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美人与花

  离了甘露殿,陈方却也没回住处,直接向着唐工坊的方向走,走了几步,却又停了。
  去了花园那边,那里有从西秦引种的红玫瑰,经过特殊照料,这几日却是开了许多。
  陈方记得华夏也是玫瑰产地。这花却分布的极广,可不知道为何,却是红玫瑰这,却是西秦那边的开的最艳,深得武媚娘喜欢,其实是用来泡澡。
  那边有专门的宫女照料,却都见了陈方过来见礼。
  “几位宫女妹妹,能不能让我剪了几朵红玫瑰!”
  “陈大人,这是娘娘特意让人栽种的,陈大人要,却要娘娘同意。”
  “是啊,这红玫瑰从西秦引种,却是不易!这里每一株都是有数的,我们可不敢做主。”
  陈方郁闷,却也不能真去找娘娘要。他是想摘几朵带给义阳的,难道要去娘娘那里要,这不故意惹事么?
  尤其此时娘娘对他心思却是变了一些,陈方如何也不会此时去犯忌讳。
  没事找抽的行为,绝对杜绝。
  没有摘到红玫瑰,陈方却看那边一丛芍药开的正艳。芍药的花语是友谊和爱情,好像也合适。
  郁闷,这是大唐,有鸟的花语,陈方差点没自己将自己气哭。
  “几位妹妹,那芍药可以摘几朵吧?”
  “这个陈大人可以随意!”
  陈方要去摘,却有一个小宫女拿了剪子,给陈方剪了几束,怕不够,却是多剪了一些,陈方看已经多了,赶忙制止,那宫女才停了剪子,真怕她将这一片芍药都剪成秃头。
  拿了一束芍药,出了太极宫宫门,唐工坊那边几个守卫自然放行,却看陈方拿了一束花,却是不明所以。
  向着两位殿下住处走去,路上颇为热闹,白鹅欢快扑腾翅膀,几只小鹿在园中悠闲,经过那片荷塘,陈方看到小荷却已经露了尖尖小角,不过却未见落在其上的蜻蜓,荷叶旁有游鱼嬉戏,却一时撞得荷叶枝干摇晃。
  自己没往荷塘里养铁头鱼啊,如何这般爱撞荷叶枝干?
  陈方步伐轻快,几个健妇在远处指指点点。
  向小山那边看了一眼,却也有一些绯红,却是桃花开了一些,不过今年桃树刚刚移种,花枝都剪去太多,如何也连不成绯红一片。
  要想形成绯红花海,却要到了明年。
  想到夏日就可在自己的工坊摘桃,陈方却抿嘴浅笑。
  到了公主院落外,几个健妇在那闲谈,见了陈方,赶紧见礼,陈方挥挥手,几个健妇赶紧退了。
  待到门口,陈方思了一下,却是抬手轻叩了几下院门。
  此时院中,高安正在喂着羊驼吃草,看它蠢萌模样,正是心喜,却听了敲门声,这门何时有人敲了,平日里那些健妇不都是直接推了进来。
  高安觉得蹊跷,忽然想到什么,轻跑了过去,脚步轻盈,脸上却溢了笑。
  门打开,果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男子,陈方看到高安,从身后取出一支芍药,高安心喜接住,看着陈方,又看了看那开的正艳的芍药。
  “殿下,你皇姐在么?”
  “快进来!皇姐正在里面呢!”
  高安伸手,拉了陈方,就让陈方进来,掩了院门。
  进入院中,陈方看到这院子比上次来更葱茏了一些,那片竹子长的惬意,旁边不远那只草泥马吃的更惬意。
  看到陈方,那草泥马发出类似羊叫一般声音,陈方真想过去给它那蠢萌的嘴脸一脚。
  陈方步入房门,却见义阳正在那边坐着,看到陈方进来,随赶紧起身。
  这却是陛下圣旨昭告天下之后,她第一次见了陈方,以后,他却已经是自己驸马,自己的男人。
  此时义阳有些局促,不知道该如何,甚至不知道手该如何放了。
  “陈方见过公主殿下!”
  此时却也不跪拜了,已经是陛下眼中驸马,再见了公主跪拜如何也不合适。
  所以陈方只是躬身。
  “爱卿快这边坐!”
  “皇姐,你怎么还叫陈方爱卿的!应该叫驸马!”
  “不是还未大婚呢!”
  陈方笑笑,看着局促的义阳公主。
  “我更喜欢殿下叫我名姓。”
  “那我真叫你名字了?”
  陈方点头,却见义阳一抹红霞爬了脸庞,却是愈发好看的极,想到她是自己未婚妻子,陈方此时内心却是火热。
  坐在凳上,义阳坐了旁边,那一大束芍药出现在义阳面前,高安看了看自己手中孤独一支,郁闷不已。
  此时怎么很想拿这支芍药抽陈方呢,却又如何也舍不得。
  义阳此时见了这束芍药,却是抱起,人比花红,那娇艳花朵映着义阳娴静面颊,却让陈方微微出神。
  抱了芍药,义阳去找花瓶插了,高安去找水,灌入瓶中。
  “谢谢!”
  “一束花,却听你说了句谢谢。下次我去偷了娘娘养的那些红玫瑰给你!”
  “这可不行,千万别去,那些可都是珍惜货,听说是从西秦那边专门弄来,还有专门宫女养着。”
  “我听你的!”
  陈方伸手,却听旁边高安跺了跺脚,难道将她当了摆件,陈方看了看高安,怎么好碍眼啊!
  “高安殿下,我刚才从外面过时,却见那边小山上桃花开了一些,殿下不是最喜欢桃花么?”
  高安不为所动,此时走了,你不吃了我皇姐。那边义阳也看了看高安,高安没走,她心稍定。有皇妹陪着,她还好一些,若皇妹走了,她真不知道该如何了。
  “那能不能帮我采一些,我却也喜欢桃花,要开的红艳的。”
  “我这就去,一会就采回来给你!”
  义阳郁闷,皇妹这这般被陈方轻易支派走了。
  看着皇妹背影消失在门口,义阳很想叫回来,却见那边陈方已经伸手,抓了她的手掌,义阳本想抽回,可想到他已经是自己未来驸马,只等完婚的,所以只是佯装抽了抽。
  那手握在陈方手中,却是温热,抬头时,却见陈方一直盯着她看。
  “陈方,你怎么一直看我?”。
  “因为好看,所以一直看着。”
  说的好有道理啊!义阳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却不觉面色红润,却是呼吸都紧了一分。