来这事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